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香港趨緩之際,港府開始研究就強制檢測制定法律框架。香港醫學會會長蔡堅與多個醫療團體19日與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會面,討論強制檢測安排,但會上意見分歧。會上,蔡堅問及醫生需否每日向政府通報有病徵的病人資料,官員未有正面回應。

有醫生表示,按照專業操守,一般不會隨便交出病人私隱,質疑強制檢測的做法可能破壞醫患關係。醫學會會董及傳染病顧問委員會聯席主席陳子泰醫生指,病人對自己身體有自主權,故當局提出強制檢測或與醫委會專業守則有衝突。亦有醫生擔憂,港府此舉真正的目的是推「港康碼」。

馬仲儀:市民不願檢測是否擔心「送中」

陳肇始17日接受電台訪問時曾表示,政府正研究進行強制檢測的法律框架。19日晚上,約十個醫療團體與食衛局官員在政府總部會面約一小時。蔡堅會後表示,港府擬引用《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第599章)推行強制檢測,強制針對有病徵及輕微病徵的人士進行檢測,但與會團體對措施意見分歧,有部份醫生擔心難以執行。蔡堅問及官員,醫生需否每日向政府通報有病徵的病人資料,官員則未有正面回應。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對立法有保留。她在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指出,立法前應先了解市民為何不願檢測的原因,例如是否擔心樣本「送中」或檢測不便等。她說,香港境內人士要檢測,但不少入境人士卻可豁免檢測,讓人覺得不公義,更難以接受強制檢測。

馬仲儀擔心,實行強制檢測後或會再推出「港康碼」:「如果有強制檢測,那麼健康碼本身已經在基礎上多了很多數據。就算有部份市民不是有病徵或有相關密切接觸者,但不願意參與,而社會上已有很多人被強制檢測,那麼政府想推健康碼的阻力就越來越低。當被強制人士多時,健康碼快必成行,而少數不願參加的人,必然成為社會少數,其實是某種不公義情況下,另類的被強迫。」

政府抗疫督導委員會專家顧問、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20日接受「自由亞洲」訪問時指出,檢測一定要自願。「如果他(病人)看了醫生,醫生認為他風險高應該要檢驗,而他拒絕,那麼這個群組就適合用這個法例。相反,如果在社區,他未看過醫生,有輕微徵狀的都要檢驗,那麼他不出來的話,你怎樣找他?會有個反效果就是他們不出來。所以我相信政府要思考清楚,如何落實、執行,哪一樣才可行。」

蔡堅:醫生一向不應把病人私隱舉報

蔡堅20日早上在一個電台節目中表示,法例並無必要,強制檢測的成效存疑,是「矯枉過正」。他說,醫生通常向病人解釋、陳述利弊後,對方多數都會接受檢測。香港病人政策連線主席林志釉亦在同一節目中直言,以現時民情來說,推行強制措施或會引來巿民不滿,若市民因此擔心而不看醫生,問題或會更大;應先透過教育巿民,而非貿然推行,衝擊醫生與病人的互信。

蔡堅表示,按照專業操守要求,醫生一般不會隨便交出病人私隱;若實施後,強制檢測要求醫生交出病人資料,如果醫生每次都報警處理,很可能會破壞醫患關係,甚至令患者抗拒求醫,帶來反效果。他認為武肺病毒(中共病毒)病徵廣泛,若要實行強制檢測,政府必須說明出現哪些特定病徵才可被列入強制檢測範疇,政府亦必須確保有足夠樣本樽及人手作追蹤。不過,應跟隨專業指引還是法例要求,與當局磋商後仍未有定論。

蔡堅又表示,當局構思的強制檢測包括輕微病徵人士及高風險人士,目前計劃透過電腦網上系統通報,但未有說明針對病人的罰則。對於19日晚會議上討論,當多位醫生對同一名病人是否需檢測出現意見分歧時,應如何處理,目前仍未有結論。蔡堅估計實施後或會出現爭拗個案。

此外,蔡堅亦在商台節目中表示,政府若立法強制懷疑患者檢測,擔心會製造糾紛及增加工作量:「喺(在)疫情受控下,令人諗有咩(令人猜想有甚麼)目的,產生陰謀論」。又比如,市民如同時向兩名私家醫生求診,因不同醫生各有專業判斷,「可能有拗撬(爭議),咁信邊個(信哪個)?」

醫學主席:強迫檢驗或違專業守則

據《蘋果》報道,醫學會會董及傳染病顧問委員會聯席主席陳子泰醫生指,病人對自己身體有自主權,故當局提出強制「有病徵」人士接受檢測的做法,或與醫委會專業守則有衝突。他說,本地人士即使懷疑患有嚴重傳染病,如愛滋病,醫生亦無權強迫病人檢驗或醫治。另外「根據文獻,新型冠狀病毒病徵有超過30種,當中許多與其它疾病有重疊,較難定義出應強制受檢測的相關病徵。」

本身是私家醫生的醫學會義務司庫楊協和亦質疑,未曾聽聞其它地方強制有病徵人士檢測的先例,私家醫生或門診難以執行,「到時是否要落閘放狗?」他擔心最終導致病人更抗拒求醫。

有網民表示:「不是一個中國嗎?為何強制檢測只有香港獨立做,不是全中國做?」、「共匪藉口檢測其實盜取市民DNA」。

亦有網民擔心,「將所有唔(不)同政見人士用懷疑武肺拉下,然後由其下檢測中心定為武肺,及後將其消滅?死於武肺!」「全民檢測已肚滿腸肥啦!再加8億『底褲口罩』,真係盆滿砵滿。」「今日可以強制檢測,明日可唔(不)可以強制剝奪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