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周一(10月19日)宣佈,將5間香港公司列入制裁名單,指協助伊朗船務公司「伊朗航運」(IRISL)逃避美國制裁。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調查發現,5間香港公司中有4間公司的董事,均為同一上海人「沈勇」。

而翻查「沈勇」在香港開設多達37間公司,曾涉及19艘於10年前被制裁的香港貨船。當年海事處曾中止涉事船隻的註冊。換言之,相關集團已利用香港作白手套多年。

美國周一(19日)宣佈,將2名中國男子和6間中國實體列入制裁名單,當中就包括5間香港公司。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調查發現,4間公司的單一董事均為中國上海居民「沈勇」,而股東則同為一間於註冊地址位於地中海國家塞浦路斯公司「Santatos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4間涉事公司分別為「Delight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Gracious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Noble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Supreme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

雖然美國官方網站標示,4間公司地址均為上環一商廈,但在香港公司記錄地址卻為觀塘一工業大廠。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親身上門了解,上環商廈登記的辦公室,僅屬共享辦公室的單位,不到一百呎的空間空空如也。

記者亦赴觀塘工業大廠地址,同樣屬共享辦公室的單位,記者透過門上的聯絡電話致電負責人,唯接聽的負責人稱,該單位的公司只屬秘書公司,承認涉事該4間公司屬於其公司客戶,但對其客戶公司被美國制裁的事宜不知情,又稱沈勇現時身在中國大陸。

負責人稱:「因為我們這裏是秘書公司來的,我們只能代客戶通知其本人(沈勇)。」
記者問:「我們收到消息,他用這地址登記,你們是否知道這間公司已被美國制裁了?」
負責人稱:「不清楚。」
記者問:「你知道他(沈勇)現在哪裏?」
負責人稱:「他現在國內。」
記者問:「你們怎麼知道?」
負責人稱:「他是在國內那邊,因為我們是秘書公司,他是委託我們註冊的。」

翻查商業記錄,記者發現「沈勇」於香港37間公司擔任董事。抽查當中部份公司,發現早有被指控暗通伊朗的紀錄。

「沈勇」擔任董事的「King Power Holdings Limited」,曾被《華爾街日報》(WSJ)調查指,於2011年間曾持有19艘被美國制裁的香港貨船。《路透社》2012年曾報道,香港海事處因制裁事宜,曾去信通知涉事19艘船隻的船主暫停香港註冊。

「King Power Holdings Limited」在2011年的原有股東為英屬處女島公司「Nominee Director & Shareholder Limited」,同年股份轉到伊朗公司「Kish Roaring Ocean Shipping Company」,上述公司亦同時擔任董事。

至2019年8月,「King Power Holdings Limited」的董事為「沈勇」,公司股東亦轉為塞浦路斯公司「Montenavo Shipping Company Limited」。

香港船運被美國制裁早已有先例

對於今次制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聲明指,被制裁的人及公司,提供伊朗航運業的重要貨物或服務。蓬佩奧又再次警告全球的持份者,與IRISL做生意,同樣有機會被美國制裁。

在聲明中所提及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航運公司(IRISL)及其中國分公司「E-SAIL SHIPPING COMPANY LTD」早於在今年6月,已被美方列入制裁黑名單中,稱他們從事有關於核擴散有關的行為。

記者翻查資料,發現這間「E-SAIL SHIPPING COMPANY LTD」為香港註冊公司,現時已更名為「ESAIL SHIPPING LIMITED」,同時亦有4艘掛有香港區旗的船隻被制裁。換言之,香港航運公司並非首次因與伊朗交易遭美方制裁,更加能印證香港實為外界與伊朗之間「白手套」。

美國學者:美國把香港和中國一視同仁

美國政治風險管理顧問方恩格(Ross Feingold)向本台稱,美國長期以來都針對全球與伊朗有生意來往的企業,而企業通過香港作為白手套和伊朗或北韓進行交易是常做的手法,他對於這次美國制裁併不感意外,也不是單一事件,如華為孟晚舟事件也是通過香港註冊公司和伊朗做生意。

被問到香港是否已淪為與伊朗交易的白手套,香港註冊公司日後會否持續被美方針對。他這樣回答。

方恩格:「(香港)要和美國做正常的交易,這個方式現在也沒有用,因為美國已經取消對香港的特別待遇。雖然要看是怎樣的情況、怎樣的理由,但我覺得之後所謂的白手套沒甚麼意義。美國現在對待香港公司也是和中國大陸一樣的。」

他認為香港在科技、金融服務及生產器材等方面的企業可能要特別小心,因這些產業都是近期美國特別著重的。#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