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1,200餘家直營校區的大型教育機構「優勝教育」在國內多地相繼爆雷,僅北京一個校區拖欠的費用就高達近千萬,包括員工的工資以及退還家長的學費。

周一,上千名家長和老師聚集在北京朝陽商業區的「優勝教育」總部,要求退費和補償被拖欠的工資。抗議的家長齊聲高喊「還錢」。警方設立封鎖線,並與抗議民眾發生衝突。至少一位抗議民眾被警察從現場帶走,隨後現場抗議民眾又高喊「放人」。

現場一名優勝教育老師金燕(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老師和家長都在那等著有人來給個說法,直到後來才來了一個朝陽區勞動保障協會的人。金燕估計現場有上千人,樓上擠滿了人,樓下的人聚集在路邊,從一個路口到另一個路口。老師去了100多人,有的家長一直等到晚上。

「優勝教育」是大陸一家成立20餘年的教育機構,主打K12領域個性化教育,在全國有1,200餘家直營校區,在北京有70多家。但從2019年下半年起,不斷傳出培訓退費難、拖欠員工工資等問題。今年疫情的衝擊,對以線下培訓為主的「優勝教育」更是沉重。

正在上課 公司突宣佈倒閉

北京勁松校區老師陳平(化名)對《大紀元》表示,校區領導宣佈倒閉的時候,他們正在上課,這讓她很難接受。陳平所在的勁松校區是「優勝教育」最早倒閉的校區之一,也是北京直營的規模比較大的校區之一,她在此工作了2年多。

陳平說,去年冬天的時候,勁松校區搞所謂的「績效改革」,把原來的底薪都降沒了,課時費也都下降了。從3月份開始,校方就是開始拖欠工資,每個月發得特別少,有時只有幾百塊錢。僅上半年,校區拖欠他們員工的工資就達一、二百萬。每個老師欠的一般在七、八萬。

陳平指控校方一直隱瞞實情,騙他們上課。她說:「十一之前還跟我們說,7月份拖欠的工資,分10月、11月兩個月發下來,騙我們上課。因為疫情大家都覺得挺挺就過去了,沒想到就這樣被耍,一直上課上到17日。」

倒閉前兩天家長還在繳費

除了欠員工的工資,「優勝教育」更大的一部份欠費則來自欠家長的退費。據悉,家長損失的預付補習學費少則幾萬,多則十幾萬。有的剛剛繳費,就遭遇公司爆雷。

據陳平介紹,「優勝教育」從去年開始「圈錢」,瘋狂地降價賣課時,賣出的課時有的長達5年,「甚至還有買44課時送66(課時)這種,比5折還低,想讓家長交錢,很多家長也是貪這個便宜,交了很多錢,直接就被騙了。」

有的家長交了錢之後沒兩天,勁松校區就倒閉了。她說:「我們17日宣佈倒閉,孩子有10月14號交的錢。」她還聽說,收據上蓋的章上的公司4月份就已經註銷了,但他們還拿著這個章在收錢,所以家長覺得這涉及到詐騙。

其中有大一些的校區涉及的欠費和欠薪就高達近千萬。北京廣渠門校區也有一名家長對陸媒反映,廣渠門校區未退學費就已超過900萬元。

公司更換法人 維權難

據悉,「優勝教育」老總原來是陳昊,但在近日突然變更法人,變成他70多歲的母親。維權家長認為,陳昊是為逃避責任。

陳平說,她今天去社保局那邊,裏面全是優勝的人,社保局讓他們去法律諮詢,但優勝已經更改了法人,就算用法律途徑也很難制裁到他。

陳平說,今天他們在總部維權的時候,陳昊用影片對大家露了面,說不會跑路。優勝總部提議讓家長再去續費,然後給老師發工資,讓老師接著上課。但家長不願意買單了。

優勝教育所遭遇的或只是冰山一角。今年受疫情影響,線下教育機構出現了大規模歇業關停。據中國民辦教育協會發佈的《疫情期間培訓教育行業狀況的調研報告》顯示,調查的1,459家教育機構中,29%的機構可能倒閉;36.6%機構經營暫時停頓;25.4%經營出現部份困難處於勉強維持狀況。報告還顯示,79%的機構賬上資金僅能維持3個月以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