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月30日,中共急速推出「港版國安法」,「一國兩制」宣告結束,短短4個月的時間,香港的內外環境發生巨大變化。《紐約時報》10月19日發表題為「北京強化公開統治,香港中聯辦走向前台」的文章稱,中聯辦與港府之間的關係就像「黨委書記和市長」,並引述香港大學的政治學教授李詠怡的評論指,這種關係將逐漸「正常化」。

 

文章說,「港人治港」只是北京當局的口號,到了近年對這種「不干涉」的安排失去了信心。北京通過國安法,基本沒有事先通知包括林鄭月娥在內的當地官員。

 

文中還列舉,上個(9)月底,中聯辦召集建制派政客會面商討了立法會的優先事項。事後親北京議員何君堯透露會議的總結顯示,中聯辦明確表示,優先針對教育、司法和社福界的「三座大山」進行改革。

 

文章指,香港中聯辦從協調角色走向前台,開始強化其對香港的公開統治。

 

袁弓夷:中共17年前苦心籌謀

對於中共何時失去耐心,急迫收回「港人治港」的承諾?香港實業家袁弓夷近日在「珍言真語」頻道的節目中透露,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50萬港人走上街頭,反對23條立法取得勝利後,當時主管香港事務的曾慶紅就曾發話:「香港不可失去治理。」之後中共即系統地安排對整個香港的管控佈局。

 

袁弓夷說,當時是曾慶紅在管香港。說香港不可失去「治理」,用詞很重要。它(中共)覺得它是在「治理」香港,它(中共)不覺得你是有「自治」的。現在失去了治理,中共要下決心管治香港,這樣整件事情就開始部署了。

 

袁弓夷透露了當時替換時任特首董建華的細節,「北京派的人乘坐私人飛機到香港,叫老董(董建華)以腳痛退出來,和曾蔭權談妥,接替董。我和董建華很熟悉,我對整件事情很清楚。」

 

他說:「因為我是香港人,他們(中共方面)就安慰我,說沒有辦法,現在香港成這樣了。但我已經知道他們是在籌劃整件事情,他們當時和我說的時候,也有一點點內疚的樣子。因為他們心裏也知道,他們是在破壞一國兩制。」

 

「當時在爭執,應該讓曾蔭權做兩任,還是一任,最後就在曾剛剛做完任期就叫他走了,其實就是臨時讓他來穩定這個局勢。」

 

袁弓夷表示,中共在2003年看到港人反對23條立法,就下決心逐步系統實施掌控香港的計劃,於是就變成今天這樣不幸的結局。他還表示,「今時今日在香港發生的事情,差不多就是50年代在上海發生的事情,完全一樣。」

 

他說,很多人沒有去上海,不知道,因為上海當時繁榮的程度不差於香港。中共當時,也是沒有了上海就不行;沒有了上海,整個中國的經濟都不行。中共就控制上海,一直逼它生產,逼它幫整個大陸來賺錢。

 

大陸全靠上海牽引經濟發展,上海的GDP佔了大陸的30%左右,但是當時的上海人被壓榨到很窮的地步,因為政府每年在上海的稅收很高。

 

近期,螞蟻集團等大陸企業大量來港上市,但存在諸多不透明因素。袁弓夷認為,螞蟻集團等大陸企業來港上市的實質是壓榨香港的資源,就像壓榨當年的上海。現在美國開始警覺,所以他們阻止美國資金被壓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