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的聯合國大會會場。(Getty Images)
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的聯合國大會會場。(Getty Images)

儘管中共最近受到美方的全面壓制與封鎖,並且與歐盟、印度、東盟、加拿大、俄羅斯等國家發生衝突,國際形勢越來越孤立,不過,中共卻悄悄地將國際戰線聚焦在聯合國身上,並且快速地攻城掠地。

聯合國準備將「可持續發展大數據國際研究中心」設置在中國杭州,數據安全性令人擔心。圖為聯合國制定了17個可持續發展的主要目標的宣傳圖。(聯合國網站)
聯合國準備將「可持續發展大數據國際研究中心」設置在中國杭州,數據安全性令人擔心。圖為聯合國制定了17個可持續發展的主要目標的宣傳圖。(聯合國網站)

兩個「中心」建在中國 數據安全令人憂心

10月7日,華爾街日報一篇投書文章披露,聯合國準備將第一個大數據中心設置在中國杭州,這個中心叫做「可持續發展大數據國際研究中心」;與此同時,聯合國的「全球地理信息知識與創新中心」也將一併在中國落腳。

甚麼是「全球地理信息」呢?就是世界各地的地理環境的相關信息與數據,所以這些大數據,等於是要蒐集世界各國的國家地理、地質以及地形、地貌等相關數據,就好比一個人全身上下的健康數據,包括你的指紋等等,都包括在內。

所以,這些大數據,會不會牽涉到各國的國家安全、城市安全與國防機密呢?很有可能,對不對?但是未來這些重要數據,都會被送到中共的眼皮底下。

所以這些數據會不會被中共竊取利用呢?很值得憂心。

「十月笑話」: 迫害人權者進人權理事會

10月13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舉行改選,結果包括中共、古巴、俄羅斯等國,再次當選人權理事會成員,堪稱全球罕見的「十月笑話」。

大家想想,迫害人權最嚴重、限縮自由最厲害的極權政府,竟然成為捍衛人權的衛兵。

這就好像讓縱火者加入消防隊、讓殺人犯當上警察,或者讓強盜來管理銀行一樣,對不對?

所以,曾經鎮壓「六四」、法輪功、西藏、新疆與香港,手上沾滿鮮血的中共回到人權理事會,也引發國際社會對中國人權的高度擔憂。

不過,我認為,我們除了要擔心中國人權問題可能會更嚴重之外,還要從更宏觀的角度,警覺幾件事:

對人權問題 從宏觀上的幾點警覺

中共對聯合國及旗下的組織進行滲透,已經行之有年,並且取得「豐碩」戰果。

不但世界衛生組織在這次疫情裏多次配合中共掩蓋疫情,世界貿易組織也長期對中共沒有履行開放市場的承諾視而不見。現在人權理事會又再次讓中共操控,聯合國大數據中心也設在中國境內,聯合國幾乎已經讓中共予取予求。

(2)聯合國成為中共 監控全球的「代理天眼」

紐約時報在9月份才披露,中共祕密利用世界衛生組織的信息數據,指揮駭客向美國、歐洲等地的實驗室與製藥公司,發動網絡攻擊,試圖竊取疫苗的相關機密。

換句話說,中共已經通過世衛的數據,監控世界各國的疫苗與醫療發展。現在世界各國的地理信息也要存放在中國境內,很有可能幫助中共進一步監控、掌握各國的地形、地貌、地質與水文資料,成為中共發動軍事作戰或超限戰的重要依據。因此,聯合國等於變成中共監控世界的「代理天眼」。

(3)中共操控國際組織 顛覆普世價值

中共很可能會藉由操控國際組織,試圖用中共那一套扭曲的、變異的價值觀來「偷換概念」,把自由、人權、法治、民主等等普世價值逐漸改造成為符合中共立場的另一套概念。

比方說,把民主扭曲成中共號稱的「民主集中制」,或者宣稱自由與法治是要符合「黨的領導」為前提,宣稱人權是要符合「黨的利益」才成立。

中共顛覆普世價值的作法,勢必會引發國際社會的批評與譴責,但是中共向來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他們就是要這樣強詞奪理、扭曲現有的秩序與規則,長期地對國際社會實施「洗腦戰」與「疲勞戰」。

一開始,人們可能會反擊、會抵抗;但時間久了,人們也累了、煩了、疲憊了,就可能漸漸地不再反擊中共。這樣,中共就等於成功消磨了人們的耐心與戒心,從而一步步地入侵、占據人們的腦海,一步步地蠶食鯨吞世界各國。

(4)中共迴避與美方交火 以農村包圍城市

中共現在因為實力不夠,想要迴避與美方直接對抗,先轉進國際戰線,在國際組織裏迂迴游擊,在歐美國家以外的領域擴大占領區,這種戰略很類似過去國共內戰時,共產黨「以農村包圍城市」,也就是先奪取農村,逐漸地把城市孤立、包圍起來。

換句話說,中共想先通過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奪取對其它國家的支配權;同時以拖待變,等到美國大選落幕後,如果特朗普沒有連任的話,再來對美國進行突圍及反包圍,扭轉目前中共被美方全線圍堵的困局。

看到這裏,你是不是也對聯合國的現況感到失望呢?的確,聯合國現在幾乎已經成為中共的人質。

聲援港人的餐廳 在台遭損害

我們帶大家關注一起港台社會事件。

10月16日,位於台灣台北的「保護傘」餐廳,突然遭到黑衣男子闖入,在餐廳裏頭潑灑雞糞,造成店家損失嚴重,暫時無法運營。

由於保護傘餐廳是為了幫助那些曾經參與反送中運動、但最後被迫逃離家鄉的香港人,所以這起案件不但格外敏感、引人關注,也引發台灣朝野政黨的齊聲譴責。

事實上,前香港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今年四月在台灣台北開設新書店時,也一度遭到黑衣人騷擾,潑灑紅色油漆。現在,「保護傘」餐廳遭到類似的手法攻擊,我認為,這兩起事件並不是孤立事件,而且透露了幾個共同信息:

兩起事件都是港台黑幫慣用的警告手法,潑油漆和潑穢物,因此行凶的嫌犯應該具有黑幫背景。

兩起事件的受害者,都來自香港,而且都曾經是中共打壓、追捕的對象,因此,可以合理地高度懷疑,幕後的主使者應該與中共方面關係密切。

在台灣同時具有「黑幫」與「親共」兩種元素的組織,不外乎就是中共統戰部的外圍組織。而根據半島電視台的調查報道以及美國的國會報告指出,台灣的統促黨和愛國同心會,都與中共統戰部和國台辦有關。當然,這起案件究竟是誰指使的,還有待台灣警方調查。

不過,我們在這裏,要再次譴責中共將迫害香港的黑手長臂伸到了海外自由社會,譴責中共通過黑幫暴力手段,攻擊恐嚇那些躲避極權迫害、渴望自由人權的香港人。我們同時也要表達對「保護傘」餐廳的支持。香港與台灣,加油!

十字路口答客問

問題:中共在福建演習,金門有沒有危險?

中共軍方從10月13日到17日,在福建古雷半島的東側海域進行實彈射擊。從地圖上可以看出,這次軍演的區域,與隸屬台灣的金門島非常接近,距離只有71公里。那麼,金門會不會有危險呢?

目前看來,應該不至於。因為美國在台協會(AIT)處長酈英傑,八月底才剛剛跟蔡英文去過金門,追思「八二三砲戰」的陣亡美軍官兵。

如果中共對金門動武,不但等於直接挑釁美方,也等於是在美國大選投票前「做球給特朗普踢」、「送靶子給特朗普射」。不但可能會幫特朗普助選,也會招來美軍的軍事反擊。雖然可以恐嚇台灣、施壓台灣,但對中共的負面風險會更大。

而且,金門的地理位置與中國大陸非常接近,目前已經在生活上、社會上與中國形成高度聯繫,所以金門的主要政治人物也經常與中共國台辦接觸,或者立場親近北京。

這種情況下,如果中共還打金門,等於是告訴全世界:即便親近中共也會挨打,中共完全不可信任。這樣,不但會對中共的國際宣傳不利,也對中共的兩岸統戰不利,反而激起更多台灣人認清中共的偽善,進而拋棄中共、反對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