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無論是官方承認的教會,還是被政府打壓的地下教會,無論是大的宗教,還是小的民間信仰,都被當局要求「隨黨姓」,「跟黨走」。據美國和西方專注於中國宗教和人權問題的機構介紹,近來,中國(中共)政府加緊整治各種宗教信仰的同時,進一步灌輸無神論和對中共領袖的崇拜。

中國(中共)對境內基督和天主教的管制全面強化。對華援助協會(China Aid)10月11日說,就連中國官方認可的「中國基督教協會」和「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也無法正常銷售某些非官方宗教書籍。無論書籍封面,還是商品介紹內容,「基督」二字都被改為「JD」,或直接把「基督」二字抹去。

報道刊登的附圖顯示,上述兩會微信公眾號「天風書苑」的售書資訊中,竟然出現「中國JD教三自愛國運動文選」,以及「與祖國同行,我國XX徒愛國史蹟」這樣的書名。

JD顯然是基督漢語拼音Ji Du的縮寫,與此類似,書訊中的「YS」代表「耶穌」,「SJ」代表「聖經」,「神」、「主」等字眼則被圖標或色塊遮蓋。報道認為,這是躲避中國網絡審查的結果。

對華援助機構還說,中國2018年3月30日起,全網下架所有聖經銷售,淘寶、京東、當當網、亞馬遜那裏一本聖經也買不到,基督教書籍陸續被封殺、店舖被銷戶。

官方基督教會受打壓

中國(中共)當局對境內基督和天主教的管制,早已超出對宗教出版物的審查。近年來聖誕節被冷遇,遭抵制,各地強拆十字架事件則主要針對官辦教堂。

北京家庭基督教會牧師徐永海對美國之音說:「這是肯定的。很多教堂十字架2014年起就已經被拆,家庭教會很少有教堂,大部份被拆的都是官方三自教會的。以前這麼多年,中國的宗教政策,江澤民時代三自教會都是黨的助手,一直不受打壓,他們打壓的是家庭教會,但是,2014年以後,不光是家庭教會,三自教會也受到了不應該有的待遇。」

徐永海說,三自教會在管理教會等方面一直在幫助黨開展工作,本應是聯繫信教群眾的「紐帶」,不應受到打壓。目前情況說明,中國的宗教管制正在全面收緊,無神論全線推進。

另據對華援助協會報道,中共正在封殺音樂教材中包括貝多芬《歡樂頌》在內的所謂「宗教音樂」,要求教師從教材中將這些內容刪除,並警告說,「一旦出現問題,個人負責」。

天主教徒的迷茫

另外,隨著梵中關係的持續接觸,中國天主教教徒,特別是地下教徒的處境並沒有根本改變,他們一方面受到中國政府的管控,另一方面要承受羅馬教廷與中國政府勾兌的政治現實。

中梵主教任命協議的全部內容至今並不為外界了解,而僅就梵蒂岡就任命主教的神聖教務與中國政府接觸,中國民間基層教會成員頗有微詞。

雲南省教徒章先生說:「教宗將他的聖旨授予一個無神論政權,本身是不合理的,是犯罪,因為不管怎麼講,中共是一個世俗政權,把聖旨送給一個世俗政權,違背了聖經,違背了政教分離的原則。」

他說,教廷和中國當局站在一起,對天主教地下教會教友造成傷害,辜負了他們的多年盼望。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說:「當然,梵蒂岡可能是好心,因為接觸有利於福音工作,使更多人知道基督,但是,梵蒂岡所起到的作用未必如此,可能梵蒂岡不了解中國具體的情況,因為中國情況比較特殊。」

陝西省天主教徒王先生對美國之音說:「我覺得,教宗做法就是對上帝的一種背叛。」

民間信仰被蕩滌

中國(中共)打壓和整治所謂外來教會流派的同時,民間信仰也受到中共無神論精神文明宣傳的猛烈蕩滌。

設在意大利的宗教刊物「寒冬」(Bitter Winter)10月11日報道,河南省林州市一個月拆毀民間廟宇九十餘座,改造寺廟一百多座。該市整治民間信仰場所的行動被認為是地方政績的標誌,很能代表全國各地整治宗教的態勢。

報道說,該市李家灣村「現無一處廟宇」,「龍王廟」被拆,「土地廟」和「佛爺堂」被政府接管,這三座廟宇都建於明朝。馬平村始建唐朝的「龍王殿」、「菩薩殿」、「奶奶殿」,全部被政府改作它用。

林州全市範圍內,民間信仰殿宇被改成「老年活動站」、「農民夜校」、「天然氣管護點辦公室」、「消防應急站」、「新時代文明實踐站」,以及「學雷鋒志願服務站」等各類紅色宣傳站點。

「寒冬」雜誌還說,為削弱宗族勢力,湖北省孝感市一些百年宗祠,被改造為「黨的宣傳基地和公共活動場所」,中共領導人的畫像和愛黨標語,取代了原先擺設在那裏的祖先牌位。當局以文革口號宣稱,這就是「破四舊」(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立四新」(新思想、新文化、新風俗、新習慣)。

「寒冬」雜誌援引地方官員的話說,廟宇建在村委會前是在跟共產黨唱對台戲,轉換廟宇是政府展開的統一行動,各地還要將整改前後的照片上報,等待宗教局和統戰部下來檢查。

據悉,中共控制民間信仰的一個主要做法,就是要求宗教場所申請登記,但是卻對幾乎所有申請加以拒絕,然後以「無證」為由,對已存宗教場所,其中包括佛教、道教、民間宗教,進行打壓,全國類似事例無數。

三跪九叩偶像崇拜

近日推特流傳一段影片顯示,一處用作祭壇的房舍內,身穿長裙的一名女青年,進殿後在毛澤東、習近平等中共領導人畫像前,雙手合十,後行軍禮,接著她前行到供桌前,行「三跪九叩」大禮,全程十分專注。

這個被網友稱為「瘋癲」,「不倫不類」的膜拜畫面,不排除惡搞的可能,但是確實能使人聯想起中國境內各革命聖地的參觀者中所瀰漫的狂熱。

網友評論說,在「紅朝」,宗教信仰的前提是,先信紅教。不論基督教、伊斯蘭、佛教、道教,都是「紅教一家人」。

寒冬雜誌10月14日說,河南省鄭州市宗教當局前不久組織全市天主教兩會神職人員參觀紅色景點紅旗渠,然後敦促大家寫感想,突出領會「人定勝天,不靠天吃飯」的無神論思想。一位天主教神父私下說:「這類活動讓我們對中共思想更加反感,因為它宣揚的不是真正的仁愛,都是些惡東西」。

該雜誌援引浙江省一位官辦教會神父的話說,「今年比往年學習密度和強度都加大。」他本人7月份被組織到當地的社會主義學院,而非神學院參加研討,學習心得要上交統戰部審查。山東省一名天主教牧師也說,6月份他和其他教職人員被組織參觀烈士陵園,7月又被組織學習習近平的講話,學習力度不亞於聖經。

宗教管理法制化

中國宗教和信仰領域亂象叢生的同時,官方繼續強化對這一領域的的規管,12月1日即將執行的新法《伊斯蘭教朝覲事務管理辦法》引人注目。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審議通過的這部法律,同時得到外交部、公安部、文旅部、海關總署、中國民航局等部門的同意。

該法稱,將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中國公民前往沙特麥加朝覲,由中國伊斯蘭教協會負責組織,其他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組織這種活動。朝覲應當有組織、有計劃、有秩序、依法進行。

管理法再度強調所謂「愛國主義和安全教育」,「抵禦宗教極端思想滲透」等內容,同時規定,將對朝覲事務管理中,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舞弊者依法依規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責任;擅自組織朝覲者,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這部新管理法特別規定了每年的朝覲人數和分配辦法。印度新聞網站「共和世界」(Republicworld.com)10月13日說,中國對境內穆斯林麥加朝覲正在日漸收緊,能夠前往麥加的中國穆斯林日漸減少,2016年14,500中國穆斯林前往麥加,2020年的朝覲人數預計將下降到11,500人。朝覲組織者只能是中國(中共)官方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