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三年十月,我被外派到坦桑尼亞的一個援外專案去工作。當時我二十六歲,正處於一個自認為甚麼都懂,其實很多都不懂的年齡。當時是在中國援助的坦桑尼亞-贊比亞鐵路(簡稱坦贊鐵路)項目做翻譯。從那以後,我好像就再也離不開非洲了。

到一九九九年我離開中國的鐵路系統為止,我的足跡遍及坦桑尼亞、贊比亞、肯亞、埃塞俄比亞、尼日利亞和尼日爾。在非洲待久了,適應了那裏的一切;人、自然和氣候,慢慢的也就愛上了這塊苦難的、壯麗的、富饒的、悲情的、友善的、沉重的和神秘的大陸。

在每一個國家工作時,我都交了不少當地朋友,大多數是稱兄道弟的朋友,當然也有個別的紅顏知己。當時我在當地的中國人當中有兩個外號:一個是「非洲王」,另外一個意思差不多,叫作「非洲通」。

從九三年開始外派至今,已經十四個年頭了。這段期間我的人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外派工作,回國後跳槽到外企,移民加拿大,又被派回中國工作,回到UBC讀書,畢業後到一家大學當老師,這期間婚姻還失敗了。

我一直想把這段經歷寫下來,主要是我擔心如果再不寫的話,很多回憶慢慢地就被我遺忘,而這些回憶又是那麼珍貴。畢竟,我人生當中最美好的時光是在非洲度過的。另外呢,當我把這些回憶落成文字時,彷彿又回到非洲,回到了那段壯麗的歲月。另外有一個原因,就是目前在非洲大陸有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有多年的老華僑、有中國政府的外派人員,還有更多的是到非洲大陸尋找發財夢的同胞們。作為其中一員,我知道我們的故事鮮為人知,但是大家又饒有興趣,所以就決定把它寫下,大家就當作一個有趣的故事來聽。

很多人一想到非洲,第一個念頭就是貧窮,其實這種想法有失偏頗。非洲有電視上經常看到的戰亂和饑民,卻也有花園般的城市和社區。如果我告訴你贊比亞的首都盧薩卡在九零年代以前要比北京漂亮和發達,你肯定不相信,但是這是否認不了的事實。所以,這也是我寫作的另外一個目的:告訴你一個真實的非洲。

所以呢,從今開始,我就慢慢的將在非洲的經歷一點一滴地寫下來,儘量的生動與全面。我想,就從我是怎樣被選派到非洲去工作開始吧。我不想用「怎樣成功地爭取到這個機會」這個詞,因為很多人壓根就不想去非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