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記而立之年過了多久,自然而然的認知除了老、病、死,人最不堪的還有寂寞。

寂寞是甚麼?我想很少人會探究,也沒給列入科研項目,沒人細想。可是這東西會突如其來無時間地點限制侵襲人的心靈,令人痛苦難過,其難受程度或許不亞於某些病痛之苦。

或許寂寞是孤獨中之產物,是心於蟄伏中之悸動,是無邊寂寥的一個深深的黑洞,直把 一顆惶惶無依的心吸進去。

多年前在大陸獨居一處,一直尚以生活獨立自傲。一日夜晚回家,掏出鑰匙開門,門內一片漆黑,突然意識到門內的家乃無人無聲無光之所,當下有種說不出的惶恐,趕緊轉身,逃也似地趕往老爸的家。那種惶惶心不著地的感覺,大概便叫寂寞吧!

人生苦樂參差,樂不必細究,儘管享受便是了,而苦則太多太艱澀。苦有病苦和心苦,心苦是因為人有情,愛甚麼不愛甚麼,喜與樂、悲與愁,所有的感覺和思緒,無不源於情,而寂寞是情中派生的一種症狀 ,寂寞的鄰居是孤獨。

世上的人無不趨樂避苦,貧苦鄉村的人都擠往大城市謀出路,而窮國中大城市的人又想方設法漂洋過海到富裕的西方國家尋夢,就像中國上世紀七十年代始的出國潮。外國的月亮是很圓,外國的天空闊遠澄明,然而縱是自由的身心無論到哪兒都還在情中,是以又有許多投奔自由世界的人們耐不住海外的寂靜與孤獨,一轉身終還是回流去了。那邊似鶯歌燕舞,霓虹徹夜,然而燈紅酒綠中的另一番寂寞滋味,又訴與誰呢?這便是紅塵中之迷夢人生麼。

有日獨自家中,家人都出外遠遊去了。守著靜靜偌大的一所房子,突然有那麼點點寂寞的感覺,可喜尚有閒暇和勇氣審視內心,看那寂寞究竟為何物。想起某得道之人說其所窺見情在人眼所不見另外空間的狀態,乃如粉紅色水狀之物,人的每個細胞都泡在情中。難怪說人皆為情困,欲解脫談何容易。

是以寂寞也該是如此這般的一種甚麼物質吧?我能感覺得到它真的是一種物質。我對自己說我不要這東西,那麼便得超脫於「情」之外。怎麼超脫呢?有大道在心,有一種遠高於「情」的境界叫無我。一個能慈悲眾生萬物,而先天下之憂而憂的人,定然也從不曉寂寞的滋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