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近日有兩則報道,中共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真、善、忍」,警察刻意用殘忍的酷刑使當事人面臨極大的肉體痛苦,妄圖摧毀修煉人的精神意志。法輪功學員無辜遭受種種折磨摧殘的悽苦歷程,讓人一掬同情之淚,細節不忍卒讀。

廣東省法輪功學員黃華傑是揭東縣國土局建設用地股負責人,也是該縣唯一的「土地估價師」。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黃華傑被中共警察綁架到梅州監獄(原稱「廣東重刑三監」),五年多被非法關押在「嚴管隊」,近四年時間被關在閣樓裏的「禁閉室」,遭受了各種折磨:暴打、地拖、飯菜裏下毒藥、野蠻灌食、強逼抽血、強行打毒針、灌藥、用繩子綁四肢吊起來、遙控電椅傷害身體、電擊、長時間不讓睡覺等。最嚴重的一次迫害,把他的頭直接撞牆,抬到「黑醫院」縫了八針。

吉林省柳河縣法輪功學員孫群英兩次被非法勞動教養,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五年,歷經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朝陽溝勞教所警察指使五、六個刑事犯人一起毒打孫群英,從後背到腳下全打成紫色,鐵管子打彎後,把他的腿刮開一個大口子,鮮血直流,警察不給包紮還讓他坐小板凳。五月中旬,警察用繩子把孫群英雙手綁上,用手銬銬住,頭夾在梯子空中間,一下也動不了。惡人用三角帶、二根電棍一起打孫群英,把他打得口吐鮮血,渾身是傷,不省人事。

二零零三年八月,孫群英被家屬接回家,任誰都認不出他了:骨瘦如柴,滿臉傷疤,面黃肌瘦,雙眼視力嚴重受損,兩腿走路不便,喪失勞動能力。孫群英長年被迫害,身心都受巨創,於二零二零年十月七日含冤離世。

黃華傑與孫群英的悲慘遭遇,並非特例,而是中國大陸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寫照。中共一貫以種種酷刑,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轉化」,歷經漫漫二十一年,迄今未曾停歇。

歷來中共警察針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暴力迫害,還包括電棍、手銬、腳鐐、背銬;地牢、水牢、大糞池、死人床、坐板、蹲小號、坐鐵椅子、坐老虎凳;上繩、鐵釘釘指甲縫、鐵鉗子擰肉、用鉗子拔指甲、用針扎十指;灌辣椒水、灌濃鹽水、灌大糞湯;冬天澆涼水、脫衣服在外面凍,炎夏在太陽下曝曬;不讓大小便;性虐待、把婦女關入男牢、強迫懷孕婦女流產、強姦與關入精神病院等上百種酷刑,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正是中共指使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恣意虐待凌辱、肆無忌憚的施用酷刑,導致許多慘不忍睹、怵目驚心的案例在中國各地頻頻發生:瀋陽市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龍山勞教院警察唐玉寶、姜兆華電擊七小時,臉部嚴重毀容;河北省警察何雪健強姦兩名法輪功女學員。這些國際社會關注的事例,只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中共數不盡的滔天罪行,仍隱藏在幽暗的各勞教所、看守所與監獄中。

僅以山西省晉中監獄、山西女子監獄和新康監獄而言,迫害死了十六位蒙冤入獄的法輪功學員:長治市襄垣縣的郭小文被送到晉中監獄僅六天,就被警察衛東指使犯人毒打致死,年僅四十歲。靈丘縣的劉志斌被警察指使重刑犯輪番毒打致死,晉中監獄卻讓殺人犯做偽證,硬說劉志斌是心臟病猝死,還私自將遺體匆匆火化。靈石縣曹雙梅被山西女子監獄警察關在禁閉室長期摧殘、不讓睡覺、瘋狂毆打。曹雙梅被迫害離世後,監獄騙家屬說是心臟病突發而死,兇手警察至今逍遙法外。

中共不信神佛、仇視信仰,充滿了鬥爭、仇恨、屠殺、謊言和恐懼,悖離普世的良善價值。從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殘酷嚴峻,盡顯它滅絕人性的邪惡本質。施暴的警察固然兇殘無度,躲在幕後操控、縱容、默許、包庇和獎勵的中共才是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無怪乎今年十月一日,美國眾議院提出一項法案,要求美國政府把中共視為「跨國犯罪組織」。一手主導迫害法輪功的中共與前黨魁江澤民,恰是名副其實的犯罪組織與頭號恐怖份子。

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所說,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的最終目的就是想破壞人的道德從而毀滅人類。孟子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失去人性的悲憫,便與禽獸無異,只剩人形軀殼。

善惡終有報,中共泯滅人性的逆天極惡,最終逃不過人間法律的審判、宇宙天理的懲治。「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所有參與迫害的中共公檢法人員,切莫喪失僅存的理智良知,淪為江氏餘孽任意操控的迫害工具,以致葬送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