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一直存在「罰款經濟」,即中共執法部門高額罰款、亂開罰單,甚至有意設置障礙造成涉事人被罰。今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後,「罰款經濟」的情況更為嚴重。

大陸媒體10月16日消息,「罰款經濟」在交通部門表現突出,河北、山東、河南等很多省市在國省幹線違規限高、違規設卡,很多司機因此被開罰單,嚴重影響貨車的通行和道路安全。

這些關卡被指「飄忽不定」,貨車司機為應對這些違規設置的限行、限高,繞路躲避,或者硬闖限行,被抓到後則被施以罰款,司機叫苦不迭。

比如,一些路況良好的道路會莫名其妙地進行限速,司機一不小心就超速被拍;有的岔道突如其來地出現實線,司機經常會壓線;很多指示牌不清楚,令司機走錯路。

僅據中共官方數據計算,2019年大陸人均一年違章罰款大約500元(人民幣,下同),全年的交通違章罰款總額超過2000億元。以瀋海高速3374公里處錄像頭為例,每年僅拍攝的交通違規就超過12萬起,僅1年就獲取罰款金額2500萬,盈利能力遠超過許多上市公司。

10月11日消息,安徽淮南一名貨車司機僅因車體不整潔就被罰款600元,引發網友質疑。當地城管局回應稱,「是按照規定執行處罰,如果帶泥上路會影響環境和人。」

近日,湖南湘潭市一起交警支隊拒絕公開交通違章罰款信息一事引發關注。當地的士行業人士10月中旬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大陸)一個錄像頭一年可以罰款幾百萬上千萬元,婦女兒童被拐賣十幾年找不到,但交通違章罰款卻沒有一個漏網之魚。

他說,「如果不交罰單,車輛臨檢的時候就不會通過。這是一個毫無法律依據的強制行為。他們故意設陷阱,讓你違法,打個比方,這條路一直是80碼的限速,突然間到前面一段二三十米的地方,限速改為40碼,設一個錄像頭,很多司機反應不過來。」

中共公安「執法罰款」的醜聞比比皆是。

近日一段影片曝光湖南省一派出所所長劉鵬和指導員塗紹吾的對話,直接談辦案過程中「搞錢」。影片曝光後劉鵬承認錄音中的錢是指罰款。

有網友早前就曾表示,「亂世,還讓人好好活嗎?司機沒少交費,行駛在公路上長途跋涉,賺點辛苦錢,還面臨一路盤查亂罰。中國百姓在夾縫裏求生存,生得悲微,活得堅辛,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