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今年九月份,每個周日出現在紐約市法拉盛圖書館旁邊的「反共連儂牆」活動上增加了一條新的非常醒目的主題標語——「挺川(特)反共」。

在這條標語的兩旁還有揭示中共近幾十年來所犯的滔天罪惡的標語和圖片,從六四到香港、到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參加活動的人們穿著印有「道路、真理、生命」和「行公義、好憐憫、與神同行」以及磐石教會標示的T恤衫。你若要問他們甚麼,他們會說:「去問邵俊。」

邵俊是這個磐石教會的主持。他中等身材,濃眉大眼,戴著一副眼鏡。看上去是一個學者的模樣,溫文爾雅,卻侃侃而談。在說明了這個條幅「挺川(特)滅共」的含義後,邵俊補充道,「我們不是為反共而反共,而是因為共產黨背後就是那個魔鬼撒旦的邪靈,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惡恐怖組織,所以一定要消滅它。」

旁邊的一個王姓教友插了一句:「我走過紐約很多教會,唯一敢於站出來反共的只有這個教會。所以我來參加了,這是一個信神、反共的教會。」

反共連儂牆的起源

2017年6月3日,紐約法拉盛基督教磐石教會的主持邵俊一個人來到法拉盛圖書館前的小花壇旁。這個花壇高出地面幾個台階,在鬧市區一個V字路口的角上。

邵俊前後看了一看,支起兩張桌子,在桌子之間掛上一條橫幅,上面寫著兩行大字:「紀念六四、結束腐敗邪惡專制;認罪悔改、祈求上帝人民寬恕」。

邵俊掛好了橫幅,就拿了一小疊傳單,站在桌子前,朝著往來的行人遞了過去。這小花壇前的獨人一條幅就是到目前為止已堅持了四年的被稱為「反共連儂牆」的最初的樣子。

2017年6月邵俊為紀念「六四」掛出的第一個條幅。(受訪者提供)
2017年6月邵俊為紀念「六四」掛出的第一個條幅。(受訪者提供)

「2017年的『六四』是一個契機,我受到上帝的啟示,要走出來把中共的邪靈本質揭露出來。」邵俊說,他在當年寫過一篇紀念「六四」的文章。

文中寫道,二十八年前,正在讀研究生的他和所有的同齡人一樣,對中國共產黨還存有幻想,他們祈求「偉大、光榮、正確」的黨賜予人民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結果是,那「親愛的媽媽」端起衝鋒槍,將一粒一粒的開花彈射入了熱血青年的胸膛,然後開著坦克把「祖國的花朵」壓成了肉醬。

「『結束共產黨的獨裁暴政』!這是我們二十八年前沒有喊出的話,我今天要把它喊出來。」他寫道。

邵俊出生在浙江杭州,父母是杭州的知青,分別下鄉到義烏和東陽,爺爺奶奶把他扶養大。他從小學習優秀,八三年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浙江醫科大學。因為他小時候體弱多病,所以他選學藥學專業。

邵俊從小就聽《美國之音》短波節目,內心嚮往著科技發達的美國,所以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自學英語。因為目睹了農村家的小孩窮到穿不上褲子的生活,年小的他就立志長大後「當科學家,造福中國百姓」。

一九八九年六四的時候邵俊正在中國藥科大學(原南京藥學院)讀研究生,他帶頭組織同學上街遊行示威。邵俊從小到大一直都是學生幹部。大學時是學生會主席,共產黨找到他,要發展他入黨。邵俊內心對共產黨極其反感,屢次拒絕。

到了大學三年級的時候,他實在扛不住上面的壓力,就寫了一份入黨申請書。但是他在申請書中明確聲明,他入黨的動機是「要改變黨的顏色」。最終,那個用上億國人鮮血染紅的共產黨當然沒敢讓這個直言不諱又「心懷叵測」的青年入黨去改變它血腥的紅顏色。

自從2017年為紀念「六四」第一次走上街頭之後,只要是天氣允許,邵俊每個星期日都要到法拉盛圖書館前掛橫幅,發傳單。後來他掛起了一條寫著「共產幽靈、迷惑萬眾、神必審判」等字的橫幅。他說,「作為一個基督徒,反對中共邪靈不是終極目標,讓人遠離罪惡,歸向神得拯救才是。因這世界和其上一切的人和事都要過去,唯有神的天國才是永遠長存的。」

2017年邵俊在法拉盛圖書館前的小花壇下的一人一條幅後來發展成現在的每周日的反共連儂牆。(受訪者提供)
2017年邵俊在法拉盛圖書館前的小花壇下的一人一條幅後來發展成現在的每周日的反共連儂牆。(受訪者提供)

邵俊經常遇到冷漠或帶著嗤笑表情的行人,還常常受到中共的攻擊。那年7月的一個周末,邵俊一個人站在橫幅前面發傳單。他把傳單遞給一個看似在附近閒逛的中國男人。那人非但沒有接傳單,反而狠狠地朝邵俊手上的傳單吐了一口痰。

有一天,另一個人叼著煙走到邵俊的橫幅前面,指著「共產幽靈」幾個字說,「你侮辱我」。邵俊問他:「你是共產幽靈?」那個人就伸出一根中指,破口大罵。

還有一次,邵俊正在搭橫幅,一對男女就衝了過來,一下子把他的手機打落在地,嘴裏還罵罵咧咧。他撿起手機想拍下來這兩個人。二人就匆匆走了,那個女的惡狠狠地對他說:「跟過來啊,打死你!」

「這些人都是被共產邪靈控制的人。」邵俊說,「你揭露共產黨的邪惡,他們就感覺罵到他們了。」

邵俊和教會的人搞活動時,幾乎每次都會遇到這種中共的爪牙,他們有時候甚至會圍上來集體攻擊教會的人。

同年的7月15日傍晚,一個姓陳的年輕教友來接替邵俊,在桌子前值班發傳單。他一個人正在那裏發的時候,一幫人圍了上來。這些人撕碎傳單,衝著這年輕人大罵:「你這沒良心的東西!漢奸!賣國賊!」並威脅到:「要是在中國早就把你弄死了!打死漢奸!回中國小心不知道是怎麼死的!」又有一個女人大叫:「你們是法輪功!」

說起法輪功,邵俊說,在過去的幾年中,他一再被別人說成是「法輪功」,因為人人知道,受到中共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這麼多年來一直在講真相、反迫害。

「在反共這件事情上,我認為法輪功很榮耀。因只要有人反對邪惡的共產黨,首先就被認成是法輪功。」他對周圍的朋友們說,「他們在做著一件正義的事情。」

在邵俊攤位的邊上,就是法輪功學員的「退黨點」。幾年來他一直和法輪功學員們做鄰居。「我很同情他們的遭遇。他們經常和我聊天,也很支持我。」

自從1999年中共發動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鎮壓後,全球的法輪功全員就開始了堅持了二十多年的講真相活動。特別是在2004年11月海外中文獨立媒體《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社論後,法輪功學員又開始了號召中國人退出中國共產黨各種組織的「勸三退」活動。法拉盛當地就有五個幫助國人退黨的服務點。這些地方一直受到中共特務的騷擾和攻擊,2008年5月份達到了高潮。

在那次邵俊的教會兄弟被圍攻的九年前,法輪功學員在同一個地方遭到中共打手的拳打腳踢,有人頭部流血。時任中共紐約領事館總領事彭克玉承認,他在現場坐鎮指揮匪徒暴力打人。後來法輪功學員將肇事者告上了法庭。

但是一直到今天,中共餘孽遠沒有除盡。2017年那次對教會人員的圍攻一直持續到晚上九點多,直到警察來了才逃散。一個路人看到當時的情形,問過這樣一句話:「『大審判』觸動了誰的神經?」

2017年中共特務對磐石教會反共攤位的圍攻。(受訪者提供)
2017年中共特務對磐石教會反共攤位的圍攻。(受訪者提供)

「觸動的是邪靈的神經。《聖經啟示錄》裏面講到:有一條大紅龍在天上被打敗之後摔到了地上,就暫時掌控了世界」,「名叫魔鬼,又叫撒旦,就是來迷惑普天下人的。」邵俊說,他也把這話寫在了傳單上。「那麼看當今世界,是誰自稱為『龍』的傳人?而且同時又是以紅色代表自己?——就是中國共產黨。」

站出來反共的教會

邵俊因為八九學運的事情,雖然最後很幸運地受到「免於處分」的結果,但是畢業時學校不給他安排工作。其實當時的研究生很少,都是學校中的佼佼者,畢業後都被分配到重要單位工作。沒有分到工作,邵俊就繼續一門心思想去美國留學。他找親戚辦了一個海外親屬關係,躲過了中共當時對研究生規定的「必須為國家工作五年」的限制,憑著托福和GRE高分和優異的本科和碩士成績,於1993年來到新澤西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攻讀博士學位。

「我小時候想來美國學習,是想學成後救國救民;可是到「六四」之後,我已經沒有了當年的理想了,這時候來美國完全是為了自己。」邵俊說。

他剛一到美國,就碰到了教會的人。他們熱情的幫助讓他在異鄉感受到了無比的溫暖,而且那些關於生命之道的話觸動了他心靈的深處,引起他深深的思考。他想起了一段往事。

邵俊記起了自己的曾祖母阿太去世時候的情景。人們來他們家幫助辦喪事。在吃了豆腐飯之後,半夜時分,鄰居們就把他阿太的棺材往大板車上一放,車就沿著小巷拉走了。小邵俊跑到牆門外面,一直看著裝阿太的大板車在昏暗的路燈下一路遠去,最後消失在夜幕之中。

「我當時心裏很恐慌。我在想,過幾十年我也會這樣,做人一點意義都沒有,我父母不生下我就好了。」當時只有7、8歲的邵俊躺在江南那種用毛竹編成的密席上,翻來覆去睡不著,連續幾個晚上都失眠了。小小的年紀,竟然在深更半夜思考人生的意義,他越想越對未來充滿恐懼。「實際上,人從娘胎裏生出來就是走上了一條死亡之路,越長大離死亡越近。只是我們對死亡的臨近,都裝作視而不見,因為太絕望了。因為我們偏行己路,陷於罪中,不知道有位創造生命的神,而神卻可以把我們帶入永生。」

邵俊的靈性開啟,認為萬物是神所造,並認識到自己是個「罪人」,於九四年受洗成了一名基督徒。與此同時,他轉入西維珍尼亞大學繼續攻讀藥劑學博士。「在神的幫助下」,他只用了三年半的時間就獲得了博士學位。在強生公司做了一年多的博士後之後,他於2009年來到了紐約市皇后區聖約翰大學,做了一名教師,四年後晉陞為終身副教授。到現在他已經執教21年,培養了數十位碩士和博士生。

2017年在圖書館小花園前豎起來的那條橫幅,到了第二年「六四」紀念日的時候就變成了幾條橫幅;等到2019年「六四」三十週年的時候,小小的三角地已經容不下他們的宣傳展板了,參加的人也越來越多。

於是邵俊就把活動地點搬到了目前這個地方。這樣圖書館的大樓一側都可以掛上標語和展板。來此表達反共聲音的中國人增加了很多,包括民運人士、訪民等各個群體。

每周日磐石教會的教友們都在法拉盛舉行反共主題活動。(受訪者提供)
每周日磐石教會的教友們都在法拉盛舉行反共主題活動。(受訪者提供)

「去年『六四』我們搞了十天的活動,後來就連上香港反送中運動了。我就跟大家商量說:『我們一定要支持香港!』所以橫幅也換成了香港的主題。」邵俊說。

今年一月,從武漢傳來瘟疫,邵俊立即意識到這個病毒的來源和傳播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所以就製作了一個橫幅,把此病毒稱作「中共的生化武器」。他在橫幅上寫道:「武漢肺炎病毒超級生化核武器、全民起義推翻中共邪惡暴政!」

中共病毒爆發後邵俊製作的橫幅。(受訪人提供)
中共病毒爆發後邵俊製作的橫幅。(受訪人提供)

邵俊對「中共背後就是撒旦」的認識,成形於2000年開始的一件事。當時另一位紐約市的基督徒李世雄成立了一個旨在曝光中共迫害大陸基督徒的「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邵俊在其中幫助做秘書及翻譯工作。

他們收到了來自大陸的成千上萬個基督徒被殘酷迫害的案例。其中很多人被打死、打殘,被酷刑,女信徒被輪姦,還有人的屍體被「縫得像麻袋一樣」,表明受害者生前曾被開腸破肚。

「我們知道,中共活摘器官從七、八十年代就開始了。對法輪功迫害之後,法輪功學員成了龐大的器官來源。後來活摘器官移植成了一個產業,一個吞吃活人的產業。」邵俊說,「中共就是一個吞吃活人的惡魔!」

而對著這樣一個橫行於世的吃人魔鬼,號稱是信仰團體的教會中卻鮮有站出來反對的。邵俊他們曾經拿著這些中國大陸基督徒被迫害的血淋淋的案例,與各個教會聯繫,希望能到各個教會中去給他們講國內那些兄弟姐妹的非人遭遇,請自由世界的基督徒伸出援手。

可是他們遭到了絕大多數教會的拒絕。「人們很冷淡,不僅不關心那些被逼迫的基督徒,還不讓我們去講;不光反對我們講中共的罪惡,還要為中共臉上貼金,為其歌功頌德,誤導信徒,維護中共的邪惡。」邵俊說。

面對這種情況,邵俊和李世雄兩人決定自己組織聚會小組。幾年之後的2013年,他們正式註冊成立了這個獨立的小教會——紐約磐石教會。

磐石教會吸引了一批真正認識到中共的邪惡,並敢於站出來反共的基督徒。在今年磐石教會的一次反共連儂牆活動中,一個姓林的教友說,他和其他人一樣,就是看到這裏的人敢於反共,就選擇了參加這個教會。

他說:「神要我們『行公義』。『行公義』你要『行』出來。中共這麼大的邪惡、罪惡在世上橫行,你都不敢站出來發聲反對,你叫甚麼信神呢?」

磐石教會和紐約民主力量今年8月在曼哈頓時代廣場舉行的支援香港活動。(受訪者提供)
磐石教會和紐約民主力量今年8月在曼哈頓時代廣場舉行的支援香港活動。(受訪者提供)

邵俊相信,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了人,給每個人的內心都安置了良知。有些人雖然不認識神,卻按照良心來做事,比如大陸的良心犯,他們就受到魔鬼撒旦的打擊。這種打擊是各種形式的。

李世雄在多年前的一次新唐人電視台的採訪中,把中共對他實施的無形恐嚇稱為一種「秘密力量」。「(中共)不希望把真相,就是這個政權迫害老百姓,不管是迫害宗教,還是迫害氣功組織,還是迫害法輪功等等真相傳出來。誰敢說出真相,誰就是它的敵人。」

他說,「為甚麼叫秘密力量呢?就是它是隱形的,是你看不見的,完全是秘密的。可是他的確在威脅著你和你的家庭。它隨時隨地會出現,隨時隨地也會消失。」

李世雄說,「這個秘密力量,你不從事正義的事業,就沒有辦法發現它,它不會對你起作用,因為你不是它的目標。秘密力量的存在主要是想限制和恐嚇那些從事正義事業的人們。」

邵俊和他的教友們在揭露中共邪惡的正義事業中,不斷地受到魔鬼明裏暗裏的襲擊。這些人有時候是那些街頭對好人進行謾罵暴力攻擊的「路人」,有時候卻是「基督徒」。

有教會裏的人責問邵俊:「你們是信耶穌的,怎麼還搞政治?」;「《聖經》上說了,『你要順服在上執政掌權的』」;「耶穌講『愛』」。

而邵俊卻認為:「我們首先應當順服的是神,不是讓你去順服邪惡的政權。其實,信仰上帝最根本、最起碼的就是按照『良知』行事。我們每個人心裏都有良知。惡人心裏也有良知,只不過他蒙昧了良知,出賣了良知。一個基督徒必須要有道德良知,否則你根本不配說自己是一個基督徒。」

邵俊認為,按照聖經中所講,現在到了末世,善與惡的爭戰異常激烈。人們在善與惡之間的選擇也更加困難,很多人已經分不清善惡。

「很多教會非常腐敗和墮落,他們到處講『愛』,而不講『公義』。但是上帝最後要按照『公義』和你的行為來審判你。他們講『愛』,其實他們愛的是中共,是魔鬼撒旦。對於被中共迫害的人,你怎麼不愛呢?香港這一年多下來,有多少年輕人被殺戮、被暴打、被強姦,你都不敢站出來譴責中共,你的愛哪裏去了?

「在中國大陸,多少無辜的人被欺壓剝奪,被關在監獄裏,被酷刑,被謀殺,被活摘器官,你卻無聲無息,你的愛哪裏去了?——你的心裏根本沒有神的愛,你愛的是魔鬼。」

他相信,「從一開始人就一直在上帝與魔鬼的爭戰中,也就是在善與惡的爭戰中,公義與邪惡的爭戰中。就看你選擇站在善的、公義的一面,還是選擇站在邪惡的一面、跟著魔鬼跑。越到末世,爭戰越激烈。因為魔鬼知道它的時間不多了,所以越加猖獗。這個世界就越來越邪惡,越來越敗壞,爭戰也會越來越激烈。中共的崛起和這個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都是魔鬼撒旦的作為。只有依靠神,才能戰勝邪靈!」

目前美國大選在即,共產邪靈操控的極左社會主義勢力越來越瘋狂的時刻,邵俊打出「挺川(特)滅共」這個標語。他說,這個時候支持特朗普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這不是兩黨之爭,乃是一場正邪大戰。是選擇歸回神、還是離棄神的爭戰;是選擇讓美國再次偉大,還是敗壞下去的爭戰。

「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這是以基督信仰建立的國家,先輩們都是虔敬的基督徒,所以蒙受了神極大的祝福,在短短的時間裏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他說。「但是近幾十年來,美國嚴重偏離了真道,以所謂的政治正確替代了神的公義,陷入了人的私慾和魔鬼的迷惑之中,同性戀合法化就是一個典型。」

所以,「只有歸回神,美國才能再次偉大。特朗普就是帶領美國回歸傳統信仰的總統,也是魔鬼撒旦的死敵。縱觀全球,只有美國可以抗衡中共;也只有在特朗普的帶領下,美國才敢與中共抗衡,因為美國的許多政要人物,包括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早就被中共用錢色制服了。」

今年9月27日,磐石教會和支港聯、紐約民主力量等組織聯合舉行了大規模的「挺川(特)滅共」的集會和遊行,除了教友、民運人士、訪民外,著名的「依法滅共」的倡導人袁弓夷和眾多港人也參加了活動。

邵俊在2020年9月27日挺川(特)滅共的集會上。(受訪者提供)
邵俊在2020年9月27日挺川(特)滅共的集會上。(受訪者提供)

邵俊身穿一件寫著「光復香港」的黑色T卹,在台上帶領禱告。希望美國從上到下能認罪悔改,重歸上帝;希望中國人民能認識到,中國已經被中共帶入了罪惡深淵,只有認罪悔改,遠離罪,才能讓中國成為真正的「神州」。

「一切有良知的、正義的人們都應該站起來,反抗共產黨這個邪靈,除滅這個邪靈!」邵俊說著,揮動著手臂。他內心坦蕩、充實,正義凜然,因為他知道,他正在做著「蒙上帝喜悅的事情」。

在堅持了四年的時間,經受住了共產黨的謾罵、騷擾和暴力攻擊後,磐石教會的反共連儂牆已經成為紐約市一塊堅強的反共陣地——一支在神的帶領下與邪惡征戰的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