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參議員、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主席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周六(10月17日)致函給聯邦調查局(FBI)局長,要求FBI在下周四(22日)之前回答,他們是如何處理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手提電腦資料的。

亨特是前副總統祖拜登(Joe Biden)的兒子。拜登目前是202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與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在11月3日大選中將爭奪白宮寶座。

約翰遜提到,他的委員會在9月24日收到「匿名舉報人」的信息,說手上有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留下的一台手提電腦。

隨後,約翰遜的委員會員工與舉報人聯繫,舉報人就是特拉華州一家電腦維修店的老闆伊薩克(John Paul Mac Issac)。

伊薩克表示,他已將(手提電腦)內容提供給了聯邦調查局(FBI),並展示大陪審團2019年12月9日簽發的傳票;而FBI卻對此回應說,他們「不會確認或否認委員會確定的任何信息」。

隨著拜登電腦門浮出水面,聯邦調查局處於非常尷尬的境地,因為從去年12月到今年10月,聯邦調查局有無調查此事?進展到甚麼程度?都需要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FBI需要在下周四之前回答六個問題

參議員約翰遜周六向聯邦調查局提出以下問題:

1. FBI是否拿到亨特手提電腦中的資料?如果是,FBI是如何以及何時獲得這些信息的?

2. FBI官員從位於特拉華州的一家企業獲得亨特手提電腦中的資料內容,是否屬實?如果是:

FBI首次檢查這些記錄是甚麼時候?
FBI是否已結束對這些記錄的審查?
FBI是否根據記錄審查發現了任何犯罪活動的證據?
FBI是否已確定記錄是在該電腦上生成的。是真的,或是以別的方式更改成的?
FBI是否確定這些記錄是由亨特生成的或寫的?
FBI是否已確定這些記錄是否是某人入侵亨特電腦的結果?

3. FBI為獲得信息,從美國特拉華州地方法院取得的大陪審團傳票,是否屬實?如果是,何時以及為何發出這一傳票?此信息是否是自願提供給FBI的?

4.您甚麼時候以及如何得知特拉華州的電腦維修店業主有一台亨特的電腦及其電子內容?

5.除了據稱是為回應傳票而提供的這些記錄之外,FBI是否有其它的亨特的電腦或來自亨特電腦的資料?

6.FBI是否了解其它聯邦機構是否持有亨特的電腦或來自亨特電腦的資料?

霍士新聞報道說,19名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周四(16日)聯名致信給FBI,詢問如果FBI事先已經獲得亨特的資料,卻沒有警告白宮,甚至將其扣留不轉交給特朗普的法律團隊,導致特朗普(在被彈劾過程中)的罪嫌加重,是「犯下重大錯誤判斷」,也違反了「信任關係」。

 

2020-10-17 FBI Wray letter by Herridge

拜登電腦門的幾個關鍵時間點

據電腦維修店老闆伊薩克的一位員工稱,亨特於2019年4月12日到修理店留下了三台手提電腦,只有其中一台被修復完成。

7月(送修90天後),客戶仍未回來取走電腦,店主又無法聯繫上客戶;因在維修電腦期間發現了令人不安的內容,店主害怕惹事、不想這台電腦被留在店內。

到9月,電腦維修店老闆伊薩克走進了FBI一處辦公室,並與一名幹員交談。(這部份的內容多家媒體的報道有部份出入。)

11月,當國會眾院民主黨人舉行特朗普—烏克蘭的彈劾聽證會期間,來自特拉華州威爾明頓(Wilmington)FBI辦公室的兩名幹員約書亞‧威廉姆斯(Joshua Williams)和邁克‧德埃拉克(Mike Dzielak)跟電腦維修店老闆伊薩克進行了交談。他向幹員提供了亨特電腦的一份硬碟,但他們拒絕隨身帶走。兩周後,他們帶著傳票回來、隨後帶走了硬碟。

伊薩克因FBI無後續動靜,他再跟幾位聯邦國會議員聯繫,也未獲得回應。

但在聯邦調查局(FBI)和國會沉默了幾個月後,電腦店老闆伊薩克2020年與前紐約市長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取得了聯繫,並向其律師提供了硬碟的副本。隨後,2020年10月,《紐約郵報》爆料亨特利用其父的副總統身份、與外國公司進行權錢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