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郵報》的觀點編輯表示,該報處理據稱屬於喬・拜登(Joe Biden)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硬碟中信息的方式「非常透明」。該報道包含了有關電子郵件,據稱證實了亨特與烏克蘭和中國(中共)官員進行私下交易。他呼籲讀者「自己去判斷,而不是在你有機會親自去閱讀它之前,讓報道為你下結論。」

該報編輯索拉博・阿赫馬里(Sohrab Ahmari)在周五(10月16日)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我們對自己所知道的和不知道的都非常透明。我們做了非常細緻的報道。然後在第二天早上將之發表了。」

這篇在本周早些時候發表的報道,迅速在各個社交媒體網站上傳播開來。然而,人們後來發現,推特屏蔽了這篇文章的發佈和分享,並增加了警告標籤。包括《紐約郵報》和白宮新聞發言人凱莉・麥肯內妮(Kayleigh McEnany)在內的一些分享了該報道超連結的用戶均發現,他們的帳戶遭到封鎖。

阿赫馬里補充說:「更令人震驚的是,推特甚至阻止人們通過直接消息和私人短信分享這個報道。」「所以我們一直在做的就是,講述我們的故事,講述我們的報道背後的故事。」

他表示,截至周五,推特「似乎至少解鎖了關於烏克蘭的最初報道。所以現在你可以分享它,你的觀眾可以找到它。」他補充說,「你還可以在我們的網站nypost.com上找到它,讀者可以自己去看這篇報道的深度和質量。」

該事件也引來推特行政總裁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本人的評論。起先,他在周三(10月14日)晚上表示,圍繞這篇文章被屏蔽一事,人們的評論很糟糕。

後來,多爾西承認「直接屏蔽文章超連結是錯誤的,我們更新了我們的政策和執行措施來解決這個問題。」他補充說,「我們的目標是嘗試添加背景,現在我們有能力做到這一點。」

推特最初聲稱,《紐約郵報》的這篇文章違反了其「個人和私人信息」政策,並違反了其「被黑客攻擊的材料」政策。「對被盜材料的評論或討論,比如涉及被盜材料但不包括或不超連結到被盜材料本身的文章,並不違反這一政策。我們的政策只針對被黑客攻擊內容本身的超連結或圖片。」

但是對於阿赫馬里來說,損失似乎已經造成了。

他表示,推特和面書限制了《紐約郵報》最初報道的傳播範圍。他評論說,推特和面書的這一舉動「恰恰表明,這些科技壟斷企業掌握了多麼大的、卻又無法負起責任的力量,我們今天的言論自由在這些平台上面臨著生死存亡」。「而且,你知道……如果言論自由是真實存在的,而且它很重要,那麼它必須在這些社交媒體平台上也是真實的。然而,實際上它似乎正受制於矽谷億萬富豪的個人奇想。」

拜登的競選團隊駁斥了《紐約郵報》關於拜登會見了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利斯馬控股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一位高管的報道。

拜登競選團隊發言人安德魯・貝茨(Andrew Bates)在周三對新聞媒體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媒體的調查,彈劾期間的調查,甚至兩個共和黨領導的參議院委員會的調查都得出了同樣的結論:喬・拜登執行了美國對烏克蘭的官方政策,沒有參與任何不法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