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之一《紐約郵報》本周放出拜登家族醜聞之後,左派媒體刻意忽視和不報道,以及科技巨頭推特和面書對郵報的限制、刪號處理等行為,引發美國上下震動。

此後,聯邦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立即決定馬上投票表決,向推特創始人及CEO傑克·多西(Jack Dorsey)發出傳票調查此事。

聯邦通訊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FCC)主席表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證的言論自由權利並沒有給大型科技公司以「特殊的豁免權」,並表示將與特朗普總統合作,立法保障社交媒體上第三方的言論自由。

以郵報為代表的媒體大聲抗議這種科技公司對言論自由的公然破壞。霍士新聞報道說:「這是美國建國245年以來從未經歷過的大規模新聞審查,對所有的人都構成威脅,民主制度只有在公民之間能自由交換信息時才能真正有效,然而我們已不再擁有這一切。這是美國的黑暗時刻」。

10月14日,《紐約郵報》刊發一篇報道,稱有證據顯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曾於2015年在其子亨特·拜登的安排下,與一家烏克蘭能源公司高管見過面,而這家公司就是亨特掛名白拿錢的那家公司。這個實錘消息顯示了拜登這麼多年來聲稱的他「對亨特的生意一無所知」是一句徹頭徹尾的謊言。

當天下午推特就封了紐約郵報的主帳號@nypost;面書也明確表示要限制這篇文章的傳播。

不僅如此,推特還因為其它著名的帳號傳播這篇新聞而把這些號通通都封了,如白宮新聞發言人的帳號;聯邦眾議院共和黨發佈新聞的帳號;特朗普競選團隊帳號等等,還有一些網絡大V想分享這篇文章的推文也發不出去。

而一些大的左派媒體對拜登的這個大料卻呈現出一片沉默狀態,CNN連這個消息的一條新聞都沒有;其它左媒也都是蜻蜓點水地報了一下推特的新聞。

全美譁然 眾人譴責科技公司的審查行為

全國上下對科技公司如此赤膊上陣審查言論都表示震驚與氣憤。總統特朗普在他(還沒有被封的)推特上寫道「這太可怕了」,並表示有意修改「通信法」中第230條對社交媒體公司的保護規定;一直批評科技公司對互聯網的壟斷的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克魯茲(Ted Cruz)以及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等人都發聲強烈譴責這種審查行為。

紐約郵報評論部編輯阿哈馬利(Sohrab Ahmari)在一份也被阻擋的沒有發出的推特中表示「這是一場數碼內戰」。

郵報編輯委員會發聲明表示,當前一段時間《紐約時報》引用匿名人士的消息來源報道有關特朗普的納稅問題時,沒有碰到這種待遇;而當他們基於大量證據報道拜登的消息時就被封殺,「真是虛偽」;他們指控「面書和推特不是社交媒體平台,他們是宣傳機器」。

霍士新聞主持卡森(Tucker Carlson)在直播節目中更是直言不諱地表示,從來沒有想像過在美國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它確實發生了。一個美國大報報道了一則總統候選人的消息,而且是一看就是準確的消息。

卡森說:「幾個控制美國媒體的技術壟斷者害怕這條新聞(拜登家族醜聞)可能會傷害到他們所支持的候選人,因此,就在大選前三周,他們對整個報道進行封殺,阻止公眾去看到這條新聞。」「他們沒有為此道歉,說這是因為某些原因的偶然事故——他們就是這麼做了,這和中國(中共)政府做的一模一樣。」

中國網友們也表達了一樣的觀點。如Jane at Rocky網友說:「他們變成了美國的自願防火牆。」網友James說:「推特和面書變成了中宣部了。」網友coke說:「都被中共滲透控制了。」

多西在14日晚上發了一個推文表示道歉,稱他們封郵報帳號的封號行為是「不可接受的」。但是截至發稿為止,推特上仍然找不到《紐約郵報》的帳號。

各部門採取行動

聯邦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表示,他們馬上要投票表決向推特CEO多西發傳票,讓他回應這件事情,稱社交媒體的行為「可能對19天以後的大選構成干擾」。

參議員克魯茲和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15日對媒體表示,他們將發出傳票,讓多西於10月23日出席一個聽證會。他們說,他們不肯定郵報的報道是否真實,他們強調的是「審查」。

格雷厄姆說,在指控特朗普總統的「通俄門」事件中,一個不可靠的英國間諜的消息在推特上廣為流傳並沒有被封鎖,而後來的調查證明特朗普是無辜的。

15日,美國通訊委員會FCC主席派(Ajit Pai)表示,他們要響應特朗普總統的要求,釐清法律條文,給予社交媒體用戶發表言論的法律保護。推特和面書曾經為自己辯護說,他們不是「發行商」,而是「公共平台」,230條保護他們「出於善意考慮對部份冒犯性內容進行限制」等行為。

派則在一份聲明中闡明,FCC對230條規定擁有法律解釋權。「社交媒體公司有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權利,但是他們沒有第一修正案的『特殊豁免權』來否定其它媒體機構,比如報紙和廣播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