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歐洲西北部的荷蘭,人口一千七百多萬,國土面積4.1萬平方公里,人口密度屬世界第4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荷蘭難以倖免,從今年9月起,確診病例更是一路飆升,引人關注。

中共病毒最初來源於中國武漢,由於中共與世衛組織(WHO)共同隱瞞疫情,致使病毒迅速擴散至全世界。到目前為止,全球有三千九百多萬人確診,一百一十多萬人死亡。全球各國問責中共病毒來源,並要求展開獨立調查。荷蘭疫情突變。可以說是有跡可循。

大紀元在3月10日刊登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指病毒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文中還提到:近40年來,從亞非拉洲發展中國家到歐美發達國家,共產邪靈的代表——中共,一直在以經濟利益為誘餌,用全球化、孔子學院、「一帶一路」等計劃為遮掩,通過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技等各種渠道向各國滲透,「引誘人遠離神、背叛神,達到最終毀滅人的目的。」

中共外長離開荷蘭後 疫情陡然攀升

8月25日至9月1日,中共外長王毅對意大利、荷蘭、挪威、法國和德國進行訪問。中共黨媒發文指王毅出訪歐洲5國,為的是「重塑中國形象」。奇怪的是,王毅離開後,荷蘭中共病毒確診病例直線上升,從9月份每日幾百人確診,到10月份開始每日幾千人檢測出陽性。16日這一天,確診人數達到7,984人。至今,荷蘭總確診人數為211,938,死亡6,708人,不到1百人就有1人確診。

8月26日,王毅與荷蘭首相馬克‧魯特(Mark Rutte)會面,並與荷蘭外長史蒂夫‧布洛克(Stef Blok)在會晤後舉行了聯合新聞發佈會。荷蘭政府隨後發表了布洛克向王毅提出了中國人權的問題,特別是關於香港和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人的人權問題,西方各大媒體均發文對此做了報道。而中共各媒體網站報的是荷蘭外長布洛克表示中歐關係十分重要。中共大外宣《鳳凰網》提到布洛克表示希望實現「互利共贏」的關係,荷方致力於達成中歐投資協定等等。

王毅歐洲此行可以說是冷遇不斷,步步驚心。在荷蘭,王毅代表中共政權確保以往與荷蘭合作的各項經濟、貿易等相關項目能否順利進行下去,以經濟利益為目的。

今年以來中共病毒在全球擴散,194個國家要求對病毒來源做出獨立調查,中共顏面盡失,形象一落千丈。其實,中共外長王毅想要通過此行「重塑形象」,選擇在海牙會晤荷蘭首相和外長,應引起荷蘭政府的警惕,真正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遠離中共,遠離災難。

中共覬覦荷蘭由來已久

荷蘭國家雖小,但是經濟發達,是西方十大經濟強國之一。它還是世界第三大農產品出口國和世界主要造船國,天然氣儲量豐富。許多公司位居世界5百強。

荷蘭水陸空交通十分便利,鹿特丹是世界頂級大港,吞吐量曾連續42年居世界第一。阿姆斯特丹機場為歐洲重要航空港,曾多次被評為世界最佳機場。荷蘭自古就是貿易強國,有「歐洲門戶」的美稱,至今,對外貿易仍然處於世界領先地位。中共很早就將荷蘭視為重要的貿易夥伴,習近平上台後更是如此。

2014年3月,習近平對荷蘭進行國事訪問,提出「開放務實的全面合作夥伴關係」;2018年10月,李克強出訪荷蘭;2019年5月,王岐山訪荷;2020年8月底,王毅借歐洲5國之行訪問荷蘭。荷蘭與中共還簽訂了「一帶一路」意向書。

自從華為遭到美國制裁以後,依賴美國晶片的這個中國電信業巨頭就成了跛腳鴨。華為想要自制晶片,光刻機成了關鍵。目前,全世界只有荷蘭ASML、日本Canon和Nikon,以及中國的上海微電子裝備公司等四家公司可以製造,市場基本上由ASML壟斷,上海這家公司無法生產出高端的光刻機。荷蘭的ASML是當今世界光刻機市場上的絕對霸主,7nm以下製程的光刻機只有ASML能製造。因此,荷蘭ASML生產的光刻機對中共成了一件大事。

據彭博社報道,「荷蘭政府去年拒絕向ASML Holding NV續簽出口許可證,這是中方想要購買的一台極端紫外線(EUV)光刻機。用於製造尖端晶片的設備發貨許可證尚未發放。」ASML行政總裁溫寧克(Peter Wennink)說。

自由化下的信仰缺失、文化變異

風車、海堤、鬱金香、宮廷式建築等等,提到這些,人們對荷蘭這個彈丸小國有著奇妙的遐想。其實,荷蘭還是世界上對待毒品、性交易和墮胎都是最為自由化的國家之一,荷蘭也是全球第一個同性婚姻與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信仰缺失、文化變異,甚至還吸引了來自中國大陸的官員到荷蘭買娼縱慾。

看中國網站在2016年5月報道,天津食品集團副總經理高斌、天津市糧食局副局長李久彥等人在出訪歐洲時,到荷蘭阿姆斯特丹「紅燈區」觀光,全程19萬餘元人民幣費用由下屬企業公款報銷。而天津紀委在通報此事的時候,隱去了這些官員參觀阿姆斯特丹「紅燈區」的細節。眾所周知,在荷蘭,接受色情服務是合法的。

今年3月,由於中共病毒的擴散,阿姆斯特丹紅燈區即將關閉之前,在出售大麻的酒吧和脫衣舞廳,出現了大批民眾排起長龍,趕在商店關閉前搶購大麻。中國大陸的多家媒體轉載了這一消息。

《九評》編輯部出版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中寫道,隨著共產陣營的擴張,共產邪靈進一步推行其計劃。尤其是1960年代以後,東西方世人在道德敗壞的路上越走越遠。書中直指這「都是共產邪靈在全世界範圍內以破壞傳統、變異人類為目的」的。

「自那開始,中國社會的傳統文化基礎被徹底摧毀,道德下滑一日千里﹔在西方社會,搖滾、吸毒、性解放、同性戀、嬉皮文化、精神頹廢等等,開始大面積流行,嚴重衝擊著西方傳統文化的根基。」

中共自竊取政權以來,更換的歷任黨魁都與暴政密不可分,為維護獨裁政權,中共對內不斷地實施各種政治運動,殘害中國人民。從上世紀80年代起,中共更是打著「改革開放」的幌子,對外以經濟利益為誘餌,收買、利誘、滲透西方社會。尤其是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長達21年之久的殘酷迫害,以及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可以說是自掘墳墓。

近年來,荷蘭政府開始對中共人權採取了強硬態度,但隨著疫情的飆升,整個社會都應該重新認清共產邪靈極端惡毒的邪惡本質,不再為利益左顧右盼,與中共決裂,才能擺脫瘟疫。

正如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所述,「受利誘的國家和地區在與中共加強往來的同時,卻不知災厄也隨之而來,就像這一次的「中共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