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4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深圳經濟特區成立40周年紀念會上稱,中共的改革遇到了許多「前所未有的新問題」,複雜程度、敏感程度與艱巨程度不亞於40年前。習還稱,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外界分析認為,習近平所稱的遭遇許多「前所未有的新問題」,應該指的是中共遭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社會的圍剿與反制。

中共的種種行徑 招致國際社會圍剿

習近平在紀念會上稱,新冠(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使這個大變局加速演進;國際貿易和投資大幅萎縮,國際經濟、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發生深刻調整,世界進入動盪變革期。

習發出上述言論的背景是全球逐漸形成的抗共潮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0月9日表示,潮流已經扭轉,現在全世界的普通百姓和領導人都正在團結一致,嚴肅對待中共威脅。

去年武漢爆發疫情後,由於中共隱瞞疫情、並宣傳病毒沒有「人傳人」等虛假信息,導致疫情迅速傳遍全球,截至目前,全球已有逾3,854萬人感染,逾109萬人死亡。

為此,世界很多國家的組織和個人已經開始向隱瞞疫情的中共追責,要求中共政府賠償損失。其中,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明確表示,中共應該對大流行承擔責任。

澳洲參議員斯托克(Amanda Stoker)說,世界各國可以向國際法庭提出訴訟,以類似紐倫堡大審判的方式,讓中共當局接受審判。

而中共急於在疫情危機中扭轉自己的形象,開始在各國大搞所謂「口罩外交」,但事與願違,中共的口罩外交很快破產。失敗的主要有兩大原因。一是,中國製造的口罩偽劣產品多,很多不符合國家標準,被大批退貨;二是,中共口罩外交附加的交易條件,令許多國家難以接受。

同時,中共藉全球被疫情肆虐之際,頻繁在南海、東海、台海搞軍事活動,令南海、台海緊張局勢升溫;中共還與印度爆發軍事衝突,致使雙方軍隊都有人員傷亡。

中共還單方面不承認《中英聯合聲明》,並在香港強推《港區國安法》,剝奪港人的高度自治權。

中共的上述種種行徑,引發國際社會的普遍反制。不少國家已廢除了與香港簽訂的引渡條約,美國還取消了香港享有的特殊地位,美國還制裁了中國的不少高技術企業,如禁止向華為提供晶片,關閉了從事間諜活動的侯斯頓中領館,禁止軍方背景的學者到美國留學,禁止中共黨員入籍美國等。

同時,美國國務院高層還頻頻出訪歐洲、南美、中東、亞洲等地區,聯合盟友共同對付中國共產黨極權政權。其中,美國國務次卿9月訪台,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0月6日訪問日本,並與日、澳、印三國外長舉行四方會談,商討應對中共策略。

學者:中共的開放不會獲得成功

習近平在會上還提到中共將繼續開放,深圳特區要繼續辦下去。但是,他明確要求深圳調整以往以出口主導的發展方向,今後要以內循環為主體,產業佈局要更著重中國大陸內部市場。

在美國聯合盟友的圍剿之下,中國經濟被迫向國內市場尋找動力,提出「內循環」,「十四五規劃」也把所謂雙循環戰略作為核心,深圳特區調整產業方向是其重要一環。

中國獨立時政評論人吳強對BBC說,從習近平的講話來看,未來的特區建設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全面「改革開放」。

「越是強調特區,其實是越意味著在特區之外絕大多數地方要實行嚴格封閉的集權式管理,深圳批量授權自主權的方式意味著其它地方很難獲得這樣的(空間)。」吳強說。

吳強還認為,未來深圳等經濟特區還面臨一個難以解決的挑戰,「深圳作為一個特區,現在它已經不再是資本導向,而是技術導向。而中國現在面臨技術封鎖,這何以能夠成立?」

經濟評論員「金山」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開放的前提是法治社會、法治政府和法治市場,以此作為保證,來實現市場經濟的繁榮。但深圳不具備該條件,所以深圳特區「不是真正市場經濟,也帶不來終極的繁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