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高級國防分析師,前五角大樓顧問德裏克·格羅斯曼(Derek Grossman)表示,在中美積極加強與他國的外交關係的競爭中,美國表現很好,而中共破壞了與他國的信任,仍沒有甚麼真正的同盟國,只有幾個不可靠的合作夥伴,且它們之間也是互相猜疑。

格羅斯曼10月11日在《日經亞洲評論》上發文說,在競爭不斷升級的情況下,中美正積極加強其在印太及其它地區的外交關係。這種夥伴關係會帶來巨大優勢,從軍事基地的准入到有利的政治結果,以及潛在的貿易機會。

格羅斯曼:美國的外交表現很好

格羅斯曼認為,到目前為止,美國在外交上表現相當好。美國加深了與印太條約盟友澳洲、日本、菲律賓、南韓和泰國的關係。

他說,華盛頓與印度的關係取得了進展,並提升了與台灣的非正式夥伴關係,加強了與太平洋島國的接觸,並在東南亞大部份地區具有競爭力。美國保持該地區自由開放的印太願景也引起了西歐友好國家的共鳴,比如法國、德國和英國。美國也進一步與合作夥伴進行了多邊化協調。就在剛剛過去的一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東京會見了澳洲、印度和日本的同行,進行了四國最新一次討論,雖然沒有明確指名,但很明顯,回擊中國(中共)是他們的首要議程。

格羅斯曼:中共破壞了與鄰國的信任

格羅斯曼說,和美國相比,中國(中共)近年來破壞了與鄰國的信任。其好戰的語調、強硬的外交政策以及近乎持續的劍拔弩張,是其沒能贏得新朋友的原因。

格羅斯曼表示,中國(中共)仍然沒有同盟國,其僅有的夥伴關係多數是與那些不可靠、不重要的國家建立的,且中共與這些國家之間也是互相猜疑。

格羅斯曼舉了俄羅斯、北韓、巴基斯坦和柬埔寨的例子。

他說,即使中俄兩國通過軍事交流、秘密協議、聯合演習等方式,穩步加強安全合作,但兩國仍對對方深表懷疑。

莫斯科對北京在中亞的前蘇聯共和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以及中國(中共)在南中國海的主權聲稱感到不安。俄羅斯也希望中國(中共)遠離北極地區。此外,俄羅斯還向越南和印度提供軍事武器和支持,這兩個國家都對北京抱有戒心。

今年6月,中印爆發邊境衝突後,俄羅斯推遲或取消了與北京的S-400地對空導彈交易。換句話說,莫斯科有時似乎在與北京的利益作對。在沒有建立安全聯盟的情況下,如果北京受到攻擊,北京不應該期待莫斯科的援助。

格羅斯曼說,北韓是唯一一個與北京有類似安全同盟關係的國家。1961年,兩國簽署了《友好合作互助條約》,規定中方有義務在北韓受到攻擊時代表北韓進行干預。然而,習近平只在2018年3月才首次與金正恩見面,而且這次見面顯然是由於金正恩計劃在幾個月後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峰會所促成的。習近平很可能認為金正恩在核試驗和彈道導彈試驗上過於魯莽,而且對中方的支持不領情。

金正恩與美國接觸的部份原因可能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減少北韓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格羅斯曼認為,由於無法控制金正恩,北京從北韓獲得的地緣戰略價值也被最小化了。1961年的條約將於明年重新談判,其結果應能說明雙方關係目前的健康狀況。

除了格羅斯曼列舉的幾個國家外,伊朗與中共的關係也備受關注。中共是伊朗的最大貿易夥伴,也是美國去年5月對伊朗石油實施制裁前的最大原油購買國。

美國政府去年9月制裁中國實體和個人,理由是他們明知故犯,違反伊朗制裁令,從伊朗輸出石油。

「中國(中共)需要石油以及與反美的國家建立夥伴關係,伊朗是滿足這兩項需求的最佳選擇。」邁阿密大學(University of Miami)政治學教授朱諾·特費爾·德雷爾(June Teufel Dreyer)說。

中共政權長期以來向伊朗提供武器,包括戰鬥機、地對空導彈系統、反艦導彈和攻擊潛艇。根據美國國防情報局2019年的報告,聯合國對伊朗的武器禁運原訂於2020年10月解除,而伊朗已經在評估和討論從俄羅斯和中國(中共)購買軍事硬件。

但當中共病毒在全球傳播後,伊朗衛生部官員兼冠狀病毒防疫工作小組成員米諾·莫拉茲(Minoo Mohraz)對中共官方通報的疫情數字表示懷疑。衛生部發言人卡諾什·賈漢普爾(Kianoush Jahanpour)還痛批中共通報的疫情數據是「殘酷的笑話」。

格羅斯曼在文章最後總結說:「無論如何,與美國相比,中國(中共)的朋友肯定沒有那麼多,也沒有那麼可靠。隨著大國競爭的不斷加劇,這對北京來說是一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