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著斗笠,頸肩繫著一條棉織的毛巾,雙手套著一對黑色的手袖,在每日尋常的上班途徑,他也只是路邊常見的一幅風景而已。

約莫六十幾歲的年紀吧!

應該是職場退休的歲數,不然怎麼有那麼多的閒暇拈花惹草呢?看這一池的蓮園美色照顧得真好,不僅僅吸引許多路人過客的目光,連蜂蟻蜻蜓都時時駐足,那群蝶共舞流連忘返的畫面更是好攝之徒的最愛啊!

這些日子,因為公司的事情忙碌,致使每日驅車路過於此幾乎都無視這片美景的存在!所以在這個周末特別起個清早,帶著久未使用的數碼相機,特意再度造訪此處。

只見他,彎著腰在澆灌著池畔種植的一系列太陽花,欣喜望見那些粉紅、桃紅、鵝黃三種顏色的花卉,含著露珠在太陽底下爭奇鬥艷的模樣真是惹人垂愛,若與那一池的夏蓮比擬,應是新關公路上最美麗的配角了。

他見我拎著相機,定是來此處拍攝蓮花的,於是熱心地向我介紹著池裏的花種:「這些桃紅色的叫作子時蓮,花開於夜間,若時間到了正午,你只能看見她們的一臉睡相了。這些紫色的是香水紫蓮,花朵本身擁有一種淡淡的清香,最適合供佛。而那些粉紅的、嫩白的……」他口沫橫飛且耐心地為我細膩介紹著蓮園的一切,彷彿我倆的情誼已經熟識許久一般。

他繼續說著:「相逢何必曾相識?既是愛花人,彼此惜花的心念應該相同,我告訴你呀,這裏的蓮花一年四季各具風韻:春有凝翠;夏有嬌豔;秋有厚重;冬有淒美,一歲一枯榮的景象只是枝葉的虛相,我們要學習的是蓮根的精神,哪怕逢遇幾番輪迴,榮茂之心永遠不死。」

佛教對蓮花有「夢幻空花」之說,宋朝宏智禪師臨終時,曾寫下一偈:

「夢幻空花,六十七年。

白鳥煙沒,秋水連天。」

人生如夢般虛幻,如花般易逝,每天上班我都會經過的蓮園,怎奈常與多數路人一樣,總是錯過了身旁這一幅美麗的景致,人生到底還能讓自己空過幾回呢?

眼前這一幕景致極像一幅圖畫,也像是一本詩集,突然想到哲學家湯瑪斯說過:「閱讀所獲得的最大快樂,是好像透過一面鏡子,看到自己的心靈。」而當下的我,正在閱讀一面人生風景,扉頁裏有醉人的睡蓮;有夏日的香氣;還有自己消失許久又重新浮出水面的文學靈氣。

達爾文說:「無論多麼不重要的一件事,只要樂在其中,都會獲益無窮。」當我放下心中的紛紛擾擾,重新提起數碼相機的同時,對這一句話已經深信不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