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中共不斷利用國際組織暗地裏推廣自己的意識形態和政策理念。最近,美國眾院發佈報告,曝光中共在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種種滲透手段,並提出全方位應對策略。美國媒體也對中共滲透聯合國的行為進行了闡述。

9月30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中國工作組」公佈了一份調查報告,針對有關中共的82項關鍵發現提供了430項政策建議,其中一項發現為:中共正在採取協調一致的策略以推翻美國在二戰後組建的國際體系,以推進其意識形態和地緣政治優勢。

眾議院的報告指出,中共尋求安插自己挑選的人員擔任聯合國重要職務,並重新定義由聯合國負責維護的規範。

中共是如何具體操作的?《華爾街日報》9月29日報道詳細描述了中共利用各種不平等的、賄賂威逼的方式,將中共人員安插到聯合國關鍵職位的種種行為。

劫持聯合國機構 扭曲國際民主理念

今年3月,中共贏得了由五國組成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核心諮詢小組成員的席位,該小組負責選擇聯合國人權調查員。當6月底中共對香港實施新的《港區國安法》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此進行了表決,有53個國家支持中共的鎮壓行動,只有27個國家批評該法。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稱,這是中共控制聯合國機構朝著中共目標前進的一個最新例子。中共充份利用聯合國為其獨裁政策助威,給美國及其盟國帶來了難題。蘇聯解體後,西方民主國家期望聯合國能成為促進全球民主與人權的機構,但現在,中共正在利用聯合國幫助中共宣揚替代西方民主的意識形態。

在聯合國的15個專門機構和團體中,沒有其它國家領導著一個以上的聯合國機構,但中共代表卻佔據了四個聯合國機構的領導職位,該四個機構分別為:國際民航組織、國際電信聯盟、聯合國糧農組織、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

位於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外的各國旗幟。(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
位於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外的各國旗幟。(NICHOLAS KAMM/AFP via Getty Images)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指出,這些領導職位使北京能夠塑造國際規範和標準。比如國際民航組織在疫情報告中把台灣列為中國省份之一。國際電信聯盟的秘書長趙厚麟鼓吹中共的5G技術,為華為和中共辯護,並推動制定一項新的互聯網協議,該協議稱西方政府將允許更多的監視和審查。

美國眾議院報告提到,這些中共支持的人員毫不掩飾地詆毀對聯合國官員所要求的中立性。有一次,前聯合國副秘書長吹牛說利用聯合國安全人員來驅逐維吾爾人參加聯合國的研討會,他說:「我們必須堅決捍衛祖國的利益。」

美國官員表示,特朗普政府認為聯合國系統已被分割成華府應努力挽救的部份和已無法修復的部份。今年7月,美國政府宣佈將退出世界衛生組織,並表示世衛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開始時對中共的遵從使該病毒得以傳播。

印度外交部高級政策顧問阿肖克・馬利克(Ashok Malik)表示:「中共的意識是:這是『我們的』時刻,我們需要控制這些機構。如果你能控制這些機構的重要槓桿,就能影響規範,影響思維方式,影響國際政策,你就能灌輸你的思維方式。」

利用聯合國聲譽 推廣擴張政策

國會眾議院報告指出,中共正在採取廣泛的努力來劫持聯合國系統,以服務於中共的利益,使共產黨意識形態合法化,並為其腐敗交易增添可信度。

近年來,中共大力推動「一帶一路」項目,國際組織自然也成了中共推動該項目的舞台,大約30個聯合國機構簽署了支持「一帶一路「的備忘錄,其中包括自2013年以來一直由中共領導的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

《華爾街日報》報道指出,中共可以藉此來宣稱,「一帶一路」是得到了聯合國認可的善舉。但事實是,這些項目由中共國家營運,主要使用中國公司,並常常使窮國負債纍纍。

研究「一帶一路」的德國諮詢公司歐亞大陸橋(Eurasia Bridges)的創始人莫里茨・魯道夫(Moritz Rudolf)說:「中國(共)能夠使聯合國變得更加中國(共)化。它是系統地在做。」

近年來,中共大力推動「一帶一路」項目,國際組織自然也成了中共推動該項目的舞台。(大紀元資料室)
近年來,中共大力推動「一帶一路」項目,國際組織自然也成了中共推動該項目的舞台。(大紀元資料室)

鑽空、賄賂、威脅 中共為上位耍花招

中共利用聯合國的發展中國家規定,支付較低費用(2018年,中共為聯合國系統支付了13億美元,僅佔美國每年100億美元承諾的一小部份),卻用大筆的資金向非洲、太平洋和其它地區數十個發展中國家提供貸款和其它援助,以在聯合國建立投票集團,擊敗西方支持的候選人和提議。

美國國會眾議院的報告特別指出,2019年6月,一名中共候選人在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總幹事一職中獲勝,但中共是通過腐敗、一帶一路投資和貿易威脅以確保獲得選票,從而擊敗了民主政體支持的候選人。

《華爾街日報》報道指出,北京當時為尋求發展中國家支持中共提名候選人屈冬玉費盡心機。在烏干達,中共外交官在總統尤爾韋・穆塞韋尼(Yoweri Museveni)的農場莊園會面,並承諾如果他的政府支持屈冬玉,中共將幫助建造一座2,500萬美元的牛肉屠宰場和一家紡織廠。

喀麥隆提名經濟學家梅迪・蒙吉(Medi Moungui)角逐總幹事一職,當中共取消了喀麥隆所欠7,800萬美元的逾期債務後,蒙吉突然宣佈退出角逐。

美國官員說,在羅馬舉行的投票現場,中共派出了一個由80至100人組成的代表團參加,而典型的代表團只有十幾人。中共代表還將高倍數遠攝鏡頭帶到投票現場,對本應是秘密的投票進行了錄像。美國和歐洲官員說,在某些情況下,他們要求其它國家的代表為他們的選票拍照,以證明他們支持了屈冬玉。

屈冬玉的當選為美國及其盟國敲響了警鐘。

美國廉政特使遏制中共惡行

面對中共對聯合國機構的顛覆,美國一項反戰略是,在展示民主國家的力量,並重申民主價值觀、人權和法治的同時,連同其主要盟友,推動中共改變其行為,停止其改變聯合國的努力。

美國國會眾議院的報告指出,糧農組織大選後,美國加大了對付中共顛覆聯合國系統的努力。美國政府成立了新的聯合國廉政特使,以協調機構間的工作,以及與盟友的合作。美國政府對聯合國選舉採取了更加慎重的態度,開始努力支持更多的美國員工在聯合國工作,並提請注意存在於聯合國的陰險中共意識形態。

美國的努力已經帶來了成功,《華爾街日報》報道表示,美國及其合作夥伴進行了協調一致的競選,成功阻止中共接管第五個聯合國機構——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的領導權。

今年年初,美國、歐洲國家和印度等合作夥伴共同反對中共角逐設在日內瓦的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領導職位,該組織負責保護跨境版權、專利和商標。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書面聲明中說:「我們不能讓一系列違反知識產權規則的人領導世界知識產權組織。」

美國官員集中精力制定選舉規則,以避免中共採取在羅馬的那種侵略性行為。美國贏得了支持:限制投票室代表人數,並確保投票私隱。

在3月4日的投票當天,美國派出了兩個代表團。一個是六人投票室團隊,與駐日內瓦的外交官有聯繫。另一個由高級大使和高級官員組成的外圍活動團隊,目的是要使選舉保持短暫,不要讓北京有時間在一夜之間對各國施加外交壓力。該策略奏效了。

當選票投出時,新加坡的鄧鴻森(Daren Tang)在第一輪擊敗了中共的王彬穎,並在第二輪贏得了絕對多數。

針對中共的聯合國擴張,美國國會眾議院的報告提出了四項建議,其中包括:國會應通過聯合國透明度和問責法(UNTAA),打擊聯合國系統內的有害影響行動;國會應授權聯合國廉政特使一職,這是第一個特別專注於評估和應對聯合國系統中的惡性活動,並進行機構間協調和多邊應對的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