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信託公司——安信信託再次遭遇重大打擊。繼該公司實際控制人被刑拘後,中國銀行提供的近10億元借款已經處於逾期狀態。目前,這匹曾經的「信託黑馬」已有千億債務纏身。

澎湃新聞報道,10月8日,安信信託發佈公告稱,前期安信信託因業務開展需要,向中國銀行申請借款,截至目前中國銀行提供的借款本金中9.78億元(人民幣,下同)已經處於逾期狀態。

安信信託稱,作為增信措施,公司取得上述借款時已將所持有的部份金融企業股權質押給中國銀行。截至6月30日,上述質押資產帳面價值為11.19億元。同時,上海國之傑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上海國之傑)及高天國為該借款提供了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上海國之傑目前共持有安信信託52.44%的股份,為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為高天國。今年6月,高天國被上海警方以「涉嫌違法發放貸款罪」刑事拘留。

安信信託同時還發佈了另一則前期訴訟進展公告。公告顯示,安信信託新增3宗案件尚在審理中,1宗案件一審已撤訴,4宗案件已上訴;另外,尚在審理中的案件涉金額11.04億元,已撤訴案件的金額83.87萬元。上述案件中安信信託均為被告。

安信信託2020年半年報顯示,截至報告日,安信信託作為被告涉訴案件68宗,涉訴金額為217.63億元。其中,截至2020年6月30日,安信信託因提供保底承諾等原因引發訴訟40宗(存續),涉訴金額178.05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安信信託是中共第一批股份制非銀行業金融機構,成立於1987年,其前身為鞍山市信託投資公司。今年1月,胡潤研究院發佈《2019胡潤中國500強民營企業》,安信信託位列第352位。

第一財經報道,根據安信信託發佈的2020年半年報,截至今年6月末,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28.56億元,與去年同期的1.16億元淨利潤相比,下滑了24,776.57%。

若算上2019年度安信信託淨虧損的39.94億元,2018年度發生淨虧損18.34億元,2年半時間裏,安信信託淨虧損已達86.84億元。

曾經的信託黑馬千億債務纏身

安信信託的投資帝國崩塌其實早有跡象,最早始於項目爆雷。

一名投資者近日告訴投中網,自己於2018年7月購買了安信信託推薦的一款新農村信託產品,期限為7個月。原本應於2019年2月到期,但在當年4月,安信信託公佈該項目逾期,不能如期兌付。

其實,安信信託涉及的逾期項目遠不止一個。2019年6月,安信信託在回覆上交所針對2018年年報業績變臉時出具的問詢函中披露:截至2019年5月20日,公司到期未能如期兌付的信託項目共計25個。

不過,據21世紀經濟報道,今年3月,由安信信託300餘名投資者聯合發出的一封公開投訴信透露,「安信信託在施項目合計178個,其中超過150個項目不能按期兌付(含未到期但確定將逾期),佔項目總數85%以上,涉及資金超過1,300億(未得到官方確認),幾乎全軍覆沒。」

另據財新網報道,截至2019年末,安信信託的主動管理類信託產品1,500多億元,其中五百多億元已逾期。

安信信託等15家金融機構為「假黃金」背書

今年6月,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武漢金凰珠寶被媒體曝光以銅鍍金的「假黃金」抵押,以獲得逾160億元貸款。

金凰珠寶採取「黃金質押+保單增信+政府背書」的融資模式,先後以83.03噸「假黃金」作為質押,分別向安信信託、四川信託、民生信託、恆豐銀行、東莞信託等全國15家金融機構融資二百多億元。

近年來,受中美貿易戰以及今年疫情的影響,中國信託行業的風險資產規模逐漸增加,而逾期的信託產品更是比比皆是。在安信信託、四川信託的連環爆雷餘波還未過去,總部位於江西南昌的雪松信託也遭遇投資者的集體維權。

據信託業協會官網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信託行業風險資產規模為5,770.47億元,較2018年末增加3,548.6億元,增幅159.71%。

另一方面,受房地產市場被嚴管所影響,不少房地產信託業務也相繼逾期,這其中以中小房地產公司所受影響最為明顯。

時事評論員金言撰文表示,信託業務風險近年來呈逐年上升趨勢,接連不斷爆出的驚天大雷,將產生無法控制的多米諾骨牌效應。隨著中國經濟下行速度的加快,過去靠造假和虛假數字掩蓋的各種金融風險和危機也將全面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