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躲避中共迫害,去年年底,山東維權人士界立建穿越非洲逃亡至美國。此前他在非洲陸地走了七個多月,切身體會到非洲人的善良、純樸,但中共卻給非洲帶來了貪污、腐敗,破壞生態環境和殺掠野生動物等。

接上文:

躲避中共迫害 界立建:靠好心司機走出非洲

界立建談非洲經歷:中共摧毀非洲人純樸心態

2017年7月,中共在吉布提設立軍事基地,是中國在海外的第一個軍事基地。成為中共海軍的後勤保障和補給基地,也被指為走私開闢了新通道。

位於市吉布提市中心的中國超市,以及超市牆上掛起中共援助非洲的所謂輝煌成果。(受訪者提供)
位於市吉布提市中心的中國超市,以及超市牆上掛起中共援助非洲的所謂輝煌成果。(受訪者提供)

界立建認為,全世界很多國家,已經認識到共產黨是一個邪惡的、與文明背道而馳的、一個非常醜陋的邪黨組織,很多發達國家、包括南美洲國家已經不會被它忽悠了。中共就只能把這個非洲作為最後一個功課,作為一個共產堡壘基地,它是這樣做的以及這樣實施的。包括吉布提海軍基地,這個部隊影響到整個東非和南非地區。

商人與部隊勾結走私

中國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象牙交易市場。界立建說,「中國人愛象牙,包括鹿茸,都喜歡。在東非肯雅、埃塞俄比亞,(就出現)獵殺野生動物(的現象),那麼這些象牙、這些野生動物的一些產品靠甚麼運回中國去呢?」

他透露,「在早期,因為一直給海關做賄賂,關鍵時刻拿錢來買海關,能行得通。這些年世界各國、動物保護組織共同抵制,非洲國家慢慢也意識到這個形勢,那麼中共現在就是把偷的這些象牙也好,野生動物的產品也好,他們通過在吉布提駐港部隊這個軍艦的官兵,這樣一步一步輸送到國內去。所以說它是一個駐港的軍隊,其實它也是一個官商勾結,商人與部隊領導勾結、走私的一個重要的途徑。」

2014年1月27日,上海達之路集團在吉布提設立「經濟特區」。這是中國民營企業首次被授權在非洲國家設立「經濟特區」,「吉布提經濟特區」成為中非合作案例。

界立建指證,「這個企業與中共吉布提解放軍關係密切。我加過一個中企人員的微信,他一直勸說我去找他,我怕中共設圈套沒去。那裏很多工人一邊工作,一邊尋找象牙和犀牛角等,再花高昂費用通過吉布提中共部隊軍隊運回國,利潤還是很可觀。」

中國在非洲的達之路「經濟特區」,經常被當地警察以搜查為名敲詐。左圖為達之路公司大門,中圖為警車上門搜查,右圖為中企人員在車上說警察又來公司敲詐了。(受訪者提供)
中國在非洲的達之路「經濟特區」,經常被當地警察以搜查為名敲詐。左圖為達之路公司大門,中圖為警車上門搜查,右圖為中企人員在車上說警察又來公司敲詐了。(受訪者提供)

2019年2月,坦桑尼亞最大城市達累斯薩拉姆一所法院經過三年多審理,裁定中國女商人楊鳳蘭走私等罪成立,判處有期徒刑15年。她被控在2000至2014年間,從坦桑尼亞向遠東地區出口800件象牙產品,案件涉及金額達250萬美元。

據媒體報道,楊被捕時在領導著非洲規模最大的象牙走私團夥。中國青年網發表《起底中國「象牙女王」楊鳳蘭:在非洲深耕近20年》一文說,上世紀70年代,楊被指派為中國援建坦贊鐵路工程的翻譯員。返回北京後,楊在政府的對外貿易部門工作。2012年,楊鳳蘭成為坦桑尼亞中非商會秘書長。

楊鳳蘭被捕後,中共喉舌《環球時報》曾替其喊冤,此後輿論一邊倒地支持判決。界立建認為,坦桑尼亞這個「象牙女王」就是中共拋棄的殉葬品。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也向《大紀元》表示,軍方的腐敗是超出人們想像的。上世紀90年代,走私最大的大戶就是軍方,軍艦走私,軍隊護航。後來才出台軍隊不許經商的政策,但留了口子,一直禁不下來。不光賣軍火,走私成為最大利益。而且軍方設了很多機構,對外進行情報收集。

薛馳表示,中共向全球擴張,非洲是一個基地,一個跳板。非洲對中共的重要性,包括人員和石油等資源、對外工業產品的輸出等。中國去搶過來大型工程建設,「一帶一路」政策非洲是重要落腳點。

界立建表示,中國企業還經常被當地警察敲詐,以搜查為名,不給搜查就給錢。「中國企業內情太多了,當地警察有的是理由去要錢。」他說,「吉布提屬於穆斯林國家,隨意吃豬肉對穆斯林是侮辱;僱傭本地人到處逮野駱駝吃;放牧的牛羊由於中共污染水源死亡……」

非洲的野駱駝。(受訪者提供)
非洲的野駱駝。(受訪者提供)

非洲孔子學院 輸出黨文化

孔子學院是中共文化輸出的重要策略。據中共國家漢辦官網數據,在非洲46個國家有「孔子學院61所、孔子課堂48個」。

界立建表示,能在非洲讀孔子學院的人那都屬於有錢有勢的,跟政府有點關係的,窮人讀不上去的。讀完書以後他們就進入中共在當地的國企或者做翻譯,因為很多國企七一學習黨文化啊,看新聞聯播啊,中共這種思想滲透他們是逃脫不掉的,都是受害者。

「交一點學費,讓大學裏的精英繼續學習漢語文化,你帶來一個人還有獎金,還有到中國去留學深造的機會,這是一個很大的一個誘餌。所有這些精英文化就慢慢被中共一步一步滲透了。」他說。

據了解,孔子學院教漢語的老師,很多是在中國的師範學院畢業的,還有很多是學生過來實習的年輕人。他們日常活動就是這一片地方,出去購物兩名黑人保安跟著,拿著槍。因為治安很差,一般都懶得出去了。領導也教育他們儘量不要出去,一是疾病比較多,二是危險性比較大。

「人們都知道,在這裏教課的,是中共的政府人員,之前就有過綁票。」據介紹,肯雅下面,跟埃塞俄比亞交界有個國家叫伊西奧洛(Isiolo),是穆斯林地區。從伊西奧洛開車幾個小時,就能到達索馬里。過境以後開三四個小時就能到摩加迪沙。

索馬里的青年軍(青年黨),被國際社會定為恐怖組織,這個恐怖組織就活躍於埃塞俄比亞、肯雅交界處。該組織不只在海洋綁架,在陸地上也綁架。不只綁架中國人,還有歐洲人、美國人、加拿大人。

「據我了解,中國人被綁架是比較多的。因為綁了以後就是談判,政府不管你,個人籌錢吧,家裏賣房籌這個錢。因為他出了這個事情,中國(中共)政府也不上報,他就是自己壓下來了,然後就直接說在國內不該說的不要說,對中國政府國際形象是有損害,就跟你說這些廢話。」

中共在非洲輸出腐敗 自食惡果

界立建指出,中共所作所為,也是自食其果。「它給非洲本土人帶來了腐敗,帶來用錢說話,任何情況下他覺得只要你給錢,一是省時間,第二個不用再走程序。他們就跟在國內一樣,賄賂地方官員。很多時候就出現了酋長敲詐國企、要經濟補償,那麼官員也以部落民族自治為由不予干涉。」

他舉例說,有一次,在埃塞俄比亞與肯雅交界處,整個部落的人把當地一個中共國有企業圍了。有人驢丟失了,不確定是這個公司的人偷的,但是這裏有中國人,就懷疑他可能偷驢在吃,所以去了就出現打砸搶事件,活動板房的營地被拆掉、放火燒掉。最後酋長還敲詐了一筆,作為一種經濟補償。

界立建認為,這跟埃塞俄比亞新總理阿比・艾哈邁德上任以來有關係,這個總理是親西方的,他覺得中共企業就是一個毒瘤。希望中國人趕緊走人。

「反正2018、2019年吧,在非洲,中國人真的不好受,因為都把這個風氣帶壞了。包括你到集市上買菜,小孩兒朝你吐口水,一幫人圍上來要錢,直接就動手。他知道你中國人怕,把你打傷,這個當地駐華大使館官網也不會去公佈,他們知道你中共政府窩囊,也不會為你辦事。中共想的是怎麼把事態壓下去。最後吃虧乃至生命的死亡你都沒有一個說法。」

華人微信群瘋傳,2019年過年期間,埃塞俄比亞大使館政治處的秘書,在使館門口被搶劫,差點被勒死,包給搶走,使館官網都沒有說這個事情。2019年元宵節前後,下午四點鐘中國餐館就關門,怕突然有車衝進來搶劫。

界立建在路上結識了不少在非洲的中國人。「他們確實是賺錢,一個月一萬多人民幣,他們也是沒地方花錢。只能買到豆子餅、手抓粟米粒,買幾瓶啤酒。也沒網吧,他只能在基地裏面上網、看電視。他害怕綁架,他覺得到非洲以後他的命已經不是他自己的了。」

「工頭就給他們說,你到非洲後,得病死或者是其它因素死亡,必須在當地燒掉,只能骨灰帶回去,有的連屍體都找不到。所以中國人就希望留個念想,把自己過刮的鬍子、頭髮、指甲留下來。萬一說有突發情況,給親人留個念想。」

界立建說,中國政府搞大輸出、大撒幣,包括這些國企企業來非洲工作的人,他們得到的也就是第一,能比國內賺多一點工資;第二,能吃到一些野生的、野味的味道;第三,也算是異國他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