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5日,聯合國大會第三委員會一般性辯論上,中共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代表26個國家發言,批評美國等西方國家,張軍稱這些國家在疫情下的單邊強制措施,侵害了民眾在疫情下獲得藥物、醫療技術、設備及物資等的人權。這被網友評論為「惡人先告狀」,因為中共懼怕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針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追責和索賠,遂糾集一眾小兄弟在聯合國來個「先發制人」。

聽新聞:

中共所糾集的26個國家是:中國、古巴、北韓、俄羅斯、伊朗、白俄羅斯、巴基斯坦、老撾、柬埔寨、緬甸、安哥拉、安地卡和巴布達、布隆迪、喀麥隆、赤道幾內亞、厄立特里亞、納米比亞、尼加拉瓜、巴勒斯坦、聖文森特和格林納丁斯、南蘇丹、蘇丹、蘇里南、敘利亞、委內瑞拉與津巴布韋。這裏除了同為共產國家的古巴、北韓等,絕大部份是中共收買來的亞非拉的小國。

但不幸的是,國家再小、國家體制再獨裁,在目前聯合國的體制框架內,都擁有自己的一票投票權。所以,善於鑽空子的中共從當初謀求進入聯合國,就開始了這種鑽營。曾幾何時,毛澤東「非洲兄弟把中國抬進了聯合國」的話猶在耳,近年來中共更是將聯合國作為其施加全球影響力的重要平台,從而對聯合國和聯合國專屬機構等組織進行長期滲透。

一份題目為《如何應對中國在國際組織中影響力不斷提升》的智囊報告指出,近年來,「中共越來越多地利用經濟、政治和體制上的實力從內部改變全球治理體系。中共更加積極主動地將意識形態概念融入國際共識,並利用全球治理的頂層設計推進本國的外交政策戰略。」

因此,目前在聯合國的15個專屬機構中,中共已佔據其中4個機構的領導職位。世界糧食組織負責人屈冬玉、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秘書長柳芳、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總幹事李勇和國際電信聯盟秘書長趙厚麟。由於他們同時也是中共體制內的官員,所以這些人佔據聯合國國際組織領導位置後,積極賣力所服務的,必定是中共政府。與此相對的,則是其他任何國家都沒有佔據超過一個以上機構的領導職位。

中共善於利用聯合國,表現在中共將自己妄圖影響世界進而統治世界的野心通過聯合國背書,堂而皇之的高調推行。在「一帶一路」倡議中,中共收集了30個聯合國機構和組織簽署的支持中國「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的備忘錄,其中就包括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據此,中共把由中國政府主導的項目描繪成了聯合國批准的善意援助項目。事實上,「一帶一路」對所參與國家的弊大於利,其危害性已經顯現出來,很多參與的國家最終落得「賠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場,不得不拱手出讓土地和項目,使中共輕易便控制了該國的港口、鐵路等要塞設施。

同時,中共還從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方面不斷地滲透和影響聯合國機構。在人權議題上,中共無視聯合國的規則,否定聯合國的權威性,一意孤行,不但毫無改進之意,而且拒不接受來自世界各國的批評聲音。從新疆集中營問題,到香港《國安法》的實施,不管外界如何批評,中共都會以」純屬中國內政」的理由加以駁回,並警告別國不要指手畫腳。

例如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44次會議上,就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由古巴起草、53個國家簽署了聯合聲明,表示對香港《國安法》的支持。這53個國家包括古巴、巴基斯坦、緬甸、埃及、喀麥隆、委內瑞拉、白俄羅斯、沙特阿拉伯等。

而在同一場合,以英國為首的27國也發表了聯合聲明,反對在香港實施《國安法》。27國包括德國、法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日本、瑞士等。27國認為香港《國安法》制定過程沒有香港參與,「損害一國兩制和香港高度自治」,中方「必須重新考慮」。

中共長期以來謀求對聯合國旗下組織機構進行掌控,目的就是顛覆聯合國的規則,干擾全球正常的組織運行。中共在國際組織機構裏安插代表,就是為中共自己的政治、經濟、軍事利益及中共意識形態服務。

國際電信聯盟秘書長趙厚霖支持華為與美國的鬥爭,並推動制定了一項新的互聯網協議,該協議將允許加強互聯網的監控和審查。

在今年的武漢病毒疫情中,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譚德賽與中共的關係也讓世界大為吃驚,譚德賽與中共互相勾連,偏袒中共,與中共一起隱瞞疫情,欺騙世界。

在武漢病毒疫情追責中,有些人認為中共在封鎖了武漢與中國其它城市的通道後,仍故意放行武漢飛往其它國家的航班。但由於世界民航組織被中共所控制,數據又在中共手中,目前想取得中共在今年封鎖武漢後放行飛往世界各地的航班信息已不可能。

這些情況令西方政治家憂心忡忡,正說明中共利用聯合國的規則漏洞欺負民主國家,已經獲得了成功,而被中共滲透和逐步控制的聯合國已經背離了聯合國設置的初衷,到了必須改革或重組的地步。

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在節目中幾次談到了聯合國問題,他認為聯合國將成為中美兩國的新戰場,還表示下一步美國可能將主導成立不包含中共的新聯合國。很顯然,一個沒有中共的聯合國才會發揮其真正的作用,而這必然是大勢所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