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年大選副總統候選人的唯一辯論,這個星期三晚上在猶他州的鹽湖城猶他大學的校園內舉行。這場辯論被人們所高度期待、密切關注,有好幾個原因。但最關鍵的,是這場辯論歷史地位獨特,它實際上是美國的傳統和保守主義的力量,與左翼、極端和社會主義勢力之間的一場對決。

辯論在現任的美國副總統、特朗普的信賴拍檔彭斯(Mike Pence)和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之間舉行,《今日美國報》的華盛頓分部主任蘇珊‧佩吉(Susan Page)擔任辯論主持人。兩個辯論人都坐下來談,也是蠻好的,沒有那麼強的火藥和對抗的味道,可以進行理性的討論。兩人之間用透明塑料板隔開,頗有些滑稽,也有壁壘分明的意味。

應該說,《今日美國報》的主持人佩吉相當不錯,基本上公平,兩個副總統候選人的時間幾乎完全一致,精確到幾秒鐘,可以說主持人時間拿捏得當,問題的尖銳和公平性也大體過得去。人們都還記得特朗普和拜登的第一場總統辯論期間,霍士電視台的主持人華萊士嚴重偏袒,以致導致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把華萊士立即開除、永遠不得再用為總統辯論的主持人。坦率地說,美國人還是非常會學習、非常會糾正錯誤的,可以做到知錯必改、有錯必究。第二場的副總統辯論主持恰當,為今年的總統大選、民主政治的良性運作,都開啟了很好的契機。

為甚麼這場辯論被人們所高度期待、密切關注?許多人甚至認為它比剩下的兩場總統辯論還要重要,這其實並不是太過份或者言過其實,因為有好幾個原因在其中。

第一,這是唯一的一次副總統辯論。人們對現任的彭斯副總統有所了解,但對來自加州的民主黨參議員賀錦麗知之有限,因為她在聯邦政府級別從政的時間不長,在民主黨黨內初選中較早被淘汰,在加州以外,美國人對她不甚了解,需要對她進行仔細的觀察。第二個原因,是雙方理念上的極端對立。彭斯副總統是著名的保守派人士,其保守的程度,比之特朗普總統有過之而無不及,他也是虔誠的基督教徒。賀錦麗則正好相反,她是最左翼、最極端的自由派的代表人物,其在加州推行的許多政府政策與基督教的精神徹底違背。人們期待看到這樣一個左派和右派、保守派和自由派、傳統和放任之間,一場很大的對決。

第三個原因是,副總統候選人在競選中,往往作為打前站、衝鋒陷陣的人,人們可能可以通過副總統候選人的辯論,一窺總統候選人尚未出爐的方針政策,雖然這個可能性在特朗普和拜登的副手人選中可能比較小。而第四個原因,是兩個總統候選人都很年長,明年一月不管是誰就任,年齡都高達74歲(特朗普)或78歲(拜登)。美國人不太避諱談死亡的問題,副總統的主要職責之一,就是在總統不能視事時,接任總統。對於這兩個副總統候選人是否能夠真正接任總統一職,對美國人民來說,可能並不是非常的遙遠。人們更要看看可能接過美國核按鈕、作為自由世界領袖的人物,是不是那麼實至名歸。

副總統候選人的這場辯論,總統特朗普全程在場外觀看,還忍不住上推特播放事實片段、駁斥賀的說法。談到經濟問題時,賀錦麗突然否認她之前的立場,改口說她不反對水壓法生產石油,特朗普很快在推文放出一段賀錦麗在媒體採訪時的回答,她曾經說入主白宮第一天,就會宣佈在賓州油田停止使用水壓法。

美副總統辯論一共有9個議題,可以說,彭斯在所有的議題上都發揮優異,佔足上風。彭斯談吐穩健,目光凝重,邏輯清晰,資料佐證豐富翔實,非常尊重對手、有禮貌,但立場又極為堅定。顯然,這是有著深刻信仰的人們,很自然地就透露出來的堅毅和沉著的心態。彭斯優良的品德,絕無緋聞,其德行和能量場,震撼了對手、主持人和全場及電視觀眾。賀錦麗畢竟視野有限,觀念極端和偏頗,大局意識不足,更有內涵不足,不能對彭斯的表現構成威脅。但辯論的能力、談吐風度、對背景資料的掌握、反應的敏銳和駁斥的深度這些姑且不論,雙方真正的差別和較量,卻是在最基本的觀點之上,在傳統和保守主義,與左翼和極端主義、社會主義的勢力的對決。

當晚的議題涉及的9個方面,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總統候選人健康、美國經濟、全球氣候、中國問題、外交關係、最高法院大法官、種族性執法和轉移權力。賀錦麗在辯論中,每每遇到中國問題就繞開,閉口不談中共的邪惡和罪行。其對中共社會主義的偏袒,可見一斑。而中共媒體也遙相呼應,在北京的澳洲記者發出的訊息表明,當彭斯談到中國、痛斥中共時,北京的電視畫面立即遮掩。跨太平洋的默契,讓人們嘆為觀止!

雖然對於總統候選人的健康狀況,雙方都予以迴避,兩人都沒有回答這個敏感話題。但人們看到的是,賀錦麗此前一再提出「哈里斯內閣」(Harris administration),顯然野心不小、沒有忘卻她謀求大位、推進她極端和左翼的社會主義政策的夢想。

在經濟問題上,賀錦麗反駁彭斯的嗆聲不力,無法抹殺民主黨要撤銷特朗普給普通家庭減稅的政策。在全球氣候變化的爭論中,賀錦麗作為民主黨參議員、率先支持激進派的「綠色新政」議案,在被彭斯揭露之後,無言以對。在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問題上,賀錦麗被彭斯連續三次追問,不敢承認民主黨重組高院、給最高法院灌水的企圖,而更是在墮胎問題上,被彭斯的「珍愛生命」、「絕不後悔」的嚴正立場反駁。

彭斯謙謙君子,坐姿穩如泰山,言辭擲地有聲,作為傳統和保守主義的象徵,出色地完成了幫助特朗普、完成天賦使命的責任。賀錦麗徒具誇張的面部表情,缺乏自信,肢體語言展示的,是為選票討好民眾、缺乏堅定信仰和理念的立場。她更像一個作秀的演員,而不像可以擔任美國總統的政治家。

彭斯的結束語,全面總結了特朗普團隊三年來的成就,讓人們再次為特朗普內閣為壯大美國所做的努力感到欣慰。可以讓美國人民和世界人民更感到安心的是,雖然社會主義思潮、共產主義餘孽在肆虐美國和世界,但國際正義力量在這場對決中,正在逐漸佔據上風;傳統和保守主義對左翼和極端主義的反制,也勢不可擋。筆者認為,副總統彭斯已經為後特朗普時代(特朗普第二任期之後),為2024年總統競選的辯論,打下了良好的基礎。美國回歸傳統和保守的大業,後繼有人。#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