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廣東任偉池先生向本報透露,控訴中國大陸司法公安系統的黑暗與違法。同時他感嘆,在中國大陸竟找不到一家能為14億國人伸張正義的媒體,因此才轉向海外中文媒體求助。

據任先生講訴,他從1994年起,曾經遭遇到10多次被送進精神病院的迫害,但從沒拿到過是一份關於精神病的司法鑑定。2016年,他在廣東經歷了一起法律訴訟案(案子的具體內容並不是他講訴的重點),他作為原告將被告告上了法庭,但不料,在訴訟的過程中,被告勾結鶴山、江門的法官,偽造出原告有精神分裂症的「證據」,偽造了一系列原告「精神殘疾證」和其它「醫學證明」,根據這些「證據」,法官可以駁回原告的起訴,從而讓被告逃脫法律的制裁。

任先生指出:如果這個法官是一個公正的法官,這些捏造的證據是很容易被識別出來的,因為按照大陸法律的規定,原告是否是神經病人只要做一個常規的精神病司法鑑定,就可以鑑別是真是假。但是,在權力大於法律的中國,還有一條由政府制定的規定,就是:如果要做哪怕是最常規的精神病的司法鑑定,都必須要有政府公、檢、法機關出示的「司法鑑定委托書」。

「即使我們原告人和律師正當的申請,那些大陸的法官都可以以一個莫須有的理由拒絕開出這司法鑑定委托書,讓我們原告人因此而無法進行這最常規的司法鑒定。」「從而強判我們原告有所謂的精神分裂,然後駁回我原告方的所有的上訴。」

所以在沒有司法鑑定委托書的前提下,原告被鐵板釘釘一樣的定為神經病人,那這個官司肯定必輸無疑了。任先生指出:這種荒唐的司法鑑定委托書規則,是專門為中共獨裁專制政權的腐敗官員服務的,是迫害民眾、褻瀆正義的非法手段。

同時,任偉池先生還爆料了大陸當局用恐怖手段壓制民眾與港台地區打電話的自由。「凡是打到香港或台灣所謂敏感地區,都會被監聽,如果當局認為是所謂敏感的電話或談論所謂敏感的話題,那麼很快打電話的人會被公安強制拘留,讓你失去自由。」

「2019年7月,我曾經給香港立法會議員及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辦事處打過幾次電話,詢問一些問題。一星期後,大陸的公安就將我帶走,審訊了3個小時,然後以『尋釁滋事』為名,強行把我送到精神病院,關了2個多月。」

任先生認為,這種監聽公民電話、任意拘捕、強制關押的行徑,是對憲法的踐踏,是對中國公民神聖權力的挑釁與侮辱。他希望媒體能給予曝光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