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香港作家、時事評論員潘東凱:美總統染疫周一出院,網上熱議「暗算」還是「裝病」?美禁共產黨員移民,香港親共民建聯、地下黨該怎麼辦?「良心主教」陳日君的心痛。(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香港作家、時事評論員潘東凱:美總統染疫周一出院,網上熱議「暗算」還是「裝病」?美禁共產黨員移民,香港親共民建聯、地下黨該怎麼辦?「良心主教」陳日君的心痛。(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10月5日下午,確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美總統特朗普只在醫院待了不到四天,就正式出院重返白宮。這個七十多歲的老人身體恢復之快,令眾多還沉浸在他染疫新聞之中的人感歎與震撼。

總統大選選情如火如荼之際,特朗普染病,使他又一次成為世界的焦點。各方反應成為外界審視其內心境界的良機。香港作家、時事評論員潘東凱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熱點直播欄目採訪時表示,目前該病毒的毒性降低了很多,人們對它的了解也多了,如果特朗普中病毒是有心人所為,被抓住將弄巧成拙。

潘東凱指出,美國主流媒體故意跟特朗普唱反調,對拜登的黑材料卻視而不見,一些民主派黃絲也受到了誤導,用仇恨而不是愛解決問題。特朗普如在大選前遭遇不測,100%是陰謀。

特朗普冒險精神 用實驗性療法效果好

他表示,特朗普的冒險精神很強,其實從醫療角度,很多治療方法都已證明是有效的,但是反對他的人,用很多政治理由打壓那些療法。現在特朗普親自用了很多實驗性療法,試驗有沒有副作用,結果效果很快。

「那些歐美西方的科學,其實是高過某一個『強國』很多的,不過只是因為他們要走一些red tape,所謂一些官僚的程序,所以很多東西不能馬上拿出來。但是他們在臨床試驗已經做了出來。」

「現在特朗普是眾矢之的,整個傳媒都在雞蛋裏面挑骨頭。」他認為,在美國這個開放的社會、民主的制度之下,特朗普確診和治療的事都是真的,沒有任何博同情分的造假。

疑有人通過身邊顧問傳染特朗普

他懷疑,此次特朗普染疫,是一個「外科手術的襲擊」,之前他雖然沒有戴口罩,但是去很多集會一直都沒有事,這次中招可能是因為身邊的一個顧問。

「這個是很年輕的女士,叫Hope Hicks(霍普・希克斯)。」他說,「這個女孩是做公關的,他的爸爸也是一個公關的前輩,家學淵源。她在剛剛出道的時候,已經跟著特朗普的女兒做一些公關宣傳的活動,與特朗普的家族已經有五六年的緊密合作,一直都是很忠心的。是在他身邊最貼近的一個助手,與他的女婿、女兒都很接近的。」

但是,這位女士畢竟不是國務卿、國防部長那樣重要的官員,「她自己有社交活動,很容易在外面接觸到病毒」。

潘東凱表示,她每天十多個小時,就在特朗普的身邊,「你回到家或者在自己一個很小的圈子裏面,你會不會24小時戴著口罩?其實就是說,只要傳染到Hicks,你就一定可以傳染給特朗普。」

當Hicks確診之後,特朗普馬上就出了一條推特,說他們夫婦病毒測試都是陽性,馬上隔離。

「所以我知道整個事情是有心針對總統個人。」潘東凱說,如果這個假設成立的話,美國的國土安部、中央情報局、FBI全部的人都已經是如臨大敵了,「所以這些東西是弄巧反拙,未必有用的。」

有黃絲受媒體誤導仇恨特朗普

特朗普發佈染疫消息之後,中共官媒一開始並未表態,但粉紅和五毛全部幸災樂禍,開心得不得了。等到包括俄羅斯、北韓在內的各國政要紛紛發出慰問,祝願他們夫婦早日康復之後,中共黨魁習近平才遲遲作了表態。

潘東海以2001年「911」事件舉例說,「美國死了幾千人,我們這個國家的人都在慶祝,我不知道慶祝甚麼。」「我覺得傳統的中國人的文化是沒有這個東西的。」

他表示,現在竟有一些仇恨特朗普總統的黃絲,從「雨傘運動」一路走來的,討厭特朗普的言行舉止,甚至咒罵他早點死。其中有「六四」倖存者,旅居美國的民運人士,旅居法國的香港民主人士等。原因是他們這麼多年來,浸淫在美國主流媒體中,以為那都是真的。

「因為我以前都是這樣,以前我見到CNN這樣講呢,我會有懷疑,但是當CNN這樣說,《華爾街日報》也是這樣講,BBC都是這樣講,三個都是這樣講的時候,我就當真的。」潘東凱指出,這幫知識份子沒有自我反省和批判,他們有一千個理由仇恨特朗普,但是其實全部都是不合理的。特朗普是一人一票依法選出來的總統,有超過半數的美國人支持。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的反應,和這個某『強國』的一般國民,是一模一樣的。」

「我相信和平佔中,當時『三子』所講的話,用愛與和平佔領中環,我們的出發點是愛不是恨。就是因為我們愛我們身邊的人,愛我們的土地,愛我們原本的國家和文化,所以我要抵抗那些邪惡的力量。」

他表示,那些被美國乃至世界主流媒體牽著走的民主派與黃絲,「不是因為你們不夠勇氣,去對抗一些邪惡,而是你的行為和那些邪惡是一模一樣,你自己沒有反省。」他說,「在對美國總統的那種私人的那種怨恨,那種不科學的、非理性的怨恨,就反映了你的人格。」

拜登收350萬美元 主流媒體視而不見

他強調,拜登的兒子確實收了莫斯科前市長的太太350萬美金,拜登家族沒有否認。而主流媒體包括BBC、英國的《衛報》,所有美國的媒體,卻全部都說共和黨的87頁的報告沒有新意。

「就是說原來明明是有一些壞事,有一些已經被證實了的黑材料,你就是有眼也當看不見。」

「你可以容忍拜登兩父子做這些東西,但是你覺得特朗普和希特拉一樣?你那個邏輯是怎麼走出來的?」他說,「但是當你和這些人辯論的時候,這些民主派的首領他不會跟你說話的。」

他認為,這樣的話,就算那種民主派贏了這場革命,可能比過去的統治者還壞。「當你有仇恨在裏邊,你是做不了事情的,是吧?你有仇恨的時候你就不會客觀,還有你去詛咒一個人叫他快點死掉,他不會真的死的。你一定要做一些事情改變那個現狀。」

特朗普離開醫院向民眾表謝意 不會傳染他人

特朗普離開醫院跟民眾見面時,醫院外面很多人在支持他。不過潘東凱認為,這次染病在他形象方面,是讓他失了分的。但是無論得分失分,不會影響他的贏和輸,因為真正草根的美國人已經很厭倦那些精英媒體。

「為甚麼這麼說呢?因為很多人都是盲的,那些人就會說,你不戴口罩所以就倒楣。你自己說的你又不重視,你搞了這麼多幾萬人的集會。」

對於特朗普在醫院中途出來是否會感染別人,他指出,整件事情保衛森嚴,他坐在防彈車裏,而且一直戴著口罩,用最好的科技、最好的保護,其實是不會傳染的。「但是那些主流傳媒就說:哇!你這樣很魯莽了,很不對,你造成一個安全的危機等。」

「美國總統他如果坐在那裏,你就說他應該站;他站那裏,你就說他應該坐。這個我覺得如果我是特朗普,我就不理他們。」潘東凱認為最重要的是,特朗普告訴支持者、普通美國人,他現在沒事了,並且心存感激,會繼續做他沒有完成的事情。

特朗普如遇不測定是陰謀 彭斯將接棒

有些人在推算,如果特朗普不幸離世,哪些人會接任。潘東凱認為這不無可能,就算他過了這一劫,反對派也可以在另外一些地方下一些毒,或者甚至找人一槍打死他,這種事情不奇怪。

「我們看當年美國總統甘迺迪,他的死都很離奇。怎麼不可以呢?這個世界陰謀理論就未必對,但陰謀一直都存在。」至於特朗普是吉是凶,潘東凱覺得就看天意了。如果他真的是總統,那就大吉大利;假如哪天他死了,根據美國的憲法,彭斯就可以擔任總統。

「彭斯是一個很決斷、很有能力的人,當然跟特朗普相比差很遠。如果彭斯的能力達到80分,總統是99分。」「但是彭斯可以穩定那個局面。」他補充說。

「當然沒了特朗普,就會差很遠的。但是如果真是發生這件事,我認為一定不是意外。」

他強調,現在特朗普的健康很好,而總統的安全是美國的國家安全,如果他從現在開始到大選之前有甚麼不測,「這件事一定是一個陰謀的計劃的一部份」。

完整訪談內容請點擊觀看以下《珍言真語》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