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清、真之氣,飄溢於太白詩中,成就了全方位的輝煌:音韻、句式、物象、意境、內涵,縱橫開闔,異彩紛呈。復古中有創新,恢弘中見深情。

羈旅感懷、宮苑遊春、山中對酌、尋道參禪,少年俠士行,海客隨白鷗。「欲上青天攬明月」,「閒與仙人掃落花」,大氣磅礴、飄逸出塵。奔放如江海的自由精神,以及出神入化的藝術功力,無人能及。

絕妙詩意  如仙人俯瞰天下

公元737年,開元二十五年春,李白於安陸閒居,寫下駢文《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春夜宴桃李園圖》,取材於李白《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別名《春夜宴桃李園序》),清冷枚繪,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春夜宴桃李園圖》,取材於李白《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別名《春夜宴桃李園序》),清冷枚繪,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天與地,好似萬物的客舍,而百代便是歲月的過客。浮生如夢,能有多少歡樂呢?

清初學者過珙認為,此篇二句是「天仙化人語」,另一位清代學者李扶九評曰:「尺幅中具有排山倒海之勢。短文之妙,無逾此篇。」

李白詩文,以氣取勝。寥寥數語,即呈現開闊、宏大的景象,迸射吞吐山河、囊括一切的氣量。天、地、江、河,每每在詩中流轉、奔騰,與作者的激情交織,令文字具足動感和生機。范傳正在《唐左拾遺翰林學士李公新墓碑》中有評:「受五行之剛氣,叔夜心高;挺三蜀之雄才,相如文逸。瑰奇宏廓,拔俗無類。」

詩仙寫景,往往以居高臨下的視角俯瞰一切,似乎超然獨立於高山大川之外,山、海、風、雲、月,盡收眼底。

黃河的滔滔巨浪,恰似李白的凌雲壯志,一發而不可收——「黃河落天走東海,萬里寫入胸懷間。」(《贈裴十四》)「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將進酒》)此種筆法十分罕見,讀來令人耳目一新、蕩氣迴腸,絲毫不覺突兀。

再看幾例:「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關山月》)「登高望四海,天地何漫漫!」(《古風》其三十九)「長安一片月,萬戶口搗衣聲。」(《子夜吳歌 》 )「春風捲入碧雲去,千門萬戶皆春聲。」(《 侍從宜春苑奉詔賦龍池柳色初青聽新鶯百囀歌》)

南宋詩論家嚴羽評曰:「蓋他人作詩用筆想,太白但用胸口一噴即是,此其所長。」(《滄浪詩話》)

徹悟人生 詩句豪逸瀟灑

「松柏本孤直,難為桃李顏。」(《古風之十二》)「一身自瀟灑,萬物何囂喧。」(《答從弟幼成過西園見贈》)

李白詩歌的巨大感染力,來源於其獨特的人格力量:自信樂觀、昂揚進取、百折不回、重義輕利。詩人在佛家和道家中修煉多年,因而徹悟人生。因此,李白一方面積極入世,渴望建功立業,另一方面又能夠欣然醉臥,超離世外。

嚴羽評說:「觀太白詩者要識真太白處,太白天才豪逸,語多率然而成者。學者於每篇中要識其安身立命處可也。」(《滄浪詩話‧詩評》)

李白的詩文記載了其豐滿、瀟灑、坦蕩的一生:從「莫道無心戀清境,已將書劍許明時」的少年才俊,到扶搖九萬里的大鵬,再到「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的歡欣振奮,直至「過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南奔書懷》)的壯心不已,詩人惟願「濟蒼生,安社稷」。

雖然壯志難酬,李白從不失熱誠與風骨。面對勞苦中的黎民,他「心摧淚如雨」,「掩淚悲千古」(《丁都護歌》),而同時,他「一醉累月輕王侯」(《憶舊遊寄譙郡元參軍》),「天子呼來不上船」(杜甫《飲中八仙歌》),只因「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夢遊天姥吟留別》)。

李白敢與天公比高,崇尚及時行樂:「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縱使際遇坎坷,他仍能從容以對:「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江上吟》)

李白追求的是精神的永恆——「屈平辭賦懸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江上吟》)他在紙上方寸間自如地跨越時空,撫今追昔,從未放棄信念:「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行路難 》)。這般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天才胸襟與浩然正氣,奏響了盛唐的強音。

溶於自然 詩作天人合一

李白善於歌詠自然,以浪漫的筆觸和奇特的想像描繪了山之秀美、江之壯闊。《日出行》裏寫道:「吾將囊括大塊,浩然與溟涬同科!」(大意為:我將與天地合而為一,與元氣融為一體。)作者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對神州的山河傾注了滿腔熱戀。戴天山、峨眉山、嵩山、泰山、廬山、終南山、九華山、天台山、白兆山,長江、黃河、漢江、秋浦河等峰巒河流都在他的筆下熠熠生輝。

望廬山瀑布  其二

日照香爐生紫煙

遙看瀑布掛前川

飛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銀河落九天

水汽在陽光的照射下蒸騰起紫色煙霧,激流直瀉,宛如巨型珠簾。那是天上的銀河落入人間嗎?字字珠璣,朦朧的美吸引著歷代看客,香爐峰和那道瀑布因此名聞天下。蘇軾讚曰:「帝遣銀河一派垂,古來唯有謫仙詞。」(《戲徐凝瀑布詩》)(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