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5日,美國華人孟先生在特朗普總統染疫後就診的馬里蘭州沃爾特·里德醫院門口外表達對特朗普的支持。他表示,中共輸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危及每一個人的生命;希望特朗普總統不要拖延,加速和中共脫鉤。

希望特朗普政府分清中國人與中共

孟先生說,特朗普是一個實幹者,「我來支持特朗普。特朗普說幹實事,就是幹實事;說建牆(美墨邊境建牆),就建牆。」

「特朗普來華盛頓才4年,從他第一天上任開始,就有人讓他下去。」

「就像特朗普得病(染中共病毒),(大陸人)朋友圈,整個的媒體,一致嘲笑特朗普。這種事情傳到特朗普耳朵裏面是甚麼意思——原來中國人好像幸災樂禍一樣,原來中國人也這麼想。那是不是變相地把中國人和共產黨綁在一起了?」

他表示,以上正是中共的陰謀所在,「共產黨,它們想要幹的事情,是把中國人和共產黨綁在一起。」

「試問有幾個中國人真正說,我希望世界毀滅,我希望中美打起來。沒有,真的沒有。」

「老百姓是愛和平的,老百姓並不愛戰爭。」

「只有發起戰爭的那個人,他還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去指責別人,這種人是最可惡的。也就是我們說的共產黨。」

「(美國)這個對華政策現在首先要分清的是:中國人和中共。中共現在想要在這個末日戰船上把中國人綁在一起,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希望特朗普加速和中共脫鉤

孟先生說,「(美國)這個對華關係,你要清楚,這個(病)毒是中國共產黨投過來的毒。那麼如果你不去消滅共產黨,你還在說打嘴炮,說這說那的,那共產黨就會消滅你。」

「我們看到世界的病毒已經到甚麼程度了,就包括現在在我們現場,說不定(中共病毒)就在傳播了,說不定誰就會被感染。」

「我希望他(特朗普)儘早和中國共產黨脫鉤。」「我覺得特朗普應該再加速一些。他一直在一推再推,他現在已經被感染了COVID-19(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我覺得,他應該真正地醒悟過來說:靠經濟,靠股市是拯救不了這個世界的。」

「對中共,你首先要握著它的錢袋子。中共可以說是歷史上最大的黑幫。它的錢袋子,是最主要的一個問題。沒有錢,沒有資本,它甚麼都幹不了。」

他說,希望美國加速對中共的「經濟脫鉤,制裁共產黨,把共產黨在海外的這些公司,包括海外官員的資產,全部都查封。這些資產,絕對不屬於這些官員,只不過是把它偷過來。全部查封,把這些(官員的)資產全部還給中國人。」

「這些事情聽起來,好像不可能,但是這些事情正在進行。」

共產主義在美國滲透嚴重

孟先生認為,中共在美國嚴重滲透,「包括華爾街,美國的勢力和中共的勢力相勾結。」

「如果是單靠中共的勢力,不一定能撬動美國,問題在於美國出現了內賊。比如說,美國的一些企業家,誰對我好,誰對我有利益,我就跟誰,所以這就是中共所利用的人性弱點。」

他認為,和美國黑人相關的運動背後有黑手在推動,「為甚麼這幾年黑人的音樂能流行起來?其實這背後是有人推動的。因為我做音樂,和黑人接觸比較多。」

此前,《大紀元》報道,共產主義因素,也藉助「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等運動在美國滲透。

5月25日,非洲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事件」後,美國極左勢力藉口反對警察暴力、反對種族歧視,操縱全美各地爆發騷亂,打砸搶橫行。騷亂的幕後黑手之一是極左組織Antifa。這個組織的淵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921年的第三共產國際的聯合陣線。

「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的聯合創始人之一派翠絲·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女士在電視上上發表講話,承認該組織成員是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的議程就是要讓特朗普不參加大選,在11月之前下台。

日前,有中共背景的「華人進步會」,被爆資助「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