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土安全部本月發佈有史以來首個「國土威脅評估」報告。這是一份旨在教育公眾了解美國面臨最大威脅的綜合報告,中共威脅再次成為美國政府關注的焦點。此外,報告也提到了俄羅斯和伊朗等國的威脅。

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查德·沃爾夫(Chad Wolf)在接受CBS專訪時表示,這份報告「涉及到了我每天都在關注的所有主要威脅」。

沃爾夫還說,他認為「對美國人,對美國國土乃至我們生活方式的最長期戰略威脅將是來自中國(中共)的威脅。」

「它涉及各種不同的威脅,從我們看到的網絡威脅、外國影響力、供應鏈安全,到利用我們的學術和簽證系統,在美國的外國投資、違反貿易政策等等……」沃爾夫說,這一波接一波的威脅,「我們看到中國(中共)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增強的角色,試圖真正對美國造成一些長期傷害。」

國土安全部的報告表示,貿易和經濟安全就是國土安全。在一個新興的大國競爭時代,該部越來越關注外國政府行為者所構成的威脅,特別是來自中國(中共)對美國國土造成的直接和間接威脅。這些威脅包括通過盜竊知識產權、製造和銷售假冒商品以及不公平貿易行徑來破壞美國經濟。

「國土安全部的任務是減少這些威脅,我們將以清醒的眼光將中國(中共)視為是美國的長期戰略競爭對手。」報告說。

本文總結了國土報告中提到的中共對美國構成的9大威脅。

一、網絡威脅

報告警告說,中國(中共)已經對美國國土構成了「高度網絡間諜威脅」,而且北京的網絡攻擊能力還在增強。

報告說,幾乎可以肯定,中國(中共)的網絡行為者將繼續從事廣泛的網絡間諜活動,竊取美國企業和政府機構的知識產權和個人可識別信息(PII),以促進其軍民產業發展,獲得經濟優勢,並支持其情報行動。中國(中共)擁有越來越強的能力來威脅並潛在破壞美國的關鍵基礎設施。

報告提到,中共針對美國企業的網絡攻擊聚焦在關鍵的製造業、國防工業基地、能源、醫療和交通領域。

北京將目標鎖定在外國信息技術和通信公司,這些公司的產品和服務支持全球政府和私營部門網絡;同時北京也大力推動中國信息技術公司在全球的發展,因為這些公司可以作為中共在海外的間諜平台。

中共企圖主導5G,給美國努力加強國家安全、私隱、抵禦惡意影響力和人權方面帶來了挑戰。

二、散佈有關中共病毒虛假宣傳

報告說,中共利用公開和隱蔽的手段,包括利用社交媒體五毛,開展虛假宣傳活動,將疫情的責任轉嫁給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它國家。中國(中共)可能會在美國增加其影響力活動,以回應美國政府譴責北京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的角色。

報告表示,自2019年8月以來,有超過1萬個疑似假推特帳號參與了一場疑似與中共政府有關的協調影響力活動,其中包括來自世界各地的被駭帳號。它們發佈關於COVID-19(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疾病)大流行和中共感興趣的其它話題的帖子和虛假信息。中共外交部、國家媒體和官方推特帳戶公開宣傳聲稱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可能源自美國的說法,並批評美國對病毒大流行的應對措施。

三、干預美國大選

報告還提到中、俄和伊朗試圖利用公開和隱蔽的影響力行動來干預美國大選。

報告說,中共在大選前可能會繼續利用公開和隱蔽行動來詆毀特朗普政府及其政策,並塑造有利於中國(中共)的美國國內信息環境。中國(中共)將進一步利用其傳統的「軟實力」影響工具箱,即公開的經濟措施和游說,來推動美國的政策更加符合中國(中共)的利益。

四、對美國各州和地方政府的干預

報告說,外國政府,主要是中國(中共),尋求直接或間接培養對美國各州和地方領導人的影響力,他們往往通過軟硬兼施的形式,如尋求促進文化和商業關係的非正式協議。中國(中共)官員認為,美國的州和地方級官員從華盛頓那裏享有一定程度的外交獨立,並可能在關係緊張時利用這些關係來推進符合中國(中共)利益的政策。

「中國(中共)將一個(美國)州或地方的經濟挑戰,包括COVID-19(中共肺炎)而導致的醫療挑戰,視為建立依賴關係的關鍵機遇,進而獲得(對州或地方的)影響力。北京利用中國智囊研究美國哪些州和縣可能最容易接受中國(中共)的提議。」報告說。

在COVID-19(中共肺炎)疫情爆發之初,北京利用與美國地方的姐妹城市關係,獲取美國公共衛生資源。2020年2月,匹茲堡向姐妹城市武漢運送了45萬個手術口罩和1350套防護服。匹茲堡還建立了一個GoFundMe帳戶,籌集了超過5.8萬美元,通過提供醫療用品支持武漢的應對工作。

在芝加哥,中共官員利用和地方政府及州政府官員的關係,推行親華言論。此外,還有一名中共官員給美國中西部的一位州議員發郵件,要求他所在的立法機構通過一項決議,承認北京為抗擊病毒採取了英勇舉措。

「中國(中共)政府邀請美國官員和商界領袖參與精心策劃的中國之行,並向他們承諾利潤豐厚的投資項目和商業交易。雖然今年的訪問因COVID-19(中共肺炎)而被推遲,但中國(中共)政府可能會繼續以視訊方式和通過提供誘餌來培養北京與美國各州和地方的關係,這些誘餌可能包括救助美國公司、在經濟受衝擊地區投資房地產,以及廉價出售醫療設備和用品。」報告說。

五、美國經濟安全威脅

報告還說,在病毒大流行期間,中國一直是假冒醫療用品特別持久的來源。國土安全部聲稱從非法的中國製造商那裏查獲了超過100萬個FDA禁止的COVID-19(中共肺炎)檢測試劑盒和7.5萬個假口罩。報告警告說,北京一直在監控美國醫療供應鏈的短缺,並稱中共可能會利用這些短缺迫使美國政府採取更多親中政策。

「中國(中共)正在收集美國供應鏈短缺的信息,並利用COVID-19(中共肺炎)危機在美國建立更多的影響力,因為北京控制著許多關鍵商品。中國(中共)可以利用未來關鍵供應品的短缺向美提出,中方提供這些供應品的前提是美國要默許對北京重要的其它事項。」報告說。

六、對美國學術機構和研究的威脅

報告說,中共將繼續通過廣泛的政府、非政府、私人行為者和平台,尋求對其經濟和軍事發展至關重要的美國研究和專業知識。中國(中共)調動了大量資源來支持其工業發展和國防目標,並將繼續利用美國學術機構和簽證制度來獲取有價值的研究和知識產權。中國(中共)政府認為這些研究和知識產權將為其提供軍事或經濟優勢。北京利用美國的一些訪問教授、學者和學生作為非傳統收集者(NTCs)。

這些非傳統收集者離開美國回到中國時,未經美國學術機構的同意,擅自帶走研究和資料,往往在離開前刻意隱藏資料,防止被發現。報告並列舉了一些相關案例。

報告還披露中共利用人才招聘計劃來獲得美國的技術和知識產權等。

報告認為,在美國政府意識到了中共對學術機構和研究構成威脅的手法後,北京的戰略很可能會改變。鑑於美國政府禁止某些與中共軍民融合戰略相關的學生入境,以及美國產業界、學術界和地方政府對中共獲取技術和知識產權手段的認識提高,「我們預計非傳統收集者將調整他們的方法,包括採取不同途徑前往美國或將他們的研究轉移到國外,同時仍以收集美國敏感信息和知識產權為目標」。

七、在美國的外國投資威脅

報告說,儘管過去兩年中國(中共)對美國的外國直接投資和歷史高點相比有所下降,但中國(中共)將繼續尋求在美國進行有選擇投資,以獲得其國內無法開發的新技術,發展自己的工業基礎,並確保進入關鍵供應鏈。那些尋求對美企進行投資的外國公司可能會加強努力,以掩蓋其與中共情報或安全部門的聯繫。

八、美國供應鏈完整性面臨的威脅

報告表示,在COVID-19(中共肺炎)爆發期間,中共國有企業在不具備生產醫療用品和設備的能力或質量控制的情況下,被中共當局鼓勵轉產。除了質量控制問題外,中國供應商還以一家持有許可證公司的名義出口產品,但其產品卻來自第二、第三或第四個廠家,因此幾乎沒有供應鏈的可追溯性。今年3月,一家在中國設有工廠的加拿大口罩製造商報告說,中國(中共)政府徵用了其所有的生產,沒有任何產品出口。中國(中共)開始積累關鍵的醫療用品,而不是把它們運給其它國家的買家,這表明中國(中共)顯然知道疫情,並努力囤積關鍵的醫療用品。

九、違反美國貿易法和政策

報告說,中國(中共)仍是違反美國貿易政策的主要來源。儘管中美兩國為解決這一問題而進行的談判取得了進展,但在未來一年裏,中國(中共)犯罪組織的行動將繼續對美國執行貿易法律和政策構成主要挑戰。

中國實體侵犯美國實體的知識產權,每年給美國經濟造成的損失高達6000億美元,並對美國產業和競爭力造成不利影響。

在2019財年,國土安全部查獲的原產於中國的假冒商品比任何其它國家都多。由於大多數假冒產品的質量不達標,來自中國和香港的假冒商品對知識產權執法構成了最大挑戰,並給公眾帶來健康和安全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