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引領全球掀起滅共浪潮的背景下,身為美國亞洲盟友的南韓最近卻向美國聲明,堅持與中共「保持密切關係」。《大紀元》獲得的系列內部文件透露了南韓曖昧態度的背後因素,揭示出中共通過「欲擒故縱」的滲透手法,對文在寅政府實施影響和控制。

全球滅共背景下 南韓態度曖昧

儘管美國與中共的對峙正趨向白熱化,南韓文在寅政府仍然在今年9月向美國表明南韓立場——即使韓美是同盟,但韓方堅持與中共「保持密切關係」。

事實上,去年爆發的香港反送中運動遭遇中共和特區政府的暴力鎮壓後,絕大多數民主國家都對港人進行聲援、並譴責中共違背「一國兩制」的諾言,南韓卻是罕有的對香港問題失聲的民主國家之一。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網站7月27日刊文指,文在寅政府一直在抵制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共的行動,無論是譴責中共在香港的政策,還是在圍堵華為5G的問題上。

與南韓曖昧態度相呼應的,是中共釋放出的特殊待遇;例如南韓成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中第一個享受到中共「快捷通道」待遇的國家。2020年8月中共外事辦主任的訪韓行程,亦被外界視為替習近平訪韓鋪路。

而《大紀元》早前報道曾曝光了部份中共文件,文件顯示中共遼寧省政府為南韓提供「快捷通道」,而且中共多個地方政府在疫情爆發初期,指令從南韓採購防護物資。

截至目前,中國是南韓最大貿易夥伴、最大出口市場和最大進口來源國。中共和南韓在2015年簽署了自貿協定。

習近平甚至直接提出「與韓方共建中韓產業園」,並在2017年與來訪的南韓總統文在寅達成共識。雙方批准在中國的江蘇省鹽城市、山東省煙台市、廣東省惠州市,以及南韓的新萬金開發區,各設一座中韓產業園。

內部文件洩文在寅上任後 定下親共經濟政策

《大紀元》獲得了南韓新萬金開發廳廳長發給中共地方當局的部份公文,文件顯示,文在寅政府上台後,將「新萬金」作為重要國政課題,並計劃加強同中國的經貿關係,將「新萬金」打造為與中國經濟合作的「東北亞經濟樞紐」。

南韓新萬金開發廳發給中共地方政府的部份公文。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南韓新萬金開發廳發給中共地方政府的部份公文。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新萬金開發區位於南韓西海岸全羅北道沿海,是由南韓政府從國家層面大力推進的填海造陸開發項目之一。南韓政府為保障新萬金重點項目的穩步實施,特別設立「新萬金開發廳」。新萬金開發區也是南韓境內唯一的「韓中FTA產業園區」。

2017年9月新萬金開發區發給中共煙台市市長、鹽城市市長和惠州市市長的邀請函顯示,新萬金開發廳邀請協助舉辦中韓/韓中產業合作園間高峰會議及論壇。

2017年9月,南韓新萬金開發廳發給時任中共惠州市市長麥教猛的的邀請公函。圖為公函截圖。(大紀元)
2017年9月,南韓新萬金開發廳發給時任中共惠州市市長麥教猛的的邀請公函。圖為公函截圖。(大紀元)

新萬金開發廳在發給中共惠州市外事辦的電子郵件中稱,為了儘快傳達信息,直接發送了韓文文書;且中方回函時,也直接發送中文即可。

2017年惠州市政府收到的新萬金公函,透露出南韓與中共的親密關係。不過在文在寅上台之前,南韓與中共的關係並不簡單。

南韓前任總統朴槿惠是大韓民國歷史上首位因彈劾而下台的總統。2012年朴槿惠上台時,雖然延續了與美國的同盟關係,但更著力發展了同中共的關係。

朴槿惠甚至在西方民主國家集體缺席的背景下,於2015年出席了中共搞的反法西斯70週年閱兵式。同年,中共與朴槿惠政府簽署了中韓FTA自貿協定。

2016年起隨著北韓加快發展核武和試射導彈,而中共對此態度模糊,朴槿惠政府最終決定部署美國的薩德反導彈系統、以防範北韓襲擊。中共視薩德為威脅,因此與南韓開始交惡。

2017年3月朴槿惠遭彈劾下台,文在寅接任後,決定重新加強與中共的關係,並於當年11月就薩德問題向中共做出「三不一限」的保證:不加入美國反導體系;不發展韓美日三方軍事同盟;限制使用「薩德」。

2017年12月,文在寅訪華,與習近平談妥推動中韓經貿發展。從此中韓關係重新升溫。

2017年回絕南韓新萬金邀約的背後:中共欲擒故縱

儘管文在寅上台後,南韓外交轉向中共;《大紀元》獲得的廣東省惠州市內部文件卻揭示出,中共的回應並不熱烈,而是對南韓政府採取了欲擒故縱的策略。

2017年9月20日惠州市外事僑務局發函給市政府,建議市政府不組團參加新萬金中韓產業園高峰會議。圖為公函截圖。(大紀元)
2017年9月20日惠州市外事僑務局發函給市政府,建議市政府不組團參加新萬金中韓產業園高峰會議。圖為公函截圖。(大紀元)

例如在收到南韓的邀請公函後,2017年9月20日惠州市外事僑務局發函給市政府,建議市政府不組團參加新萬金中韓產業園高峰會議。

惠州市外事局在《情況說明》中稱,「經向省外辦請示,建議低調處理兩國黨政人員的官方性交往活動」。

惠州市外事局同時建議市政府找藉口低調回絕——例如不書面答覆,僅由外事局「通過電話口頭回覆即可」;「答覆原因以市長本年度出訪計劃業已完成報備及審批,不適合臨時加入出訪任務」。

外事局披露說,另外兩家中韓產業園城市——煙台和鹽城外事辦同樣建議市政府不出席該活動。

當年稍早時,2017年2月南韓高陽市發函邀請惠州市長參加高陽市國際園藝節。惠州市外事局同樣是建議與南韓交往時「應淡化官方色彩」,建議以用惠州市對外友好協會和市園藝協會會(或園林設計所 )等民間名義出席。

2017年4月,惠州市外事局發函給市政府,請示派員赴南韓城南市開展友好城市交流工作。圖為公函截圖。(大紀元)
2017年4月,惠州市外事局發函給市政府,請示派員赴南韓城南市開展友好城市交流工作。圖為公函截圖。(大紀元)

不過詭異的是,惠州市外事局一方面對官方交往降溫、回絕了南韓官方活動的邀約;另一方面,卻積極開展對南韓的「民間交往」。

2017年4月,惠州市外事局發函給市政府,請示派員赴南韓城南市開展友好城市交流工作。市外事局在請示函中稱,「經市委、市政府同意」,惠州市將組織惠州師生代表團前往南韓城南市參加國際青少年交流大會。

惠州市外事局在給市政府的「相關說明」中稱,請示過省外辦、外交部,得到回覆支持民間交往。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惠州市外事局在給市政府的「相關說明」中稱,請示過省外辦、外交部,得到回覆支持民間交往。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實際上,惠州市外事局就此事在給市政府的《相關說明》中稱,該局已就此邀請「上報省外辦,省外辦再向外交部請示」,得到回覆「外交部和省外辦對此活動表示支持,並鼓勵推動民間交往和行業合作」。

市外事局還透露說,「余金富副市長帶隊拜會了省外辦」,「就與南韓的交往交換了意見」;「省外辦表示,我們反對薩德的部署,但對與南韓的正常交流與合作予以支持。」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說,中共外事部門對南韓的曖昧態度,表明中共對南韓的策略就是欲擒故縱。

李林一解讀說,中共其實很想和南韓搞好關係,尤其是在國際上已經四面楚歌的背景下;但是薩德事件還沒完全過去,所以在國內民族主義壓力下,中共也不敢太過份,就採取了官方降溫、民間升溫的策略,對南韓實施欲擒故縱的招數。

為吸引南韓企業 惠州政府招數百出

《大紀元》還獲得了中共惠州市支持中韓(惠州)產業園的部份文件,文件顯示,惠州市政府為吸引南韓企業,不但給出優惠政策,連市領導都要上陣做宣傳。

惠州市政府在《關於支持中韓(惠州)產業園加快發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中稱,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

例如,「加大財政獎勵力度」:前三年「按企業當年對市、縣(區)財政貢獻的60%給予獎勵」。

「鼓勵韓企投資新項目及增資擴產」:超過2,000萬美元的新項目、超過1,000萬美元的增資項目,「市財政按其當年實際外資金額的2%給予獎勵」。同時,還有支持以商引商、對韓投資等十多條優惠政策。

惠州市外事局在2016年的請示文件中,建議市委主要領導接受南韓媒體的採訪,並財政撥款用於做宣傳。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惠州市外事局在2016年的請示文件中,建議市委主要領導接受南韓媒體的採訪,並財政撥款用於做宣傳。圖為文件截圖。(大紀元)

惠州市外事局在2016年《關於市主要領導接受南韓媒體採訪的請示》中提出,「當前正是宣傳推介中韓產業園的好時機」,特此請示「建議市委主要領導接受《亞洲經濟》日報的書面採訪」;文件還請示市財政核撥專版宣傳費用15萬元,專門用於推廣市領導的採訪宣傳。

李林一表示,這些內部文件揭示出,中共一方面透過官方冷淡以示對韓引入薩德系統的不滿,同時又利用民間交流和經濟利益加大對南韓的誘惑;而南韓政府近年來的親共言行表明,中共通過這種欲擒故縱的手段,加強了對南韓的滲透和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