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12名「被送中」港人一案,經過不同媒體的仔細查證後發現,香港海事處在快艇所經路途設置了多種電子自動識別系統,另外水警部門也有精密和加密的雷達和偵測儀器,任何船隻都無法遁形。再加上香港傳媒揭露,事發時保安局轄下飛行服務隊也出現在現場。所有資料都指向同一個畫面:即港府配合中共演了一個活抓港人的「送中劇本」。

12名香港青年被關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已經超過一個月,日前正式被深圳鹽田區檢察院批准逮捕,但是他們的家屬及其委託律師至今未能接觸他們,他們一直處於音信全無的狀態。12人中大部份人申請「取保候審」但被中共拒絕。家屬憂慮大陸當局會對他們進行秘密審訊,一直要求港府向大陸部門要人,把他們遣返香港審訊,但港府以「案件屬大陸司法管轄範圍」為由一直拒絕。

這個案件爆發後,外界一直質疑港警事前知道有關逃亡計劃,並將資料通報中共;同時外界也質疑中共公安存在越境抓人之嫌。但香港警方一直否認事前知情,又強調案件屬大陸司法管轄範圍。但這些說辭一直無法平息外界的質疑。

任何船隻都無法遁形

據自由亞洲電台昨日報道,消息人士透露,在香港,追截和偵查可疑船隻任務主要由水警負責,而水警部門有精密和加密的雷達和偵測儀器,可準確追蹤目標。該消息人士說,如有未登記船隻在非獲准航線高速航行,「沒有理由無人知」。

這名消息人士表示,據香港《船舶及港口管制規例》,任何船隻離開香港水域須申領出港證。船長必須在船隻開始開出前不少於15分鐘的時間,以船隻所在的水域內所處的甚高頻區段適用的甚高頻頻道,向船隻航行監察中心提供船隻名稱、呼叫信號、現時的位置、下一個港口名稱、出港證編號、確認入境事務處出港證明等資料,並申請開出香港海域。

消息人士表示,香港海事處在最接近事發位置的橫瀾島設有閉路電視、雷達站和船舶自動識別系統,海事處都有記錄。

自由亞洲電台曾在9月28日向香港海事處查詢8月23日、「12港青」被捕當日,在果洲群島附近一帶的雷達記錄,被海事處一口拒絕,只稱「海事處當日並沒有接獲在果洲群島附近一帶有可疑船隻的報告」。

出動兩架飛機追蹤載人快艇

另一方面,據《蘋果》報道,隸屬保安局的飛行服務隊一架定翼機「B-LVB」和一架H175獵豹直升機「B-LVH」,案件事發時先後出動。

自由亞洲電台翻查航班追蹤網站FlightAware顯示,定翼機「B-LVB」在8月23日凌晨4時19分自赤鱲角機場出發,繞過香港島及南丫島,及後一直在西貢、東龍洲及果洲群島之間海面上空盤旋達3小時。直至早上約7時,即香港警方稱12名港人在布袋澳登上快艇的時間,「B-LVB」一直在附近上空盤旋。至早上約7時半,即警方指快艇由香港東南面水域進入大陸水域的時間,定翼機「B-LVB」突然下降回1,000米高,同樣朝香港東南面海域方向飛行,與快艇前進方向一致。

《蘋果》了解到,除非有特別任務,否則定翼機「B-LVB」平時很少在凌晨出動的,而且只有在偵察目標時才會在上空盤旋。

據警方於9月25日的新聞稿,水警的數碼雷達保安系統記錄,顯示快艇在約8時許離開香港水域界限約10.9海里,向東南方航行。而根據該定翼機「B-LVB」的飛行紀錄,也在於8時後飛離香港水域,並於空中盤旋30分鐘,約於8時14分到達的位置(22°11'96'N,114°75'28'E),與廣東海警局公佈查獲快艇的位置(21°54′00〞N,114°53′00〞E),非常接近。定翼機「B-LVB」最後在早上8時15分回航,8時36分返回赤鱲角機場。

廣東水警大約在9時許截獲了12名港人。

此外,飛行服務隊一架H175獵豹直升機「B-LVH」在大約9時25分出動,往快艇被截查位置的方向飛行,但在早上9時41分,直升機信號在距離涉事地點約40公里處(22°04'96'N,114°51'58'E)突然消失,再出現已在半小時後,接近快艇被截查的位置折返回港。

據飛行服務隊網站顯示,定翼機「B-LVB」主要負責搜救及偵察工作,機上配備監視雷達、電光/紅外線系統及空中自動識別系統,可在空中攝影。而H175獵豹直升機則屬於多用途運輸直升機,主要用作搜救,機上設有探射燈、搜索雷達。香港天文台資料顯示,事發時天氣良好,能見度清晰,沒有降雨。

曾擔任飛機師的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指出,從飛機的飛行軌跡可見,定翼機是以繞圈方式朝東南方飛行,顯示追蹤特定目標船隻,「因定翼機的飛行速度較船隻快,故需以繞圈方式跟蹤」,而有關飛機配備偵察儀器,在高能見度下,可辨別船隻。他又強調,飛行服務隊不會主動出動,只會配合政府部門要求執行任務。他質疑警方稱「事前不知情」的說法是說謊,要求保安局詳細解釋。

譚文豪還說:警方是前言不對後語。警方聲稱事前不知情,但飛行服務隊的飛機飛行路線和時間,與12港人案是非常吻合,而且飛機還在空中盤旋了2、3小時,令人懷疑是否在監視這隻船。是否在事發前就接獲情報這樣做,還是應大陸要求而動,保安局需要解釋。還有這次行動是由哪一個政府部門下的命令,是在即時命令,還是事前做好的計劃,這分別也是很大的,都必須要弄清楚。

協助12名港青的立法會議員朱凱迪質疑,種種資訊反映政府多個部門只為配合大陸,合理化「送中劇本」辦事。

朱凱迪說:他們必須解釋飛機和直升機為甚麼要飛到布袋澳?如果解釋不了的話,我當然相信警方事先知情,而且故意讓12名港人給中共海警抓走。

「此地無銀三百兩」

據《蘋果》5日的報道,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當天早上的行會前被問到,政府能否公開飛行服務隊相關行動詳細資料,政府有否事先通知大陸「有人乘快艇偷渡」時,拒絕做出正面回應,只重複警方的在今次案件「無任何角色」之說法,並稱12名港人現時的扣押和調查會根據大陸法律進行。林鄭還聲稱,有人抹黑香港政府、攻擊警方。

一直協助12名港人家屬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表示,林鄭的說辭難以消除坊間認為港府協助中共海警拘捕12名港人的質疑。

他表示,定翼機主要用作搜索,並非做救援任務,而飛行服務隊一般不做恆常巡邏,一定有特定目的才出動。飛行服務隊為本港紀律部隊之一,支援警方及其它執法機構執行職責,並提供搜救及救援等工作,連「飛行服務隊都知情,怎麼可能警方卻不知情?」。

涂謹申還說,難以認同林鄭指港警在12名港人的案件中「無任何角色」。因為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前不久公開呼籲台灣儘快遣返5名偷渡港人,現在12名港人已經被香港警方通緝,李家超應該同樣要求中共政府儘快遣返12人回港。

涂謹申說,如果保安局連這句話都不敢說,其實對於香港法院來講是一種失職,也會令人覺得是「此地無銀三百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