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共當局對台灣施壓的升級,美國和歐洲已經作出回應。現在,加拿大該如何對待此事,成了專家議論的熱點。

中共軍機逼近台灣空域,最近經常成為國際媒體報道的熱點。美國對此的反應,不僅向該地區增派了軍力,而且讓政府高官去訪問台灣。8月30日,捷克參議院議長去了台灣訪問,而且得到了歐盟成員國的支持。

在加拿大,據《環球郵報》報道,台灣政府駐加拿大代表陳文儀已經有點不耐煩了,他一直在懇求加拿大政府,在努力使加拿大國際貿易多樣化時,考慮加強與台灣的關係,但卻一直未能如願。

陳文儀認為,台灣是一個充滿活力的民主國家,人口與澳洲大致相同,在很多理念上與加拿大相近,特別適合與加拿大發展關係。

該報道稱,使加拿大裹足不前的原因可能是,每當有國家尋求加深與台灣的關係時,中共政權都會很生氣,將之視為對台灣主權的支持。因為中共雖然從未管治過台灣,但它宣稱自己擁有台灣島。

目前的情況是,中加關係已經很緊張,加拿大應美國的引渡要求逮捕了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後,中共當局扣押了兩名加拿大公民,此舉被普遍認為是對加拿大的報復行為。

加拿大干擾重重

加拿大政府認為,中共在過去一年多裏針對加拿大所做的,是欺凌行為。對於台灣來說,他們一直在國際舞台遭受中共政權的欺凌,現在,台灣想向加拿大提建議,如何去應對相關的壓力。

比如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肆虐全球時,有2,350萬人口的台灣,很快控制了該病毒的傳播,目前為止,全島感染人數不到520人,只有7人因該病毒死亡。台灣可以與加拿大分享其抗病毒的知識和經驗。

但是,陳文儀仍在等待渥京接受他提供幫助的提議。他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說,他認為,最重要的是要採取行動,而不只是紙上談兵。

在2018年的時候,加拿大曾有希望加強與台灣的關係。當時,加拿大計劃與台灣就外國投資促進和保護協議(FIPA)進行探索性會談。這種協議通常被視為全面自由貿易協議的第一步,就是互相保護對方投資者在本國的投資,幫助刺激雙向貿易。

但是,談判被擱置了,而且被一次又一次地拖延,直到2018年12月,發生了孟晚舟事件,兩名加拿大公民被中共當局扣押。一切都被打亂了。

聖-馬理(Mario Ste-Marie)在2018年7月前,一直是加拿大駐台灣的最高外交官。他說,加拿大與台灣展開投資保護協議談判的延誤,與加拿大擔心與中國的關係破裂有關。

「總是有某些事情發生。」他說,比如中方高官訪加,或者加方高官訪華。那時候的加拿大政府,在期望與中方達成貿易協定,他們不想因為與台灣達成某些協議而激怒中共政權。

聖-馬理說,台灣在2016年曾同意取消對加拿大牛肉的臨時禁令,該禁令是亞伯塔省爆發瘋牛病後實施的。此舉的期望,是加拿大也做出善意回應,就是說, 「他們重新開放了市場……我們也需做我們該做的部份,即投資保護協議。但是,加拿大一直無作為。」

在2018年底,中共當局扣押兩名加拿大公民的事件,被用來作為擱置與台灣談投資保護協議的理由。

聖-馬理說,現在的理由是兩名加拿大公民被扣押, 不能與台灣談協議。之前的理由是,加拿大總理要訪華,或者一名中方高官要訪加。擔心中方難受總被拿來作為拒絕台灣的理由。如果那兩名被中共扣押的加拿大人獲釋了,可能接下來的理由會是:「現在我們必須重建與中國的關係,因此我們不會與台灣建立關係。」

美國、歐洲已行動

台灣一直遭中共政權打壓及邊沿化,但台灣是一個擁有自己的軍隊和外交政策的自治島嶼,而且其政府是民選出來的。

最近,中共當局多次進行軍事演習,模擬對台灣的攻擊,甚至曾派轟炸機做「包圍」台灣的飛行。

美國政府對此的反應,包括讓衛生部長在8月訪問台灣,9月份更是讓國務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訪台,成了41年來訪台層級最高的現任美國國務院官員。

8月30日,捷克參議院議長維斯特奇爾率89人的代表團抵達台灣,進行高規格訪問。中共政府外長王毅公開發話威脅捷克政府後,德國及法國政府在9月1日先後發聲,支持捷克政府。

美國政府還加強了對台灣地區的空中監視,並增派軍艦和戰機,與兩個美國海軍航母戰鬥群在附近區域進行了聯合演習。美國還向台灣出售了價值180億美元的軍事裝備。

9月3日,加拿大軍隊的一艘護衛艦,從南中國海駛入敏感的台灣海峽,然後繼續向北航行。中共當局仍未見對此發表評論。

作家文達峰(Jonathan Manthorpe)說,加拿大在1970年終止與台灣的正式外交關係時,並沒承認中共對台灣的領土要求,加拿大政府當時在聯合公告中的表態,只是說「注意到了」北京對台灣的立場。

加拿大需更新對台政策

約克大學商學院教授沈榮欽(Jung-Chin Shen)表示,由於聯邦政府的注意力是在中國大陸,加拿大與台灣的關係在過去20年中進展甚微,「基本上已經停滯了」。

加拿大前駐華大使馬大維(David Mulroney),之前也曾擔任加拿大駐台灣的最高代表。他說,加拿大對台灣的做法,從台灣是一黨專政的時候到現在,一直沒有更新。

台灣在1996年首次直接民選總統,但加拿大沒做出甚麼改變,當時的總理克里靖(Jean Chretien)專注於與中國大陸發展關係。

「我們對台灣民主化的含義了解得很慢。」 馬大維說。

聖-馬理表示,台灣為加拿大提供了巨大的經濟機會,可以幫助加拿大公司擴大規模,還可以保護其知識產權免遭盜竊。

「台灣人非常擅長將創新帶入可以批量生產的階段。」他說,台灣人將生產轉移到中國後,分開不同的步驟生產,從而防止技術被竊。

聖-馬理說:「如果沒有共產黨在1949年上台,台灣將會是中國的現狀。」

自由黨政府有兩名國會議員表示,現在是時候加深與台灣的關係了。台灣目前是加拿大的第十二大貿易夥伴,在亞洲是第五大夥伴,加拿大有約20萬台灣血統的居民,在台灣居住的加拿大人有6萬。

加拿大最近與其它國家共同發聲,贊成讓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的會議。但這些議員表示,加拿大需要做更多。

麥凱(John McKay)在國會休會前是公共安全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他表示,加拿大應停止擔心中共政府對加拿大與台灣關係的看法,應正視台灣的現狀:「一個負責任、強大的民主國家,她在很大程度上遵守世界貿易組織的行為方式和規範,以及西方民主國家的法治」。

加拿大國會台灣之友主席斯格羅(Judy Sgro)表示,她認為加拿大不願意擁抱台灣的原因,是政府在過去三四年裏,與中方交往時小心翼翼,希望增加與中國的貿易。

斯格羅在國會休會前是國際貿易委員會主席,並曾想研究加深與台灣關係的途徑。她說,她對台灣人長期的努力表示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