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山西應用科技學院的一名學生向《大紀元》曝料,該校以實習的名義,強制學生到指定企業做廉價勞動力,從中牟利。如果學生拒絕或中途走人,學校就威脅不發畢業證書。

校領導和企業談實習生價錢

據公開資料顯示,山西應用科技學院是一所民辦綜合性高校,有9個專科專業和31個本科專業。該校學生楊涵(化名)告訴《大紀元》,他們學校每個學院都存在強制實習的現象,非常普遍。

只要價格談妥,實習時間到了,學生就會被送去幹活,企業則按人頭每月給學校錢。由於價格低廉且不用繳納五險一金(中國大陸企業所應負責的保險金、社保金等),企業很願意去招學生。

楊涵披露,規定的實習期至少半年,如不考研或考專升本,就必須幹一年;專科生從大三開始,本科生從大四開始。

學生每周須工作6天,拿到的薪水不足正常同類實習的80%。單位不和學生簽訂實習協議,且實習的崗位和專業基本都不對口。

學生不服從遭威脅或緩畢業

據楊涵提供的學生手冊內容顯示,山西應用科技學院規定了3種「延期半年進行畢業資格審核」的情況。其中包括:未經學校相關部門批准,不參加學校統一組織的頂崗實習,或在頂崗實習期間私自離開實習單位的學生……

同時,學校還給出一部份自主實習名額,得到名額者可以不去學校提供的實習單位。一該校畢業生在「知乎」上曝料說:「關鍵這個名額不好拿,在輔導員和領導那握著……等著你去求他,關鍵時候就是花錢辦事!」

楊涵透露,此外,學生家裏要是有關係可跟企業「協商」,自己出錢填補企業每月給學校的「人頭錢」,不用去實習,同時還能拿到實習證明。「普通學生沒關係又怕不發畢業證,就得好好在那幹。」

學生舉報被強制實習無果

楊涵表示,學生曾經就此事給山西省教育廳廳長和太原市教育局長寫過舉報信,但沒得到回覆。

他說,校長宋興航不但在山西的教育系統裏有關係,還是政協委員。「地方部門肯定都跟學校是一夥的」,「要是打電話(舉報)的話想都不用想,第一時間學校就能知道是誰。」「再說現在舉報都要求實名制,學生怎麼敢去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