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裏的秋最有秋的韻味,濃重、熱烈。

胡桃躺在杏黃寬大的葉子間,任由陽光翻曬;山裏紅一叢叢,驕陽般映紅了山間;而熟透的元棗子,似酣睡的嬰兒等待主人的到來。谷底山間,小溪甜美的歌聲伴著鳥兒婉轉的鳴唱;無拘無束的山風送來秋的串串音符。

勤勞的山裏人總也閒不住,提籃拎袋,翻山越壑,裝回來滿袋滿籃的山果,裝回秋的豐饒。秋天是他們的,他們才不愧是真正的寫秋的詩人,是最最高明的秋的畫手。

看,他們臉上洋溢著盈盈笑意,令人想到幸福,想到生命的意義。

秋的燦爛與厚重,始於冬的不棄的堅守,春的真誠的誓約,和夏的熱烈的澆灌。

白雲生處秋亦高,這又不禁讓我想到另一種人生的風景:城裏鄉下、鬧市田間、旅途的列車、打工的工地,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他們的身影。講真相,勸三退,為了可貴的中國人,他們傾盡自己的所有,爭分奪秒,忙碌地解救一個一個被邪黨綁架的善良百姓。在這秋色漸濃的日子,觸眼可及,有誰沒有感動?

秋在草尖、秋在枝頭、秋在田野、秋在遠山,秋無處不在的蹤跡,在向我們闡釋著生命的意義。

誰不想收穫這樣充實的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