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喜地來到海邊,在這樣的炎炎夏日。

此時,海邊極為熱鬧。海灘上,有人在遮陽傘下閒聊,有人在拾貝殼,有人在玩沙,有人在捉沙馬,有人在追逐嬉戲,也有人在弄潮;再過去便是海了,有人在那裏游泳,各式泳姿展出,也有套了救生圈任海水載浮載沉的。看起來是那麼悠遊自在。

游泳是一種很好的運動。不僅是夏日有人游泳,一年四季都適合,只是夏日天熱,游泳的人較多就是了。它又不分年齡和性別,是男女老少咸宜的運動。人一入水中,便全身各部位都浸進去,都在運動了,所以游泳是一種全身的運動。這是它和其它許多運動只注重某部位不同的地方。

可是,我小時候開始游泳卻不是因為懂得它的原理。其實,大多數人都是一樣的,小時候開始游泳,很少有人知道它的運動原理的,尤其像我這種在鄉下土生土長的孩子,誰會知道這些?主要的只是希望野,只是為野的樂趣所迷醉而已。想想,每個人才會爬動開始,便喜歡下水了,明明大人說不能玩,但是哪個孩子不是見到水就迷下去呢?就說會溺死,他也是照樣要玩,一無懼怕,任令大人如何禁止,也沒甚麼功效。如此,怎好說小孩玩水、開始游泳,可能懂得它的運動原理呢?懂得其中的原理,那是長到相當大的年紀,獲有相當豐富知識以後的事。

我家屋後那一片牧場有好幾條水溝,其中有一條南北向的,是我游泳(應該說學游泳)的最初場所。那條水溝寬約六公尺,水也不深,最深處水僅及頸,其它大多不及頸。最初是在那裏釣青蛙、釣魚,然後是玩水,試著游泳,或者是兼而有之。當時我最擅長的是狗爬式泳法(俯泳)。當然,也常常游的茶壺式—咕嚕咕嚕喝水的。過了一段時間,便把場所移到村子南方那條廍仔溝了。那裏水常流動,較清晰乾淨,不像現在那麼污濁,常常幾乎乾枯不流動,也不像牧場上那條水溝的水那麼髒,有時甚至要和水牛一起游,牛拉了屎撒了尿,溝水混濁不堪,仍照游不誤。那真是髒透了。待我學會立泳了,便往糖廠古井(灌溉用抽水井)裏游了。在古井裏游泳的時期,我學會了跳水;而在這同時,我也常常去埤內溪裏游泳。那裏不但水清晰乾淨,範圍又大又深,要如何游都可以。那時,我學會了自由式和仰式,還有蛙式,也常潛水,甚至邊游邊捉魚蝦。大概最常捉到蝦、蟹和土虱等。捉到蝦,常現場剝了殼生吃,很甜的。

到我讀初中階段,見識已漸廣。當時每到夏天,上體育課時,老師常帶我們去海邊游泳。體育老師總是先勘好地形地勢,插上標旗,學生不得超越過標旗的連接線,到水深的地方游泳,並且事先覓好會游泳的同學做指導兼救生員;其實,總有些同學一到水裏便甚麼規矩限制都忘得一乾二淨了,游出了畫定的範圍,到深處去,叫老師和同學緊張一場,現在想起來,還真為體育老師捏一把冷汗呢。太冒險了!那時海中有許多蟹,用腳踩了便可以捉獲,上體育課游泳時捉到過,而降旗後或禮拜六下午去游泳時捉得更多。

我的游泳歷程便這樣繼續上路。

由小水溝而溪流,而古井,而溪埤,而淺海,然後大海,我不停地游著;由小而大,由淺而深,由近而遠,我不停地游著。猶如人生,由小長大,由小地方到大地方,由見識少到見識多,由生澀而熟練,由淺薄而深入,層層疊疊,一步一步,依次而進。

可是後來發生了一件事,使我的游泳歷程稍受頓挫。那是我高二的暑假,一位住枋寮的同班同學,邀我前往他家門前的海邊游泳。為安全計,他好心地給了我一個救生圈。我從未用過,沒有注意到救生圈內氣體多才能漂浮水面,其阻力必大,慢游則可,快游則不行,我用盡了氣力游向海中,大約游到距離海岸三百公尺處,由於用力過猛,右腳的小腿抽筋了,才設法慢慢游回海岸,到沙灘休息。自此以後,差不多每次下水游泳,每次小腿抽筋;好在我能設法調理,否則能不沉溺水中成為波臣?記得在基隆福隆海邊抽過一次筋,在碧潭也有過,是我印象最深的。為此,我也就稍為收斂了對游泳的嗜好了。

游泳是一種很好的運動,只要人一下水便全身都在運動了,一年四季都無不可,夏日尤然。想想,炎炎夏日,蒸得人無處逃躲,悶熱不堪,浸入水中,說有多清涼便有多清涼,有多舒爽便有多舒爽。那種情趣,更是無以形容的。所以每到夏日,海邊、河濱和溪畔,只要可以游泳玩水的地方,便集滿了人。

只是水能載舟,也能覆舟,游泳有時常生危險,所以需要注意安全。熟悉水性、地勢是必要的。好幾個人一起去,不要單獨一個人去,以便互相照顧。不要逞強,冒險游到深處,或游太遠太久,使體力無法支持。如能帶救生圈更好。下水前,一定要先做柔軟操,使身體血氣暢通;然後慢慢下水。萬一腳抽筋,要沉著應付,千萬不能緊張慌亂,越緊張慌亂越糟糕。

看到海邊的景象,尤其是游泳的人們,給了我許多游泳的回憶。啊,多麼清涼舒爽呀!但願我不再抽筋,好繼續我的游泳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