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皇后區111分局華裔社區聯絡官昂旺(Baimadajie Angwang)涉嫌非法充當中共代理人一案,聯邦檢察官10月4日向法庭提交文件,爆出昂旺早年申請政庇和入籍過程中的更多謊言,說明他棄保潛逃的風險很大,堅持繼續羈押他。

針對昂旺能否保釋在外候審,控辯雙方10月2日已激辯了兩輪。

10月2日聯邦法官布盧姆(Lois Bloom)裁定以100萬美元保釋昂旺,理由是美國是無罪推定,而疫情導致眾多案件積壓,昂旺案可能要等數年才能審判。檢察官上訴後,上訴庭法官科米特(Eric R. Komitee)要求檢方提交進一步的證據,以便審視一下昂旺被判刑的可能性、刑期可能會多長,以及昂旺入籍造假的證據和後果。

檢察官基爾蒂(Michael T. Keilty)10月4日在信中回應,雖然美國現在對違反「外國代理人登記法」(18 USC§951)還沒有明確的量刑準則,但參考美國迄今14個針對「外國代理人」的可比照案例,認為昂旺若被定罪,將面臨最高十年的監禁,最高25萬美元的罰款。

「外國代理人法」很特別

檢察官解釋,這14個案例並沒有包括那些涉及秘密或間諜活動的案件,例如麥大志替中共竊取美國海軍潛艦機密科技資料情報,被判24年5個月,因涉及國防情報的案件刑期要長得多。昂旺即使向中共政府提供情報,相比之下他的案情普通得多(run-of-the-mill)。

但檢察官指出,「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是可以根據其「行為」追究法律責任,而不一定性質上屬於「刑事犯罪或天性固有的不法」。例如:中國國航前經理林英案就沒有涉及間諜或其它秘密情報蒐集活動,她幫助中共常駐聯合國軍官運包裹,也被裁決「中共代理人」罪名。

而昂旺是作為警官和曾作為情報資產的美國陸軍預備役軍人與中領館聯繫,他:(1)向中領館報告藏人和其他人的活動,(2)發現並評估潛在的藏人情報資源,(3)確定對中國的潛在威脅,以及(4)通過邀請參加正式活動的方式向中國官員提供與紐約警察局高級官員接觸的機會。

根據上述情況,檢察官指出,類似行為的刑期平均在四年範圍內,當然根據不同情況也有判更長或更短的,此案尚處於初期階段,政府還沒制定具體的量刑建議,也可能要求判處四年或更長時間。其次,昂旺的歸化入籍問題或導致他刑滿後被驅逐出境,在這種情況下他棄保逃跑的可能性很大。

昂旺政庇申請曾被拒

自從昂旺的庇護申請獲得批准以來,曾多次回到中國。檢察官基爾蒂指出,為了確立庇護資格,申請人必須證明他有充份的理由擔心「將來回國」會受到迫害。

但檢察官的調查發現,他有多處涉嫌撒謊。昂旺在申請庇護時,提交了一封他國內兄弟(現在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預備役軍人)的信。信中說,中國考慮定昂旺為「反革命」,這是叛國罪的一種, 叫昂旺永遠都不要回家鄉,切忌直接與父母聯繫。基爾蒂指出,「起訴書中說,昂旺的母親是中共黨員。儘管有這些可怕的警告,昂旺仍數次返回中國並與他的父母經常聯繫。」

2005年12月22日,昂旺的政庇申請被拒。移民局認為他的證詞不可信且缺乏詳細信息,例如昂旺無法提供有關其被捕的具體細節。移民局發出一個意向拒絕通知(NOID),給他一個補充材料或解釋說明的機會,昂旺隨後補件,仍被認為證據不足。

2006年,昂旺進入驅逐程序,直到他於2007年獲得庇護。在此期間,昂旺收到大量有關他即將被驅逐出境的文件。

右手無法提重物 如何能入伍?

2010年5月20日,昂旺填寫入籍申請表格N-400時,又出現多處出入。第一,「是否參加過共產黨或在任何情況下與共產黨有(直接或間接)聯繫?」昂網回答「否」。然而證據和文件顯示,昂旺的媽媽就是中共黨員。起訴書中也提及,昂旺說他的母親(中共政府退休官員)在中國曾因是官員而需要撰寫年度總結報告。

第二,昂旺在回答「是否申請過免除驅逐?」時,填寫「否」。

第三,昂旺在回答「是否被捕過?」時,填的是「否」。N-400表格說得清楚,此「被捕」包括國內和國外。而昂旺整個政治庇護申請的主訴求就是他「在中國曾被捕和受到迫害」。

第四,昂旺在回答「是否曾入獄或被關押?」這項問題時,填的也是「否」。他在填寫I-485永久居民(綠卡)申請時,也犯了同樣的錯誤。

檢察官基爾蒂又指出,昂旺在庇護申請中表示,他在獄中遭到中國安全部隊的毆打和酷刑,這些酷刑帶來的影響仍存在,例如他有時會頭痛,右手會不由自主地搖晃、無法提重物。然而,昂旺在警察局和美國陸軍預備役的醫療檢查表上,卻沒有列出這些疾病。也不知這種情況下他如何能入伍。

接受中文電視採訪時說謊

檢察官又指出,2008年5月四川發生汶川大地震,昂旺已經獲得庇護身份,他捐款給災區,並接受美國中文電視(Sino Vision)的採訪。昂旺說他在四川出生長大,深愛那片土地。又說他以F-1學生簽證在北卡州的皇后大學學習經濟管理,計劃畢業後返回中國。基爾蒂說,「這些都是明顯的謊言。因為昂旺由於擔心回中國遭受迫害,剛獲得美國庇護。」

檢察官說,根據昂旺在庇護和入籍過程中的謊言,他可能會被取消美國籍,並在結案後被遣返。儘管政府目前無法預測案情走向,但他可能被遣返這一點,讓他留在美國面對刑事指控的意願要小得多。

政府認為該案證據充份,昂旺被定罪和入獄的可能性大。因此要求法官在審判前一直關押昂旺。

預計昂旺的代表律師將在周一晚間對此回應,法官最快在周二裁決,是否讓昂旺保釋。

中領館副總領事將回國?

起訴書並沒有提及昂旺所聯繫的兩名中領館官員的名字,只說從大約2018年至今,昂旺一直與紐約中領館至少兩名官員保持關係。

中領館負責僑務、與僑社頻繁互動的官員就那麼幾個,而昂旺和中領館副總領事邱艦的熟悉和互動僑社很多人都知道。日前,僑社有人傳說,中領館副總領事邱艦將離任回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