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鬥貫穿中共黨史,但今天的中共內鬥,與以往有個根本的區別:亡黨在以往主要是「恐懼感」,在今天則「現實化」,可感可觸。從「保黨」出發,中共既需要一個強人型的「核心」,又需要一個穩妥的培養接班人做法,防止因為權力交接問題激化內鬥、加速亡黨。

2007年習近平成為接班人,乃是當時各派政治勢力相互妥協的產物。除了習是正宗「紅二代」、沒有鮮明派系色彩、太子黨」中的佼佼者、沒有明顯污點等等基本項之外,習的「保黨」情節也是被極其看重的。

但是,習從接班人到成為「核心」並非一帆風順。上台前夕,2012年2月王立軍事件引發政治風暴,經過生死搏殺,從拿下薄熙來,到2014年周永康落馬;從迫使江、曾與周切割,到2016年18屆6中全會成為「核心」;從 2017年主導19大的中共政治局及其常委人選,速成「習家軍」, 到2018年春「修憲」成功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習急速完成了成為黨內「核心」的任務。

但是,為「保黨」所須完成的另一個任務——有效遴選接班人,卻被習破壞掉了。

這個結果讓中共哭笑不得。一方面,習願意當苦主、背黑鍋,「全面加強黨的領導」,甚至毛時代的影子也不時閃現,這是讓中共欣慰的;另一方面,習將鄧時代漸趨成型的五年一任、兩屆為止,隔代指定接班人等等制度、潛規則擱置一邊,不僅使中共「絕後」,同時又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風險:是黨在駕馭習近平,還是習近平在駕馭黨?

因此,黨對習近平提要求了——必須確立接班人,哪怕像當年胡錦濤那樣在「中南海幼兒園」待上十年。這將是即將召開的五中全會,直到20大,中共內鬥的一條主線。

在毛時代,中共是派系政治,雖然毛一言九鼎。自鄧時代起,中共政治就演變為寡頭政治了,「500個家庭決定了中國的事情」。這有一個例證。習「打虎」氣勢洶洶,但除了薄熙來是因為特殊原因落馬外,打了哪個「太子黨」?包括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在內,落馬的人都不是出身於紅色核心家庭。

習在台上演戲,雖然強勢,身子上還是繫著一根線的,連到幕後去了。

2019年10月,四中全會前夕,有消息說政治局常委有變,或增補兩人,7變9。消息雖然落空,但也不是空穴來風,應是故意放風。

時間又過了一年。對中共而言,今年的形勢比去年又差了許多,離20大又近了一年。從中共歷史看,雖然人事調整主要安排在一中全會,但五中全會也是人事安排的重要窗口。我們可以合理推測,習近平的接班人問題將是五中全會內鬥的一大焦點。

習不管安不安排接班人,都要給個說法:如果安排,怎麼安排,安排誰?如果現在不安排,那甚麼時候安排?

當然,習是不願意安排接班人的,要不他怎費那麼大勁搞「修憲」呢?而且,如果安排接班人,這不是給了政敵一個在檯面上合法搞動作機會了嗎?就是「習家軍」內部也要鬧起來,「習家軍」本來就實力不強、時間不長、忠誠度不高,這不自亂陣腳嗎?

但是,接班人的問題既關係到黨是否後繼有人的問題,更涉及到各政治派系的核心利益,他們自然會放手一搏、殊死相爭,五中全會就是第一個搏擊場。

習近平是不可能擋得住這場搏擊的。他所能做的,至多是不要鬧到桌面上來,要求大家即使「桌下捅刀子」,也要「桌上舉杯子」。

習也不可能再像19大時那樣,能完全主導接班人的人選了。

如果說習的第一個五年是向上爬坡,那習的第二個五年就是朝坡下走了,搞不好,隨時都可能被人猛踹一腳,一下就滾到坡下去,掉進懸崖裏。

2020年春季,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還在中原肆虐之際,品蔥網貼出了一則署名習近平女兒「習明澤」的帖子,其中稱:習近平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主席,真的只是一顆棋子,習家都是被架著上去的代理人;政變是真實,不是在政變就是在通往政變的路上,目前內鬥已經進入火熱化,最遲明年半年高層會出逃40%,淘汰40%,留下的會很恐怖;今年明年大部份人財富至少縮水40%~60%云云。

這帖子應是惡搞,但也道出了幾分實情,或許就是「遙遙領先的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