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防止知識產權被竊,繼美國之後,英國開始限制敏感技術領域類的中國留學生。專家表示,作為五眼聯盟成員的英國,這一舉措是跟進美國。而目前,整個歐洲已向美國看齊,改變原先對中共的軟弱態度,要求在各個領域與中國對等。

英國《泰晤士報》上周四報道,英國外交、聯邦和發展辦公室(FCDO)自10月1日起執行新規,為防止知識產權被盜竊,將審查與評估外國學生申請的學科是否涉及英國國家安全。

路透社報道,英國外交部證實,政府實施「擴大對外國學生安全審查」的計劃,以確保英國的安全措施能跟上不斷變化的全球威脅。外交部表示,英國歡迎包括中國學生在內的所有外國學生前來學習,但「不會接受有損我們國家安全的合作項目」。

《泰晤士報》報道,FCDO表示,英國政府制定了44個需要審查的具體學科名單,包括「先進的常規軍事技術」,如網絡安全和航空有關的學術領域;還可能包括人工智慧、化學、物理、數學、電腦科學和一系列工程課程。

英國的學術技術批准計劃(ATAS)表示,從下個月開始,申請者還必須披露自己「與軍方」的關係。

《泰晤士報》表示,英國這一舉措將阻止數百名中國學生進入英國,而已在英國註冊的學生如被認為「存在風險」,也會被取消簽證。美聯社稱,來自中國的研究生將面臨嚴格的安全審查。

德國明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彭濤表示,英國現在對中國學生的限制是受到美國的直接影響,「五眼聯盟外長即將與印度一起專門研究對付中共威脅,英國是五眼聯盟中跟美國走得最近的,對中共的威脅的防範,五眼聯盟加上印度,都是有一個基本的共識的。」

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5月底簽署行政令,從6月1日開始禁止與中共軍方有關的中國留學生和研究人員入境美國。隨後,美國吊銷了一千多名中國留學生和研究人員的簽證。再後,美國收緊了留學生畢業後的H1B工作簽證申請要求,還計劃暫停留學生校外工作許可(OPT)的簽發。

美國國務院領事事務局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今年7月,北京、上海及廣州三地領事館一共批准了四個學生簽證(F-1 visa)。而7月共批准了145個中國大陸公民的學生簽證,而在去年7月批准了兩萬多個大陸學生簽證。有分析認為,7月批准的其餘141個簽證可能是中國學生的續簽。

實際上,自中美關係緊張後,英國已經成為中國留學生最多的國家。據《英倫投資客》今年6月底的報道,新東方發佈的《2020中國留學白皮書》最新調研數據顯示,英國以42%的佔比,首次超越美國37%的佔比。最新數據還顯示,2019年留英中國學生工程類、電腦類及理科專業共佔申請專業的17%。

去年8月,英國大學聯盟(Universities UK,簡稱UUK)發佈的《2019年英國留學生報告》稱,中國大陸在英國的留學生人數達10.6萬人(其中6萬為碩博生,4.6萬為本科生),佔在英留學生總人數的23.2%,增幅高達12%。

跟官方密切的大陸《留學監理網》去年6月刊文,引述了《2019中國學生海外留學調查報告》。報告顯示,20.14%的學生把英國作為首選的留學目的地,而選擇美國的只有17.05%。文章分析稱,留英學生增多的原因之一,跟華為有關,在過去的5年中,華為與英國二十多所大學建立了合作關係。

「華為承諾在薩里大學建立5G研發中心;在劍橋大學的電腦實驗室投資超過100萬英鎊;愛丁堡大學的世界級的5G框架研究,離不開華為支持的信息學院建立了合作實驗室;曼徹斯特大學的明星項目:石墨烯研究、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數據科學創新實驗室、約克大學的4G研究項目等等,這些背後都有華為的資本支持。」

中國留學生的增多確實給英國帶來不少的經濟利益,然而,知識產權被竊的情況卻不容樂觀。據英國外交智囊「亨利傑克遜協會」9月份發表的報告,在英國,有900名中國大學畢業生與中共軍方存在關聯,這些留學生在英國33所大學的研究機構中深造。

對於歐盟是否會跟進美、英兩國,限制中國留學生就讀敏感學科,彭濤認為,有這個可能。

他說:「美國、英國確實發現了案例,美國已經發現很多案例,中國留學生盜竊美國的科技情報,如果美國、英國堅持下去,是會影響西方國家的。其實歐洲早就制定了一些法律限制中國對敏感企業的收購,所以,對留學生的限制,特別是對某些敏感專業,軍事、網絡和智能技術等,可能會受到美英兩國的影響。」

分析:歐盟覺醒 要求實現對等

彭濤表示,英國的覺醒源於今年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蔓延全世界,英國首相約翰遜甚至被感染,差點過世。再加上中共對香港、新疆和西藏的人權迫害,以及對台灣的威脅,都讓英國和歐盟改變了態度。

「特別是近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起的意識形態價值觀戰略確實起了作用,然後整個歐洲,包括五眼聯盟不得不面對中共人權一直惡化的現實,歐洲對中共的態度越來越強硬。以前在人權問題上只是做樣子,現在,比如歐盟想跟中國簽訂投資協議,歐盟提出很重要的條件就是人權問題。現在反對黨、媒體和公民社會對執政黨的壓力很大。」他說。

特朗普政府的「對等原則」貫穿到經貿、外交、文化等各個領域,而且擺出不惜與中共脫鉤的姿態,讓中共恐慌。彭濤說,這也給歐洲各國帶來反思,歐洲現在開始向美國看齊,要求對等。

「這歸功美國特朗普政府上台後的策略,講究對等的策略是不會因為選舉的結果而改變,而且會加強。歐盟現在跟中國談投資協議強調對等,包括市場准入、國家補貼、技術轉讓、產權等問題,歐盟都非常強硬,中共如果在這方面不退讓,這個協議就很難簽。」

「中共病毒爆發後,西方也看到了在產業鏈上過份依賴中國導致的弊端,總的趨勢是想擺脫在產業鏈上對中國的依賴」。彭濤表示,除了想擺脫產業鏈上對中國的依賴,歐洲也擔心中國方案會改變二戰後形成的世界秩序。

他說:「歐洲也擔憂,中國方案或俄國方案成為以後世界秩序的主導,包括聯合國,中共的職位越來越多,對聯合國的決議影響越來越大,現在西方都站出來跟中共作對,世界格局開始變了,包括德國總理這兩天在德國議會第一次比較強烈地對中共的人權問題、新疆問題、香港問題,包括台灣問題對中共施壓,過去很少有這種強硬的口氣。」

彭濤表示,歐洲最終的目標是實現對等,貿易戰、技術戰、金融戰等各領域都要達到對等。「中國(中共)為甚麼不能對等,就是體制不一樣,追究下去,最終會觸及中共體制。」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