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10月2日凌晨1點,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推特(Twitter)宣佈他們夫婦二人不幸確診新冠(中共病毒)。同日下午,特朗普被送往醫院之前,在推特(Twitter)發佈影片,感謝各界對他與第一夫人的支持,並表示他們情況很好。

對於目前處於內外交困的中共政權而言,從特朗普夫婦二人確診開始,美國民眾和國際社會各界對特朗普的康復成為關注的中心,同時強化了人們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關注,對中共而言,最大的夢魘就是由此美國及世界各國可能會推動對中共的疫情追責。

特朗普政策仍會繼續執行

截至目前,特朗普夫婦以及其他6名特朗普團隊成員已確診,未來可能會有其他的政府高級官員確診,但是,將不會對特朗普政府運作產生重大影響。因為即使這些政府人員確診中共病毒後,從目前來看,沒有人進入重症狀態,仍在履行職務,如,正在入院治療的特朗普總統,仍繼續執行公務。10月2日當天,在特朗普夫婦確診後,副總統彭斯夫婦也通過檢測,呈陰性。

從特朗普醫生發佈的特朗普總統病情資訊來看,特朗普總統沒有其它嚴重疾病史,而且處於輕症。但是,如果特朗普因病情後續發展到極端情況無法履行職務時,根據美國《憲法》第25條修正案,副總統彭斯可以擔任代理總統之職。

從1967年批准的關於總統授權的第25條修正案以來,美國總統只使用過三次授權代理。1985年,列根總統在接受結腸鏡檢查期間,臨時授權副總統布殊代理。2002年和2007年,布殊總統在接受結腸鏡檢查和麻醉期間,兩次臨時將權力授權給副總統切尼。

美國政府自建國以來,通過建國先父們確定的行政制度,其特點是制度治國,因此美國政府的官僚系統層面是穩定的。而且,對不同職位間做了清晰的授權制度,即使是代理的職位,其工作權限界定也是非常明確。如,目前特朗普政府的美國國土安全部仍是代理部長在執行部長職責。

特朗普政府的決策團隊向來以高效率著稱,幾乎所有參加決策的特朗普內閣成員在某一領域都是專家級的,以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為例,他作為經濟學家,長期在經濟領域做系統研究,出版了數十部書籍,包括《致命中國》。

針對中共執行的不公平中美貿易原則,他曾一針見血地指出,美國公司不是在與中國公司競爭,而是在與中共政府競爭。

同時,因為美國政府的預案齊備,即使是更多的政府高級官員被確診需要治療、隔離,特朗普政府的運行也不會受到影響。

但是,可能會因疫情調整工作方式,如,把更多的線下現場會議改為遠程視像會議,最大的可能性是特朗普政府的工作重心將會發生重大轉變。如,10月2日,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在官方網站強化了美國停止共產黨或其隸屬組織的成員辦理移民的政策。

中共最大夢魘已成

在得知特朗普夫婦二人確診的消息後,在不到24小時內,世界各國領導人紛紛致電特朗普向他表示慰問和支持。最讓人浮想聯翩的是,中共一直引以為豪的盟友俄羅斯和北韓,沒有選擇沉默,普京和金正恩在第一時間與世界各國一道,分別向特朗普送去祝福。反觀中共,在特朗普確診消息公佈逾30小時後,中共黨魁習近平才向特朗普夫婦發電表示慰問。

由此可見,連中共的「盟友」都選擇在第一時間表態,實施與中共分割,中共懼怕特朗普總統疫情追責之情也溢言於表。在9月22日的聯合國大會上,特朗普總統曾要求中共就疫情蔓延承擔責任。因為在疫情爆發之前,美國的各項經濟數據都是近50年來的最好表現,美股也處於歷史高點,特朗普連任的機會幾乎沒有懸念。

然而,當疫情在美國全面爆發後,美國的失業率劇增,經濟也面臨衰退困境,美國本土也因中共病毒的死亡人數也已經超過20萬人,為特朗普尋求連任帶來了重重阻力。

現在連特朗普本人都被傳染上而確診,不僅很可能會加劇美國與中共正在進行的「脫鉤」進程,而且更會堅定特朗普追責中共的決心,更有可能會考慮認定中共是犯罪集團,而加以打擊和制裁。因為10月1日,美國聯邦眾議員斯科特・佩里在眾議院提出法案,要求認定中共是跨國性有組織犯罪集團,並採取針對性的打擊和制裁措施。

同時,隨著疫情在世界範圍的蔓延,國際社會對疫情爆發地中國的不滿積怨已久,如,澳洲一直在努力呼籲國際社會要求對中共的疫情實施獨立調查。因特朗普確診事件,會讓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怒氣中燒,也會讓特朗普總統的反對者關注疫情而一致對外,很可能由此強化美國人民的反共決心,從民間到官方,力量在逐漸彙集,最後可能會有更多的人加入到追責中共的行動中來。

此時,如果特朗普政府全面追責中共,即使在美國的某些西方盟友國家不肯與中方斷絕經貿往來的前提下,但是,美國與西方盟友國家不僅在政治、軍事上擁有著牢固的同盟關係,而且都保持著相同的自由市場體制和共同的普世價值觀。

由於疫情在全球爆發,已經讓美國與西方盟友國家的經濟受到嚴重打擊。因此,美國與西方盟友國家雖然內部也有諸多矛盾,但在對待追責中共的問題上很可能會高度一致。

加之正在持續的中美貿易戰中,美國不斷取得眾多盟友的支持,已經讓中共以非法手段發展的高新技術產業陷於絕境,而且因為疫情帶來的失業潮和經濟困境,加之強推港版國安法帶來的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制裁,已經讓中共權貴利益急劇受損,加速了中共內部的分裂和權力鬥爭。

在此背景下,中共為保住暴政,不得不強化中共內部對中共黨魁的「忠誠」化,結果導致中國國內幾乎所有行業都在「不務正業」,進行政治投機,由此而導致的各種政治鬧劇層出不窮,各種混亂局面頻出,加速推進了中共內部分裂和中共崩潰進程。面對特朗普政府發起的世界範圍內聯合追責和索賠,中共最大夢魘已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