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已經度過了至少10個中秋節,每逢佳節倍思親,每到這個時候,朱利就特別想念國內的親人和曾經患難與共的同修。如今她在德國南部斯圖加特(Stuttgart)近郊的小鎮過著平靜美滿的生活,十多年前在國內經受的磨難時不時還會出現在腦海中。

值此中秋佳節,她首先想到的是感謝李洪志師父,使她通過在法輪大法中的修煉,能夠走過艱難歲月,始終以積極正面的態度面對人生。她衷心恭祝師父中秋節快樂,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夠更精進,也希望在國內的大法弟子能夠不受迫害,祝願所有正在魔難中的大法弟子能夠早日與家人團圓。

平日裏,朱利除了照料她的德國丈夫,打理家務,空餘時間她經常去周邊城市參加法輪功的活動,她想讓更多人知道這個功法的美好,更希望人們了解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朱利利用業餘時間去德國各地參加法輪大法的活動,廣傳真相。
朱利利用業餘時間去德國各地參加法輪大法的活動,廣傳真相。

為法輪功鳴冤 兩次被勞教

朱利來自四川成都,畢業後在家鄉一所醫院口腔科當醫生。她看到父母修煉法輪功的變化,自己也走入修煉。她母親原本患有膽結石、嚴重精神衰弱、婦科病等病症,練許多氣功都沒好,而煉法輪功不到一年,這些疾病都沒有了。父親煉功之後,嚴重風濕、關節炎都得到很大改善。

朱利覺得大法很神奇,對人生也有指導意義。修煉法輪功以後,知道這部法不僅能讓人獲得健康,還能讓人返本歸真。她努力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為人處事,時時提醒自己為他人著想,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一時間黑暗恐怖籠罩著中國大地。朱利母親是當地煉功點輔導員,她們一家都修煉,所以全家遭到嚴密監控。

朱利認為法輪功被冤枉了,她和一些學員決定行使公民的正當權利,去北京上訪。輾轉十多天,才到河北邊境就被攔截回來了。她被扣上「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被勞教一年。

到2001年1月,她才被放出來。這期間,中共的株連政策迫使丈夫跟她離婚了。醫院也怕受牽連,違約解僱了她。

這些並沒有動搖朱利修煉的信念,當時中共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全國老百姓,煽動仇恨。朱利就與其他人一起印製資料,揭露中共的騙局。這成了她的罪名,她再被抓,被判勞教3年。

在勞教所做奴工 三十歲頭髮全白

在女子勞教所裏,朱利被迫做奴工,一天工作16個小時,趕任務時經常通宵達旦。她多數做的是用於外貿出口的鉤花,還有比如鉤燈絲、鉤花、糊紙盒子等。同時,她們還經常被強迫洗腦,如強迫她們讀曲解法輪功的書籍,她們不讀,就會把她們集中起來,讓別人讀,強迫她們聽,逼迫她們放棄信仰。

另外還有各種肉體折磨,比如她被用痰盂或者刷馬桶的髒水潑一身,然後被扔到只有鐵門和鐵窗小監裏。冬天開著鐵窗讓她挨凍,還不許她上廁所。

更多的酷刑包括電棍、坐小板凳、被拽著頭髮在操場上拖,或者從樓梯下拖到樓上,或反過來拖。她經常被電棍電得皮膚焦黑。她曾絕食抗議,結果被野蠻灌食,四顆門牙都被弄活動了。三年下來,她幾乎頭髮全都白了,那時她才30歲左右。

感受修煉者風範 犯人不再偷東西

朱利說,即使在勞教所裏,自己遭受那樣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依然努力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讓別人看到大法修煉者的善。「凡是接觸過我們的人,都覺得煉法輪功的人素質高。」

她不斷給監視她的被稱作包夾的犯人講法輪功真相,逐漸的,犯人們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態度也就慢慢改變了。

犯人們還偷東西,朱利就告訴她們,「如果你要甚麼,只管跟我說,我一定會給你。但如果你偷了我的東西,我不會去警察那裏告狀,但你會損德。」

時間長了,犯人們聽懂了,就不再偷了。「其實她們都覺得大法弟子是好人,覺得是共產黨在迫害好人,認為大法弟子坐牢很冤。」

用親身經歷揭露真相

2004年6月從勞教所出來時,朱利的身心被摧殘得很厲害。家中母親已被迫害離世,父親已不敢再修煉了。派出所還不斷找朱利,要她寫不修煉的保證書。於是朱利離家到廣東打工,幾年都沒有回去。再後來,她在網上認識了現在的德國先生。

這位善良的德國人對她說:「我相信真、善、忍是好的。你們按照真、善、忍去做,堅持信仰,全家會都受到這麼大的迫害,我要讓你到一個自由的國家來,讓你享有自由的生活,做你想做的事情。」

朱利說,在勞教所那樣惡劣的環境下度日如年,但她始終堅信真、善、忍。她說:「這三個字吸引了我,我要堅持修煉下去……」

尤其在經歷了殘酷的迫害以後,朱利真正靜下心來思考。她說:「我真正知道為甚麼人活在世上要有一個追求的目標。真善忍三個字,已經深入我的骨髓。」

2009年來到德國後,朱利學法煉功,身心都漸漸恢復,連原本摔斷的腳也神奇般好了。

她為躲避抓捕摔斷了腿,警察不給治,她整個左腳都變形,足弓塌陷,踝關節凸起的骨頭往外突出,走路有點瘸,不能走久,天氣不好時會腫痛。而現在,除了看起來跟正常的腳不一樣之外,沒有其它感覺。

來到自由的環境,朱利沒有忘記國內的迫害。去年她家鄉的一名學員被判了3年刑,關在一所女子監獄裏。她說知道那意味著甚麼,「我必須為她們站出來說話」。

現在朱利經常參加德國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她想跟中國人說,希望通過自己和家人真實被迫害的經歷,讓他們了解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有多麼慘烈。也希望人們好好想一想,為甚麼大法弟子經過這麼慘烈的迫害,還能堅持,甚至能更加清醒地走下去。

「中共不僅對修煉群體迫害,對維權律師,對敢於說真話的百姓,也都迫害。在這種情況下,我真希望世人能夠認識到中共是一個很邪惡的組織,希望人們能在善惡之間做一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