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TikTok交易中,新公司所有權的歸屬問題,中美各執己見,美國要確保國家安全,中共則稱拒絕讓TikTok的技術落入美國人手中。美國學者認為,TikTok所有權之爭顯示中美經濟脫鉤加劇。

影片共享應用軟件TikTok是抖音海外版,也是大批美國年輕人的社交媒體熱門軟件。然而,美國政府多次表示,該軟件的擁有者字節跳動因和中共關係密切,蒐集巨大的用戶資料,對美國構成了國家安全威脅。美國總統因此於8月簽署兩份總統行政令,計劃禁止TikTok在美國的營運。

目前,字節跳動、甲骨文、沃爾瑪的談判似乎陷入僵局,因為8月29日,中共商務部與科技部發佈《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對人工只能交互介面及基於數據分析的個性化訊息推送服務的技術進行出口限制,此舉被解讀為直接針對TikTok演算法技術。

美國要確保國家安全而禁止TikTok,並允許美國公司收購TikTok以挽救該公司,但中共則以此為契機反過來以禁止出口技術為名阻止美國收購TikTok。

戴維・林奇(David J.Lynch)是《華盛頓郵報》的金融服務撰稿人,他認為,從TikTok之爭中可以看到,中美關係正在迅速惡化,脫鉤正在加劇。

教授:脫鉤是必然 問題是會走多遠、多快

林奇在文章中指出,僅在9月,中共政府就宣佈了新的全球數字安全標準,以與美國的標準競爭,而美國駐華大使則在北京辭職,特朗普總統也公開誓言要「一勞永逸地結束對中國的依賴」。中美關係陷入了越來越多的激烈爭執中,超過四十年的緊密經濟關係已經走到了終點。

現在,地球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正在分道揚鑣,走向帶有獨立的互聯網、技術體系、工業網絡,甚至可能包括金融系統的兩個世界。總部位於紐約的諮詢公司榮鼎集團(Rhodium)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美兩國工廠、股票和債券的雙向投資流量降至109億美元的九年新低,較2017年的峰值下降了70%。

「這不是會不會有一定程度的脫鉤問題。問題是脫鉤會走多遠,將發生得多快」,普林斯頓大學教授亞倫・弗里德伯格(Aaron Friedberg)在《華郵》文章中說,他曾在2003年至2005年間為當時的副總統理查德・切尼(Richard B. Cheney)提供中國政策諮詢。

彭博經濟(Bloomberg Economics)的湯姆・奧爾里克(Tom Orlik)和比約恩・範・羅伊(Bjorn van Roye)在一份報告中寫道,如果與美國脫鉤,到2030年,中國的潛在增長率可能會降至3.5%左右。 該數字低於目前預測的4.5%,當時的假設是兩國關係大致保持不變。

由於中國從國際交流和創新中獲得更多利益,這種脫鉤(該報告將脫鉤定義為終止促進增長潛力的貿易和技術流)對中國的影響將大於對美國的影響。研究估計,到2030年,美國潛在增長率將是1.4%,而不是目前預測的1.6%。

如果美國能夠影響其主要盟友,如日本、南韓、德國和法國,也與北京脫鉤,中國(中共)將面臨更加災難性的後果。在這種情況下,根據預測,到2030年,中國的增長潛力可能會降至1.6%,而北京很難用政策來抵銷。

結束依賴 拉開距離 美國政策步步緊逼

近幾個月來,隨著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共當局處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的強烈不滿,美國政府不斷採取行動。

特朗普對記者說:「無論脫鉤,還是像我一直在做的那樣提高關稅,我們都將結束對中國的依賴,因為我們不能依賴中國。而且我不希望它們(中共)像現在正在建設的那樣組建軍隊,而且是在用我們的錢來建設它。」

特朗普政府已經採取了許多步驟來削弱與中國的貿易聯繫,維持對3,6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限制對華高科技出口,並限制中國對美國的投資。

聯邦調查局所有56個地方辦事處的聯邦調查局特工都在追蹤中共間諜,而國務院則減少了中國學生的新簽證。財政部已經實施了對侵犯人權行為中共官員的經濟制裁,包括對新疆穆斯林人口鎮壓的首個中共政治局成員。

美國政府的鷹派人士正在集思廣益,以進一步拉開兩國之間的距離。美國官員已討論限制中國接觸基於美元的金融體系。7月份,特朗普總統簽署了一項立法,授權美國對在損害香港自由方面起作用的中共官員和金融機構進行制裁。美國也可能通過切斷對SWIFT金融信息系統的訪問,採取行動有效地使中國的銀行脫離容易獲得美元的機會。

美國的政策已經讓中共招架不住。據美國企業高管和分析人士稱,中共官員近幾個月來一直在向美國企業高管示好,以期防止外資工廠全面虧損。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經濟學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說,外國公司僱用了大約2,500萬中國工程師、管理人員和流水線工人。

中美對抗新邊界:各領域的不同制度

林奇認為,消費品、工業設備和農產品的貿易對國家安全的影響很少。但是出售先進的電腦晶片給中共,並與研究人員合作研究人工智能,這讓中共這個潛在的敵人更加強壯,這是美國政府要避免的。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級顧問斯科特・甘迺迪(Scott Kennedy)說:「中美對抗的邊界不是地理上的,而是通過技術、貿易、金融服務、互聯網治理等方面的不同制度,這些是正在爭奪的新邊界。」

7月,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將中共軍方描述為「邪惡的」,並表示:「北京的行動威脅著我們的人民和我們的繁榮。」

美國商務部最近進一步收緊了對華為出售美國電腦晶片的限制,並已經採取了史無前例的舉措來切斷與中共的技術聯繫,但林奇認為,美國政府在未來可能會採取更嚴厲的行動。分析師稱,美國政府正在考慮限制中國生產電腦晶片所需設備的銷售。

9月27日,美國商務部告知美國電腦晶片公司,他們向中芯國際出口某些技術之前必須獲得許可。

中美關係已轉彎 66%美國人對中國看法不佳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在6月表示,中共當局威脅著「我們的生活方式」。

政府官員,包括總統助理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表示,中共病毒疫情應對狀況暴露了全球供應鏈的脆弱性。總統上個月發佈了一項行政命令,要求政府機構考慮從國內生產商那裏購買更多的「基本藥物」。

越來越多的在華外國公司正在考慮將至少部份生產轉移到其它國家,以避免依賴一個地點或與客戶更接近。榮鼎集團報告顯示,上半年美國公司的新直接投資下降了31%,至41億美元。

此外,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數據顯示,4月,美國人對中國的看法不佳,落差為66%對26%。2012年,這項比例為40%對40%。

林奇認為,中共的行為助長了華盛頓兩黨的態度轉變。自習近平2012年掌權以來,擴大了中共的軍事力量、鎮壓了香港的獨立,並在新疆囚禁了超過100萬的穆斯林人。美國總統譴責中共在初期掩蓋了病毒的爆發,使其得以在全球蔓延,並使美國和全球經濟陷入衰退。

在緩慢認識到華盛頓的態度轉變後,中共政府強調新的「雙循環」經濟政策,該政策將強調國內經濟的發展而不是國際的聯繫。

美國進出口銀行前董事弗雷德・霍奇伯格(Fred Hochberg)說,中共在想可能不會再回到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