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及夫人梅拉尼婭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檢測呈陽性反應,消息震動全球。

在不到一天的時間裏,印度總理莫迪、英國首相約翰遜、俄羅斯總統普京、台灣總統蔡英文、 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等國際社會領導人相繼問候特朗普總統及夫人,祝願他們早日康復。美國兩黨多名政要也都紛紛向第一家庭表達關切,國會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呼籲美國人民「為特朗普總統的健康祈禱」。

目前,拜登陣營已將所有攻擊特朗普總統的廣告撤下。一些左派人士也表示,不願意看到病毒傷害任何人。

媒體注意到,中共高層領導人尚未就此表態。黨的喉舌《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用英語在推特上稱,「這一消息顯示了美國疫情的嚴重性,將給特朗普和美國的形象帶來負面影響,也可能給他的競選連任造成負面影響。」

有關美國的任何「負面」新聞都是中共求之不得的可利用材料。不過,這一次,中共其實很清楚,特朗普總統染疫很可能有利於他的競選連任,對中共來說不是好消息。由於特朗普強力反制中共,中共心有不甘,當下高層的沉默顯出騎虎難下的心態。

一位品蔥網的網友說:中共「惹大事了」。確實如此,美國總統被病毒感染,誰還會相信中共散佈的美軍「投毒」和「甩鍋」論?

胡錫進所稱「美國疫情的嚴重性」以歪曲事實為前提——疫情大流行始於中共當局對疫情的隱瞞和淡化,全球兩千多萬人染疫、數十萬人死亡,乃是中共故意失職造成的災難性代價。美國政府對民眾進行大規模檢測,不會刻意掩蓋結果,所以確診數字高。中共嚴重壓低國內的染疫和死亡人數,它公佈的數據無人相信。

中共官方不向特朗普夫婦致意,給人心胸狹窄、缺乏同情心之感,這也不符合它反覆念叨的「生命至上」、「人類命運共同體」之宣傳。另一方面,中共漠視和踐踏本國民眾的生命和權利,怎麼可能真正關心其他人的健康。

特朗普總統得知自己的檢測呈陽性後,馬上通過推特告知全美和世界。總統的保健醫生、白宮各部門負責人都及時公佈相關消息,多位美國官員主動報告各自的檢測結果,此種信息的高度透明與中共治下的信息高度隱秘形成鮮明對照。中共媒體未報道高官染疫,不等於他們當中無人染疫。

當下,全球的目光都從特朗普與拜登的選戰轉而聚焦特朗普總統的健康;特朗普個人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以及彭斯副總統的作用油然凸顯。這種情勢可能激發更多美國民眾對總統的同情和支持,而拜登一方則將失去很多已有的關注,況且他需要注意避免過度抨擊特朗普,因此較難在接下來的造勢活動中發力。

10月2日,白宮新聞發言人凱莉‧麥肯內妮在一份聲明中說:「特朗普總統精神狀態良好,症狀輕微,全天都在工作。」

這句話帶出了一個關鍵問題:年過七旬的總統為誰工作?

世界有目共睹,特朗普總統日夜奔走,處理國事、發表演說,還得應付媒體的罕見刁難,包括和辯論會主持人辯論。他所承受的體力和精神的消耗,即使對年輕人而言也是重負。特朗普的支持者說:「他愛美國,他為我們而戰,我們信任他」。

一位大陸網民在中國社交媒體豆瓣上論及此事說:「對同樣的消息,觀點不同的人可以做出截然相反的推理和結論。其支持者可以說他老人家明知有危險依然堅持第一線工作,是人民的好總統;批評者則可以說他不懂裝懂持續自欺欺人但病毒不肯被他忽悠。」

以上言論在發表幾分鐘之後被豆瓣網刪除,理由是「含有違反相關法律法規或管理規定的內容」。人們無法理解,這幾句措詞平和的話違反了大陸哪一條法律法規?估計「人民的好總統」揭了中共的短,令黨惱火。

10月3日晚,霍士新聞網主持人塔克·卡爾森採訪了特朗普總統的長子,小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卡爾森表示,疫情從3月起在美國蔓延開來,特朗普總統經常在外活動,接觸了許多人,一直沒有事情,卻在大選一個月前感染了,這有點怪異。

小唐納德·特朗普說,父親總是努力地工作,睡得很少。他有時半夜打電話過去,發現總統還在辦公室。受訪當天早上,他和父親通了電話,總統仍照常工作。

大批網民觀看節目後留言,祝福特朗普總統和家人。Craig Kilbey說,他的父親,一位93歲的二戰和韓戰老兵,在上星期辭世,他的母親收到了一面美國國旗和一個由特朗普總統親筆簽名的文件夾,總統以此向這位老兵表示感謝。Kilbey寫道:「對此,我實在是太感謝了。謝謝你,特朗普總統,請儘快康復,我們愛你。」

競選的紛爭戛然而止,各界都可在「暫停」中思考,反思對一個人的愛戴或仇恨因何而起,反思美國和世界面臨的選擇。無論事態如何發展,有一點毋庸置疑:中共的邪惡本質已暴露無遺,更多世人將會覺醒,加入抵制中共、解體中共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