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資深人權律師滕彪:港版國安法含「銅鑼灣條款」,北京籍12港人案阻嚇人民;中國無獨立司法赤裸違憲,須國際社會更多關注;王全璋、高智晟、桂民海可借鏡,香港法治體系正被加速侵蝕。(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資深人權律師滕彪:港版國安法含「銅鑼灣條款」,北京籍12港人案阻嚇人民;中國無獨立司法赤裸違憲,須國際社會更多關注;王全璋、高智晟、桂民海可借鏡,香港法治體系正被加速侵蝕。(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12位香港人被送中已月餘,資深人權律師滕彪律師接受《珍言真語》採訪表示,對案件繼續跟蹤,分析中共不許港人自己委派律師的原因。他呼籲公眾和國際社會意識到中共的威脅,一起為香港爭取民主自由。

滕彪在中國原是一位學者和資深人權律師。他從2003年到2013年在中國政法大學教法律,同時也代理了很多人權方面的案件,並參加過一些政治反對運動,因此被學校停課,後來被開除、被軟禁、被綁架、關押、受酷刑。2012年9月起為香港中文大學人權與公義研究中心訪問學者,見證了2014年雨傘運動。

滕彪2015年到美國,現為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兼任教授。他表示依然在密切關注香港的政治法律狀況。

中共指定官方律師 不讓12港人維權

《港區國安法》推出之後,8月28日遭中共廣東海警攔截的12個香港人算是正式被送中了,香港一些泛民主派議員認為,過了30天還沒有進入批捕,其實是違反了中國一些法律。

滕彪表示,按照中國的刑事訴訟法,偵查階段一般最長37天,然後由檢察院來決定是否批准逮捕。

「理解中國的這個法律最關鍵的一條就是,中國沒有獨立的司法體系,一切都是由政法系統,或者是黨委或者是政府的一些部門來決定。在政治性的人權性的案件裏面,尤其是這樣,其它的,如果是一些與政治沒有任何關係的一些小的案件,也許能夠遵守一下法律的程序,法官也可以按照法律來決定,但是一旦跟政府、跟公權力,或者跟官員、跟意識形態掛鉤的,被認為是政治性的案件,或者是人權案件,或者是敏感性的有重大影響的案件等等,那麼法律的文字表述實際上就是一文不值了。」

他補充說:「當局有很多種做法來規避這些法律的規定,在更多的案件裏面、在更多的外界關注的案件裏面,它甚至都不用規避,或者是不用找任何法律上的藉口,它就是赤裸裸的違背法律、違背憲法、違背中國所加入的或者簽署的國際人權條約。」

目前,中共官方給這12位港人指定的律師,不允許家屬委託的律師去會見當事人。滕彪認為,只有12位港人能夠自己委請律師,才有機會維權。

「這個也是很明顯的,如果是由家屬或者本人所委託的律師,那麼就要維護他們的權利。尤其是國內出現了一批維權律師,有一些他們要跟政府死磕,當政府違背法律、違背程序的時候,他們要挑戰這些違法的做法。至少這些律師可以透露一些信息,讓外界持續的關注,或者是採取一些正確的對策,這都是律師會做的事情。」

而中共強行制定律師,目的是不讓外界知道他們可能遭受的非人待遇。「但是,中國政府它當然不願意看到這些律師,家屬委託的律師或者是維權律師來介入這些案件,在它們看來這些律師是給政府找麻煩的,或者是向外界透露一些,政府不願意外界知道的一些情況。比如說,在裏面受到酷刑,或者是絕食,或者是當局的一些違法的做法等等,這是中國政府不願意讓外界來了解的。」

滕彪透露,中共指定的官方律師是「勾兌律師」,目的就是不讓當事人請維權律師。

「所以它就想方設法地排除家屬或者本人所委託的律師,就用政府所信得過的這些勾兌律師。我們管它叫勾兌律師,就是官派律師,它們雖然屬於律師群體,但是它們的角色就是幫助政府來違反法律,幫助政府來掩蓋這些違法的做法,所以在很多案件,比如709的很多案件,在一些政治犯的案件等等,都能夠看到,政府它沒有任何理由地拒絕家屬或者本人所委託的律師,用這個官派律師來介入,這當然是完全違反刑事訴訟法,也是違反常識的,從常識角度也都能夠理解,家人的意願,本人的意願當然要遵守,不能用官派的律師去替代他們。」

他介紹說,從中國維權律師的角度,在2003年前後,維權運動興起以來,有越來越多的維權律師來代理一些人權案件。

「這個在胡錦濤時期有比較快的發展,雖然從整個人數比例上來看,也是整個律師群體當中極少的一部份,但是這批維權律師,實際上對於促進中國法治起到了一些推動作用,也受到國際媒體很多的關注,也給中國政府找了很多麻煩,所以中國政府就對這些維權律師進行持續的打壓。」

「在習近平上台之後,這個打壓就更加變本加厲。最有名的這個大抓捕,709大抓捕,在2015年有數百維權律師都受到衝擊,其中有一些律師至今還在監獄裏。從709之後,這個維權律師群體是受到重創,整個維權運動也陷入低谷。但是仍然有一些維權律師,他們勇敢地去代理人權案件,這實際上,是在目前這種人權狀況非常惡化,人權運動風險在加大的情況下,也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中共用12港人被送中事件恐嚇民主人士

滕彪認為,這是6月30日頒佈《港區國安法》之後的一個重要的典型的案件,也可以說是第一個送中的案件,由中國的法律部門來偵查來處理。中共要把這12港人被送中事件做大成典型案件,目的是要以此恐嚇抗爭的民主人士。

他解釋說,在《港區國安法》裏有一些條款,他稱作「銅鑼灣條款」,從56條到61條,實際上就是規定了中國政府所控制的這些機構,可以把一些案件轉交中國大陸來關押,來偵查和審判。

「這就是銅鑼灣書店事件的一個法律版,它甚至不用去找國安特務,去綁架,然後秘密地送到中國。它可以利用這個《港區國安法》的一些條文,就把他們送到中國大陸去關押和審判等。所以我個人覺得,中國政府想要把這12個香港人的案件,做成一個重大典型的案件,不管他是否符合那個危害國家安全的規定,它就是一定要把這個做成是涉及到違反港版國安法的一個重大案件,用這樣一個重大案件來對香港的民主人士,社會運動人士進行恐嚇,達到這個殺雞儆猴的作用。」

他建議家屬和外界關注人士一定要抗爭,為當事人爭取權益。「這像過去很多案件,比如說王全璋的案件,像高智晟的案件等等,當事人長期處在這個秘密關押的狀態,對外界來說就是徹底封了,無論如何呼籲,他們都沒有辦法見到律師或者家人,但是呢,對於他們的家屬來說,對於我們關注這個案件的普通人來說,也必須要持續的去呼籲,去抗爭抗議,否則的話,中國政府在作惡的時候,更加沒有成本,沒有壓力。」

他分析,從過去的經驗來看,在當事人被抓捕之後的階段,最開始的這幾個月是最關鍵的時候,當局想要突破他們的心理防線,讓他們認罪,有一些人甚至被強迫上電視認罪等等。例如桂民海的案件,他不但被強迫認罪,而且在受這個常人難以忍受的酷刑之後,還要放棄自己的瑞典國籍。

「這是極其可怕的情況,那我覺得有很大的可能性,或者幾乎可以肯定這些人在裏面已經受到了酷刑。」

中共以惡法取代香港原有法治

滕彪認為,香港原有的法律和中共的法律是天壤之別。

香港原有的普通法系有成熟獨立的司法體系。「香港在過去,英國殖民時期,包括在九七年之後的一段時間裏邊,她的自由、她的公民社會、她的法治,都是非常好的。從全世界範圍來看,她的這個自由度、她的法治程度,也是全世界排名靠前的。她是一個普通法系的地區,有非常成熟的獨立的司法體系。」

中共沒有法治,沒有法律的獨立性。「而中國大陸它是一個一黨專制體制,沒有任何法治可言,雖然它有法院、有警察和檢察部門,也有很多很多的法律,但是在實踐當中。它沒有任何法治,它的法律沒有任何獨立性可言,從立法的角度也是這樣。如果看香港《港區國安法》的具體條文的話,它處處都充滿了一些專制體制的一些野蠻的表述。它和香港過去的那種法治精神是格格不入的。」

中共正在用惡法來取代香港原有的法制體系。「所以我們在今天的香港看到的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法治體系,正在被一個非常非常壞的專制體系所侵蝕、所壓制,一個好的東西、自由的東西正在被一個最壞的東西所替代。在這個案件的處理上也是看得非常明顯。」

他提醒港人不要以過去的經驗來判斷中共的「執法」。「香港人不應該從自己過去的經驗,在一個法治社會裏邊長期生活的經驗,來理解中國的法制事件,就是在多長時間內要見法官,然後有人身保護令,然後有證據的規則,然後執法人員要遵守法律和憲法等等,這些在中國大陸都是不存在的,在政治性的案件裏面更是絕對不存在的。」

有人認為,在香港被捕和在大陸被捕,法律後果是很不一樣的,因為是不同的倆個司法管轄區。但是滕彪提醒說,香港的司法主權已經被侵蝕,在過去幾年裏面惡化的速度是越來越快,包括銅鑼灣書店事件、肖建華事件、甚麼一地兩檢等等。

「香港的法治被中國大陸迅速地侵蝕,所以司法主權,包括《基本法》裏面規定的終審權,恐怕慢慢也會被北京奪取。」

國際社會要意識到中共威脅

滕彪建議,當事人家屬可以向一些聯合國委員會、向聯合國人權高專辦(高級專員辦事處)等部門去申訴,提出訴求,這種情況屬於任意羈押,聯合國有一個任意羈押委員會,有這樣的渠道。但是從實踐上來看,他認為即使去做了也沒有太大的實質性的影響,因為中共一直在勾結人權狀況差的國家。

「中國在聯合國及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裏面,到處去串聯勾結那些人權狀況差的國家,來排除這些案件,或者是很多國家迫於中共的壓力,不敢去譴責,甚至去表揚中國政府種種侵犯人權的做法,所以雖然聯合國有這樣的機制,但是實際效果是不容樂觀的。」

他認為,除了從法律角度繼續去呼籲,通過家屬所委派的律師繼續施壓之外,還是要還得靠國際社會有更多的關注、有更多的聲援。

他說:「西方國家對中國人權一些的態度,實際上在過去幾年也在慢慢地發生著變化,總的說來國際社會的壓力,對香港問題,具體到一些案件來看,那些壓力還是遠遠不夠的,但是我們能做的事情就是讓國際社會認識到,不僅僅是這12個香港人的問題,也不僅僅是香港一個城市,面臨自由法治被毀滅的問題,這實際上是涉及到整個的自由世界被中國的一個越來越強大的,越來越橫蠻的專制政權所侵蝕、所壓制,將來中國它所威脅的不僅僅是中國人,不僅僅是香港人,它實際上是全世界所有的人。」

中共建政70年 反人類罪行罄竹難書

滕彪說,從1949年中共建立這樣一個集權體制以來,它所犯下的反人類罪行,罄竹難書。包括鎮壓所謂反革命,包括殺地主、土改文革、計劃生育、迫害法輪功和其他的宗教人士、六四屠殺等等,最近幾年了又增加了這個新疆集中營,和對香港的鎮壓。

「所以這樣一個政權是完全沒有合法性的,它也必然會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中國也必然會實現一個自由法治民主的社會。雖然很多民主人士,他們覺得中共這樣倒行逆施,恐怕用不了幾年,就會走到盡頭。但實際情況遠比這複雜,涉及到政治、經濟、社會、國際、地緣政治等等很多的問題。」

「所以我們要冷靜客觀地分析,致使中國,對中國民主轉型有利的和不利的條件。我們不能夠放棄這種抗爭,而對無論是從中國國內的角度,還是從國際社會的角度,要不斷的去反抗它,呼籲國際社會認識到中共這樣一個專制體制的威脅性。」

他認為,香港的民主運動非常優秀,值得全世界爭取民主的人去學習。去年的這個「反送中」運動,「勇武派」跟「和理非」的不割席,那是非常值得讚賞的一個策略。

他分析說,港人的抗爭也取得了一定效果,去年就迫使北京和香港政府放棄《逃犯條例》。無論是反對23條,還是「反國教」運動,還是「雨傘運動」和「反送中」運動,沒有抗爭的話,香港的自由跟法制恐怕早就失去了。

「現在的香港正在被迅速地大陸化,這種局面恐怕是絕大多數人沒有想到的,抗爭的風險在急劇的增加,香港的狀況在急劇的惡化。所以我也是非常擔心香港抗爭者的命運,我是盡一切可能,在一切場合有可能的情況下為他們呼籲。所以就是在這裏面,還是為香港人加油,而香港人在過去做得非常非常棒,那現在應該是全世界,包括向中國人一起跟香港人一道來爭取自由民主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