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致全球疫情蔓延,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分析,現在特朗普也確診,將更影響其對中共的態度,特朗普會認真報仇了。他認為,特朗普要連任在美國總統的競選主軸上,應打疫情擴散的來源中共;並指出中共搞出病毒擴散這招,會讓其付出至少7項代價。

吳嘉隆在面書表示,特朗普確診之後,估計會有一些大動作出來。不過,大家還是要看清楚這一場美國總統大選的本質。

其實特朗普的辯論對手並不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這種拼連任的選舉,選民要決定的是要不要給現任者連任。如果選民決定給他連任,那麼即使挑戰者再強,都可能會輸,相反地,如果選民決定不給他連任,那麼即使挑戰者再差都會贏。

「特朗普的真正重點是放在說服選民,自己值得再幹一任。」他表示,在疫情之前,特朗普的執政績效非常明顯,各項經濟數據都是50年來的最佳狀態,美國股市也在歷史新高附近,合理推測特朗普的連任機會幾乎到了百分之百。但是,疫情發生之後,失業率爆衝,經濟急遽衰退,美國本土的死亡人數超過20萬人,才讓特朗普選得很辛苦。

吳嘉隆認為,特朗普的真正對手不是拜登,而是疫情,由中國武漢擴散出來的中共病毒疫情!現在特朗普本人也確診,估計他會認真報仇了,特朗普有可能會定性中共是恐怖主義組織,是犯罪集團。然後,美國可取消主權豁免,關閉中共的領事館,或是乾脆驅逐中共駐美大使,甚至斷交。

他說,未來美國要對中共索賠,而且是大量索賠,還會聯合其它國家一起索賠。索賠金額估計超過100兆美元,可能到130兆美元。一旦中共還不起,也許美國就針對國家主席這一級中共官員,以及中共高層領導人的海外資產加以沒收。中國人民銀行所持的美國公債也可能被註銷。

「中共如果再頂撞,美國可能就不會等中共攻擊過來再來出手了。」吳嘉隆強調,「因為對發動生物戰的恐怖份子不需客氣,不需要說我先讓你打,我再來反擊。誰說美國不能對恐怖主義集團開第一槍?!」

中共隱瞞導致全球疫情爆發,已造成至少近100萬人病逝。現在特朗普本人也確診,將更影響其對中共的態度。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分析,中共搞出病毒擴散這招,會讓其付出至少7項代價。(吳嘉隆提供)
中共隱瞞導致全球疫情爆發,已造成至少近100萬人病逝。現在特朗普本人也確診,將更影響其對中共的態度。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分析,中共搞出病毒擴散這招,會讓其付出至少7項代價。(吳嘉隆提供)

吳嘉隆分析,中共搞出病毒擴散這招,會讓其自己付出以下代價:

第一、中共變得不可信任,說的話都不算數。中共沒有遵守契約與承諾的精神,使得其自己變得高度不可預測,讓別人跟它打交道的風險暴增。

第二、與中共來往雖然有經濟利益,但是也會帶來重大風險,有時候甚至於是黑天鵝級別。以前,中共只要拿出經濟利益,就可以收買別人,從學者到政客,從投資銀行到媒體,但是現在大家都覺醒了!一句話,這種附帶高風險的經濟利益其實大有問題,已經不值得期待。

第三、中共老是喜歡玩陰的,玩小人,玩戰狼,基本上還是土匪流氓無賴的那一套基因在作祟,根本沒有道德底線,完全拿不出堂堂大國應該有的風範。

第四、現在幾乎大家都已經發現,中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大國,完全沒有誠意遵守國際行為規則,維護國際秩序的現狀。中共認為國際秩序現狀是美國界定的,它不服氣,要出來重新界定國際秩序,要片面改變現狀,要爭奪世界領導地位,可是中共沒有辦法承擔起大國的責任,因為它不能以身作則,遵守規則。

第五、中共自以為佈下綿密的間諜網,加上網絡黑客入侵,可以從各個領域竊取美國的技術機密,玩一些小人步數,就可以對抗美國。但是中共根本沒有掌握關鍵技術,沒有透過模仿建立自主創新能力,使得美國加以禁運之後,自己醜態畢露。結果就是中共讓別人看不起。

第六、香港一直在支持中國經濟發展,美國一路支持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中共卻在崛起之後回過頭來倒打香港、美國一把,恩將仇報,讓人心寒,逼得美國非出手終結中共不可。

第七、美國其實用經濟戰、科技戰、金融戰就足以把中共拖垮,根本不需要真的跟中共開戰。掌握不到經濟、科技與金融的優勢,習近平的「中國夢」終將告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