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G、LINE等社群平台盛行,更成為境外敵對勢力散佈假消息的媒介。專家點出,在台灣,IG存在嚴重的中共網軍問題,而YouTube更是重災區,若不再注意,可能往後更難以防禦,「台灣做的連美國的一成都不到」。

沈伯洋:應全面盤點有疑慮平台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說,全台LINE用戶一天的訊息量高達92億,若當中10億是假消息,再配合平台的放送,影響非常巨大,警告假訊息帶來的危害可能難以想像。

由中國企業經營的TikTok,正遭到美國政府的禁止,特別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尋求連任、在6月20日於俄克拉荷馬州土爾沙市的首場造勢晚會,有心人士通過TikTok散佈「取票不出席」的言論,恐有影響美國大選風向之嫌,讓TikTok遭到關注與緊盯。

沈伯洋在受訪時說,美方擔心TikTok可以通過更改演算法,讓特定訊息傳到特定人眼前,甚至是擔憂其會干預美國的總統大選,因此在還沒有造成真正的實體威脅前,美方就先禁止TikTok,要求必須由美國公司經營。

TikTok在台灣也有營運,對於台灣是否跟進美國的步伐,沈伯洋說,對台灣而言,即使禁TikTok,特定的短影音可能也會上傳到YouTube或直播平台,可能讓同樣的事情發生,台灣在做法上,應全盤的盤點有疑慮的平台,「不能只禁一個」。

中共收買YouTube拍片

中共對台打認知作戰,YouTube是主要戰場,沈伯洋形容「現在YouTube已是重災區」,他說,中共利用YouTube的演算法,鎖定特定族群傳播假消息,「這對台灣人影響很大」。

他提到,有些YouTuber收錢替中共拍攝影片,或是收錢不提中共的負面話題。他也舉例,在今年2月疫情開始時,中共看到台灣禁止口罩出口的政策,可以製造出社會裂解點,因此通過直播公司想以80萬的經費,找台灣網紅拍攝3支可引起社會反感的影片,但由於找不到人拍攝,讓事件最終穿幫。

沈伯洋解釋,這3支影片的內容較特別,第1支的主題是支持政府口罩政策,藉此獲得聲量,但第2支、3支則是改為反串的角度,雖支持禁止口罩的政策,但得把沒用過的口罩丟掉,形塑出寧把口罩丟在垃圾桶也不給中國的意識形態,企圖給民眾帶來反感,「這是他們眾多戰術的一種,叫做『低級黑、高級紅』,他們的立場可以隨時變換,只要能引起社會的不滿跟反感就夠了。」

受到年輕人喜愛的Instagram,近年也受到中共關注。沈伯洋說,在Instagram存在與中國有關的網軍與商業詐騙,這兩種很類似。而中國網軍的操作手法,會通過拉人進群組,並在其中丟政治訊息,或是直播主在IG上培養粉絲,並在特定時間點拉到直播裏散播假消息,「IG的狀況確實很嚴重」。他也說,在美國,特定人士會通過發梗圖,散播帶意識形態的訊息,但這在台灣比較少發現,「這部份中國網軍可能做不來」。

反制中共網軍 台灣法規不夠力

沈伯洋說,美國懂得中共操作網軍的人很多,抓他們並不難,而且美國的偵查速度快,法規也較完善,對於弱化中共網軍的威脅,並沒有太多的問題。而台灣做得「太軟了」,我們在中資規範都還沒修正完全,認定中資都還有困難,「我們看起來好像跟美國類似,都有在做事,但做的程度,連美國的一成都不到」。

他說,台灣怕得罪人,怕侵害言論自由,因而走得綁手綁腳,但這種事情必須快刀斬亂麻,必須通過一次性的盤點,把法律與制度面完善好。如果我們可以在開始就抵擋住,不讓中共蒐集資訊,後續可以做得比較輕鬆,「我們法規明顯不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