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社交媒體巨頭面書 (Facebook)將其事實核查機構描繪成中立和獨立的,但參與該機構背後的人員、資金和認證機制卻表明並非如此。

在唐納德‧特朗普贏得2016年總統大選後不久,面書就啟用了事實核查工具。面書表示,此後已與全球五十多家事實核查機構合作。不過,其中只有少數機構專注於美國內容。

偏右的美國媒體監督機構媒體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 英文縮寫:MRC)確定了9個與美國內容相關的面書事實核查和新聞機構:路透社、今日美國、Lead Stories 、Check Your Fact、Factcheck.org、Politifact、Science Feedback 、美聯社和法新社的事實查證(AFP Fact-Check)小組。這裏面只有一個組織有偏右的背景:每日傳訊 (Daily Callers)的Check Your Fact。

面書沒有回應要求提供更多信息的請求,比如其完整的事實核查機構名單,以及面書付給他們多少服務費。一些事實核查機構表示,他們正從面書獲取報酬。

面書在其網站上表示,被事實核查機構標記為「虛假」的帖子,不僅會得到警告標籤和事實核查的超連結,而且還會在平台上被限制,這意味著大大減少了看到此帖的人數。

事實核查一直存在爭議。2019年,面書封殺了反墮胎組織 「生命行動(Live Action )」的頁面,因為該組織的兩個影片被其中一個事實核查機構標記為「虛假」。

後來發現,該事實核查機構依據的是兩名墮胎醫生的評論。對此,美國支持生命及婦產科醫生協會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Pro-Life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發文稱,「這些影片說墮胎在醫學上從來沒有必要」是有道理的。

最近,面書將自己定位為2020年總統大選前一個前所未有的重大影響力,行政總裁馬克‧朱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宣佈了新的與選舉相關內容規則,向地方選舉辦公室捐贈三億美元,並在今年幫助400萬人註冊和投票。一些專家已經開始就面書對選舉進程的影響發出警報。

誰來審查核查者?

哪些內容會被核查是由面書根據「標誌」來決定的,比如人們在面書上的反饋,但合作夥伴也可以核查任何他們想要核查的東西。

面書的事實核查機構需要得到國際事實核查聯盟 (International Fact-Checking Network 英文縮寫IFCN)的認證。面書將該組織描述為無黨派,但這並不是故事的全部。

IFCN 由新聞非牟利組織Poynter成立,2019年幾乎全部由eBay創始人、民主黨主要捐助者皮埃爾‧奧米迪亞 (Pierre Omidyara)以及谷歌和進步派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 (George Soros)資助。面書也被列為前捐助者之一。

誰能獲得認證,誰不能獲得認證,由IFCN的七名成員組成的諮詢委員會決定,該委員會由事實核查組織的代表組成,其中一人來自非洲,一人來自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一人來自西班牙,一人來自印度,一人來自拉丁美洲,兩人來自美國。

這兩個美國人似乎是唯一有報道美國政治新聞經驗的人。一個是格倫‧凱斯勒 (Glenn Kessler),他是前外交政策記者,現在是《華盛頓郵報》的事實核查專題的負責人。凱斯勒和他的團隊最近出版了一本名為《唐納德‧特朗普和他對真相的攻擊》(Donald Trump and His Assault on Truth)的新書。

另一美國人是Poynter旗下的PolitiFact總編輯安吉‧霍蘭 (Angie Drobnic Holan)。

IFCN主任奧塞克 (Baybars Orsek)向《大紀元時報》保證,委員會成員在對他們擔任主要職務的組織認證進行投票和審議時要迴避。

這意味著凱斯勒須迴避對《華盛頓郵報》的認證,霍蘭迴避PolitiFacts。不過,他們可以自由地互相批准對方的認證。

自2018年9月以來,PolitiFact對面書進行了1,400多次事實核查,84%被認為是「虛假」。

PolitiFact 最大的金融贊助商是奧米迪亞的民主基金會 (Democracy Fund)。該公司在其網站上表示,來自面書的支付佔其2019年收入的5%以上,但沒有說明具體金額。

霍蘭說,IFCN「有一個冗長的申請程序,事實核查機構必須提供符合客觀標準的具體證據」,申請書可在其網站上查閱。

「PolitiFact已經反覆通過了這個程序,」她通過電子郵件告訴《大紀元時報》。

她形容其他委員會成員「對美國政治和事實核查做法非常了解」。

對特朗普沒有平衡

每份IFCN申請都由一名「評估員」審查,並向委員會提出是否接受的建議。條件必須包括在資金、人員和所有權方面有一定的透明度,以及有證據表明「申請人沒有將事實核查不公正地集中在任何一方。」

對這些申請的審查顯示,幾乎所有美國的事實核查員都經過三個人的評估:邁克爾‧瓦格納 (Michael Wagner)、馬戈特‧蘇斯卡 (Margot Susca)和史蒂夫‧霍士(Steve Fox)。

霍士是《華盛頓郵報》的前網絡編輯,他作了五個評估,是最不高產的。在此之前,他是一名體育作家。現在,他在馬塞諸塞大學阿姆赫斯特分校 (the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教授新聞。他沒有立即回覆評論請求。

美利堅大學 (American University)傳播學助理教授蘇斯卡曾做過14個評估,包括為美聯社、《華盛頓郵報》和Lead Stories做評估。

Lead Stories於2015年由比利時科技天才馬爾滕‧申克 (Maarten Schenk)、CNN資深人士艾倫‧杜克(Alan Duke) 以及佛羅里達州和科羅拉多州的兩名律師創立。該公司在2017年列出了不到五萬美元的營運費用,但到2019年增長了七倍,這主要得益於面書在2018年和2019年為事實核查服務支付的逾46萬美元。該公司僱用了十幾名員工,其中大約一半來自CNN。

據MRC報道,1月份,Lead Stories撰寫了大約150份面書事實核查,幾乎是其它事實核查機構核查量的三倍,MRC指出,Lead Stories檢查右派內容的頻率是左派內容的四倍。

但蘇斯卡在2019年的評估中認為這樣做「完全符合要求」,稱「其部份工作可以作為其它嘗試推出事實核查,或解釋當前事實核查工作網站的模式」。

她沒有立即回應評論請求。

瓦格納是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的新聞學教授,他做了14個評估。

在今年對《今日美國》的評估中,瓦格納注意到,該網站幾乎專門專注於核查共和黨的聲明,目前的不平衡並不符合IFCN的指導方針。但在這一點上,他仍然給事實核查人員一個「部份達標」的評級,稱因為共和黨人在掌權,有更多的機會對他們進行事實核查,並補充說,「總統在不說真話方面有著非常出色的記錄」。

同樣,他在7月份對《華盛頓郵報》的評估中表示,「該報目前對總統的事實核查比其他任何機構都多。」

他寫道:「與總統2020年的對手和黨派對手相比,對現任總統的事實核查存在不平衡,尤其是在眾議院,但鑒於現任總統的虛假言論數量驚人,這種不平衡是很合理的。」

當被問及他的推理時,他提到了凱斯勒對特朗普「虛假和誤導性陳述」的統計,到目前為止已經超過兩萬個。

瓦格納通過電子郵件告訴《大紀元時報》,「當一個人像特朗普總統一樣經常撒謊時,專注於他的言論是有理由的,無論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之間的事實核查數量是否可能產生不平衡。」

但其他記者卻批評凱斯勒的統計結果有誤導性,部份虛假。

RealClearInvestigations資深作家馬克‧海明威 (Mark Hemingway)在最近的一篇專欄文章中評論道,「《華盛頓郵報》所稱之為不真實或誤導性的成千上萬的陳述,應當更恰當地被認為是一個以不溫和的溝通方式而聞名的人的習慣性過度表達。」

「此外,許多《華盛頓郵報》對特朗普言論的反對意見充其量只是爭論性的吹毛求疵,而不是真正的『事實核查』」

瓦格納稱這種批評「愚蠢」。

以西語裔為目標

9月18日,IFCN宣佈了一個由10名事實核查員和美國最大的兩家西班牙語廣播公司Univision和Telemundo的合作項目,以打擊總統競選期間的誤導/虛假信息,並從2020年9月15日到2021年的就職典禮日,讓美國創紀錄的3,200萬拉丁裔選民了解準確的選舉相關信息。

這項努力的贊助商是面書旗下的WhatsApp。

在10家事實核查機構中,有兩家是由Poynter (PolitiFact和MediaWise)營運的,只有一個是右派的Check Your Fact。

IFCN的主任奧塞克沒有立即回覆電子郵件中的問題。

偏見

保守派一直指責面書、谷歌和推特等大科技公司壓制他們的聲音。上述公司否認這些指責,聲稱他們的系統運作在政治上是中立的。

這些公司中最接近承認這一問題的是,2019年密蘇里州共和黨參議員喬希‧霍利 (Josh Hawley)表示,朱克伯格在閉門會議上承認,偏見是「我們長期以來一直在努力解決的問題」。當時面書在被要求就此事置評時,面書沒有否認或確認這一說法。

今年早些時候,幾位前面書內容版主聲稱,該公司在內容政策方面確實存在左傾偏見。

此外,一些簽約版主被隱蔽的錄像頭拍到,稱他們根據自己的政治偏好刪除或不刪除帖子,而不管面書政策是如何規定的。#

原文Facebook Fact-Checkers Dominated by Left-Leaning Funding, Personnel, Organization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