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香港的網絡媒體蓬勃發展,尤其是反送中運動中,一些香港年輕人開始用手機和相機在現場直播,從而走入網絡媒體直播。9月24日,《珍言真語》節目組採訪香港網媒記者熙熙和K仔,分享他們在香港街頭做現場採訪的經歷。

熙熙來自香港網媒「熙熙直擊」,人稱「司令」;K仔即是香港網媒「和你報」的K仔。他們的經歷透露,為了撐起香港街頭報道真相的天空,網媒記者不僅需要毅力和體力,24小時備戰,而且有時還得在槍林彈雨中現場報道,宛如戰地記者。

用眼睛和鏡頭去記錄事實

熙熙表示自己是從2019年6月初的反送中運動開始做採訪,目的是為了記錄歷史。他說:「想用自己的眼睛,用自己的相機,去記錄事實,去讓自己去看看甚麼是事實,甚麼是真相。」

K仔表示自己是今年6月份開辦網絡媒體。他說,想要記錄一些事實,因此舉起相機,來捍衛香港人要知道的真相。

他們表示,香港很多網媒都是近幾年興起的,特別是反送中運動中現場記者不夠,催生了更多網媒。他們亦提到,一些大台媒體無法拍攝和播放網媒直播的畫面,網媒卻可以做到。例如,2019年7月6日,「熙熙直擊」的記者和民主人士許智峯、林卓廷一起被捕,當天早上直播警察敲門的片段。

香港網媒為街頭報道撐起一片天

香港近期很多大事件,都是靠網媒來直播報道和記錄的。例如,去年震驚海內外的西灣河開槍事件,以及一位孕婦被推倒在地和12歲的小孩被打的畫面,都是靠學生媒體來報道,得以公開與眾。

然而近幾個月,香港警方卻開始打壓網媒,用修改通例的方法不承認網媒,並修改了傳媒代表的定義。

對此,K仔表示,被警察框住幾個小時走不了,更擔心的是耽誤採訪的時間。「因為很多時候,以往他們一旦把我們圍起來,我們就幾個小時都走不了,他們又要查身份證,又要查記者證,又說要打電話去查詢,然後就說違反599G(禁止群組聚集)規例,其實我們很多網台都不會擔心。他們告我們非法集結也好,599G也好,你們儘量快一點給我們出去採訪就OK了。」

熙熙從6月份到現在,已經收到了兩張599G,他表示有些網台收到了十多張。甚至自己在元朗報道時只有一個人,也收到了599G。

他們認為,警方這次修改通例,首要目的是打壓網媒,接著是打壓異見媒體。他們表示雖然警方修改通例,他們還是照樣會去做現場直播。

為報道真相改行做網媒

熙熙表示,做網媒報道經常被扣上「抹黑警方」的帽子。然而,他做的影片都是直播,沒有經過剪輯,不存在「抹黑警方」的問題。他堅持做網媒的目的是報道真相。

K仔做網媒也是基於同一立場,希望通過現場直播,給觀眾呈現真實的畫面。「我們就想做Live現場直播,是想讓大家知道,這個就是沒有經過剪輯,是一點都沒有剪輯過的事實,你們喜歡怎麼樣去演繹這件事情,是你們自己每一個觀眾的自由,但是我們就一定是最中立地給你們看所有的畫面。」

熙熙認為,做了一年的網媒,自己變得懂事了;出去之後,接觸的人多,聽到的意見和教誨也多了,人也變得穩重了。

K仔則表示,為了做網媒放棄了原有的工作和私人時間,以前身為髮型師的他,一天十多小時困在店舖裏,外面正在發生大事時,自己難以抽身。做了網絡記者後,現在每天十多個小時在街道上,反而覺得安心,也開心了,因為正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並且在見證歷史。

網媒記者在槍林彈雨中報道

從香港反送中事件起,街頭抗爭和各種新聞迭起,香港網媒記者不僅24小時處於在位狀態,而且還得在槍林彈雨中做報道。

他們表示有過很多難忘的採訪經歷,有時候宛如戰地記者。熙熙說:「我們就好像是戰地記者一樣,那些胡椒球,那些布袋彈,那些催淚彈,在我的頭頂「砰砰」響,我的頭盔全都有烙印。」

他形容當時的場面猶如電影《雷霆救兵》的戰場一幕,如果把頭盔摘下來就會被子彈射擊身亡。「我怎麼也不肯啊,我死都不肯(摘下頭盔)。有一次在旺角警署,我就拍攝著他們警察,警署上面就有一塊紅色膠板,我就站在地鐵站的後面,再後一點點,我就拍攝他們的位置,他們就瞄準我的頭來射擊……我就蹲下來,蹲下來。沒有停止拍,我自己就蹲下來了,我的攝影機就繼續在拍攝。」

他們說,現場記者還得能夠忍受警方的催淚彈,已經習慣了在彈霧中呼吸。K仔說但是眼睛很辣,甚麼都看不了。

網媒記者還得能夠堅持長時間工作。他們表示,有過在街上持續報道一個星期的經歷,中間睡覺不超過三小時,而且是直接坐在街上的固定位置休息。相比大台的記者有明確的分工和充足人手,網媒記者經常是一個人做完所有的環節,比大台記者要做更長的時間。

做記者的收入很低,大多時候靠捐助,一些熱心市民會捐助頭盔,但有時候還是得用自己的儲蓄。但是他們表示義無反顧,因為在這個時代報道真相比掙錢更重要。

K仔說:「我們是有採訪車的,我們要支付汽油費,要吃飯,要器材等等各種東西,再加上,沒有上班,這本身就是一個支出。其實就是先捱著吧,我相信一點,上次的訪問我都有說到,就算現在窮,沒有錢都不要緊,我都不想將來,將來如果讓一些政權得逞之後,你有錢也沒有用,你有錢也是沒有分別的。」

此外,網媒記者還得有強壯的體能,因為出於24小時準備狀態,一有事情就得跟著跑,一是記者的裝備都很重,但要跑得比警察快才能捕捉到珍貴畫面。

在做網媒記者的過程中,他們也見證了香港民眾遭受的不公待遇。K仔說最難忘的場面就是港警的「衝警盃 」。他描述,警察說衝就衝,一下子就把人推倒,壓在地上,膝蓋跪頸,甚至揮動警棍,這些畫面都被鏡頭一一記錄。 」

K仔說,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採訪經歷,是看到有個女孩子在銅鑼灣被警察推倒,然後喊救命,無人理睬,他衝上去拍攝,被警察驅趕,「這個女孩子,整整過了十多二十分鐘都沒有人去處理。」

雖然警方打壓網媒,然而網媒記者也有堅持報道真相的決心,強權下見證珍貴的歷史,並建立起了香港獨有的網媒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