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發出對微信的禁令不久,美地方法院卻突然做出暫停禁令的判決。有紐約的華人表示,中共是邪惡的,但這個罪惡不能讓通信工具微信背鍋,畢竟微信對民眾很方便。專家表示,微信是魔鬼控制人的工具,禁微信對美華人有百利而無一害。

9月20日,就在美國政府對微信禁令生效前數小時,加州聯邦地方法院因美國微信用戶的訴訟,以「對言論施加的負擔過多」為由做出暫停禁令生效的判決。

9月18日,美國商務部表示,因微信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從20日開始,禁止微信WeChat與抖音TikTok出現在美國手機應用商店。同時,禁止通過微信進行轉賬或付款。

美國iHeartMedia電腦工程師張羽博對《大紀元》表示,並不是特朗普對微信的禁止壓制言論自由,而是中共利用微信去審查了美國華人的言論自由,微信本身就是在壓制言論自由。

「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發中共不喜歡的話題,對方就可能收不到;在群裏發敏感的東西,就會導致那個群被封,或帳號被封,甚至並沒有發甚麼,但是,微信背後的大數據技術判斷,比如在大陸中共它的敏感日,像「十一」,美國的微信號都可能被封掉。微信的存在,就是對自由表達的一種壓制。」

「允許微信的存在,就是允許對言論自由的打壓,而禁止微信,就是在保護言論自由。」張羽博說。

美國華人為何要堅持用微信?

對美國微信用戶的訴訟,有網民說,在美華人利用言論自由的權利爭取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平台。但也有華人不這樣看。美國紐約的李女士表達了不希望微信被禁的理由。

李女士對《大紀元》表示,在美華人大多數不關心政治,禁微信給普通老百姓帶來不方便,「許多人做生意需要微信支付,如果停了,他們就做不了生意了,而大部份人主要是為了聊天,畢竟微信停了大家都不方便了,作為我們普通老百姓,只要方便就行了。」

李女士還表示,她也知道中共的邪惡,但這跟微信沒有關係,「不能把這些責任讓一個軟件來承擔,讓微信來背鍋,他們是利用了軟件來監控人的行為,總不能說有些人通過火車來販運毒品,就把火車停了。覺得不安全,你可以不用。何況有那麼大一部份人不覺得自己的私隱被洩露,更覺得用這個軟件更方便,人家覺得不安全我願意用,這是一種自由。」

不過,李女士已經開始在Telegram上建立自己的朋友群。

根據美國聯邦人口普查局今年4月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亞裔總人口已達2,140萬,而華裔以超過508萬人居首(包括近20萬的台胞)。

中國科技公司騰訊旗下的微信在全球有12億用戶。據志像網統計,在美國,微信有約148萬活躍用戶,其中一小半是中國留學生,另一大半是在美工作和生活的華人。

美國華人離不開微信,「一個原因是,微信本身它是一個中文的通訊工具,包括界面等都是中文。」張羽博說,但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可能是很多華人在國內是有親友,「很多的親友在中國大陸不得不用微信,騰訊的微信在中國通訊領域基本就是一家獨大。」還有,海外的華人跟大陸的經濟往來,「他們不光是做海外的生意,也做大陸的生意,兩邊都做,又不想使用兩個不同的通訊工具,就選擇一個都可以溝通的,就選擇了微信。」

而且,微信已經形成了一種環境,就是很多華人,包括商人都在用,「那就帶起了越來越多的華人使用微信,他也沒有辦法,因為他周圍的朋友圈,海外的朋友,海外的聯繫關係網也都用微信,所以他也沒有辦法,因為別人不換,他也換不了。」其實,大家如果都不用微信,改變一下習慣,不就改變了「你周圍環境的人都用微信,而你不得不用微信的現狀」。

華人為甚麼想堅持用微信?原華為南京研究所工程師金淳對《大紀元》表示,「語言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意識形態、文化,還有這個圈子裏面所特有的一種華人社會主義心態。」。金淳認為社會主義需要互相之間支撐,就是你騙過來我騙過去,華人喜歡互相騙,只有社會主義這樣的方式才能掙錢,他們很難公平的對待別人。

「很多在美國的華人,尤其在美國加州洛杉磯的華人,他們要靠華人圈掙錢,有的時候要靠剛從國內來的人,要掙他們的錢,有的律師幫他們辦庇護,要掙他們的錢,用微信聯繫一些東西,這個就有點像旁氏騙局一樣,就是先來美國的人騙後來美國的人。他們都是社會主義,就是共產黨培養的,他們只會用這樣的方式來生活,所以說他們離不開微信。」金淳說。

微信是中共用來控制人、害人的工具

金淳說,微信從起源開始就是一個中共利用來控制人的工具。

據公開資料,2010年10月,騰訊廣州研發中心開始開發微信,其負責人是時任QQ郵件移動版的負責人張小龍。2005年,他的前一個產品Foxmail被騰訊收購後他加入了騰訊。研發團隊在不到70天的時間內開發出的第一版產品被騰訊公司總裁馬化騰命名為「微信」。

金淳表示,微信軟件最初是照抄Twitter的功能,再加上動態表情等QQ的功能,「裏面集成了各種監控、雲服務。他們向共產黨提供個人資料,也能賺大錢。騰訊QQ做大後,中共就進駐了,微信就成為中共惡魔控制人的工具。」#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