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昨日(29日)下午出席油尖旺區議會大會,眾多議員聲討一年多來警方的種種暴行,要求鄧炳強為警隊給市民造成的傷害道歉,甚至有議員當面要求鄧炳強辭職以謝天下。

鄧炳強帶著一大群警察進入會議室後,首先發言介紹,從去年6月至今,警方拘捕了10,022人,檢控2,227人,其中89人被判監。他還說,至今有超過20人因應國安法被捕,其中兩人已被檢控等。

鄧炳強可能事先估計到會被問起警察推倒孕婦馮太太和制服12歲女童的案例,因此主動交代說,警方事先不知道馮太是孕婦,也不知道她是如何自己跌倒的,事後警方還做了特別照顧安排去醫院。而12歲女童因為行跡可疑,因此被警方「截停」,並非制服。

可以殺錯不可放過

大會上,首先發言的林兆彬議員說,根據鄧炳強剛才講的數字,一年來有一萬人在反送中運動中被捕,監控只有2千多人,也就說,有八成人是被濫捕,是警方亂抓人。連他自己也是濫捕的苦主。

他質問鄧炳強,警方是不是有最新指令,要前線警員「有殺錯無放過」(可以殺錯不可以放過)亂抓人。因為他親眼看到警察用橙帶突然把街上的市民圍困起來,很多都是出門購物或者路過的市民,當中有八十多歲的老人和十多歲的孩子,被當作非法聚集拘捕。也有市民向他反映,聽到警察說:「抓人也要跑數(完成指標)」。

余德寶議員就指出,鄧炳強如果是因為怕就不要上街,帶這麼多警察同來是浪費警力,比去年來參加議會大會的張建宗司長的陣勢還大。他呼籲鄧炳強,為了香港的未來,不要做謊言的傳聲筒。

他指警方在5月10日,20多名警察把一名13歲的學生記者抓到警署,出口侮辱他是「黑記、童工」,嘲笑他「矮」,然後對外謊稱這是保護學生。

而8.31明明是警察抓人時拉倒了孕婦馮太太,卻謊稱不知道她是怎麼自己跌倒的,她的丈夫被警察噴射胡椒粉到醫院驗傷,警方又謊稱是特別照顧安排送馮太去醫院。他還拿出現場圖片,指出12歲的女童,明明是警察被壓制在地面,警方卻謊稱是「截停」。

他認為,這一切都證明鄧炳強和警方是「大話冚大話」(謊言加謊言)。

抗疫為名 打壓為實

而胡穗珊議員質疑警方是「抗疫為名,打壓為實」。她提到今年3月31日,市民在太子站舉行紀念831事件七個月的活動,期間警察用橙帶把互不相識的市民困在一起搜身,然後指控市民違反限聚令,濫發599G(禁止群組聚集)控票。她指出警方根本就是在製造防疫風險,完全是違反限聚令的原意。市民對此極其反感。

而且這種濫用限聚令的做法還成為打壓傳媒的手段。無論是5月1日、7月21日,都有記者被警方用這種方法控告違反599G。

她說,一群記者採訪的對象相同,但是他們來自不同的機構,彼此互不相識,情況就像去餐廳買外賣一樣,根本就不符合群聚的定義。即使記者們表明身份,仍然收到控票。她指出,警方這是在妨礙新聞自由,目的是懲罰和阻嚇傳媒,製造寒蟬效應。

她說,過去一年裏,校媒、公民記者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很多獨家的片段,就連警方都不斷不問自取,證明就是很有存在價值的。獨立媒體是民間很重要的一部份,是監督執法者的第四權。她要求警方撤銷所有針對民間記者的599G的控告。

暴行加劇市民對警察的憎恨感

李國權議員則講起他本人就是去年831太子站的現場見證人。當天他比警方早到達車站,看到地鐵職員已經疏散,留下茫然的眾多市民,聽到警號也不知道該往哪裏迴避。他看到警察無差別的過份使用武力,簡直就像使用私刑,完全不顧市民的安全。他質問警方是否事先準備好了計劃,把傷者偷偷運走,掩蓋車站裏面的證據。事後政府和官員,包括鄧炳強一味地包庇施暴的警察。而車站和廣鐵的CCTV到現在也不肯公佈於眾。他說,只要這些證據不拿出來,香港就不會有公義,港人也都不會消除對警隊的憎恨。

蕭德健議員就針對民主派議員受到警方濫用武力的情況發言,指出在座的很多位議員都曾經被警方拘捕和受到警方的胡椒噴霧襲擊。他舉例說,今年5月10日,立法會議員、元朗區議員鄺俊宇,被警察推跌在地上,被警棍襲擊,期間他沒有任何反抗,警方依然用膝蓋把他壓在地面上,但事後沒有起訴他,說明警方找不到任何可以起訴的理由。

他要求鄧炳強回答,能否找出是哪些警察襲擊了鄺俊宇議員?這些參與施暴的警察有沒有受到處罰?如果沒有,為甚麼鄧炳強多次對外謊稱警方在執法的時候有規管、有指引,是專業和合理的呢?

朱子洛議員告訴鄧炳強,這一年的警民衝突,令警隊形象陷入低谷。最新民調顯示,有44%的市民給警隊打了零分,得分低到的比駐港部隊還要低。而且警隊不停爆出醜聞,做了很多知法犯法的事,其中包括把價值一千多萬港元的毒品私吞拿去出售,警隊也把精力放在充當政治的爪牙上面。

他問鄧炳強,既然曾經說過對警隊的專業不滿意,那麼上任至今,警隊有甚麼實質的改變嗎?他建議鄧炳強要提升前線警察的EQ,不要無緣無故挑釁市民,破口大罵,故意推撞記者,加劇衝突;還必須提升前線警察對香港法例的認識,不要引用錯誤的法例,或者誇大法例去恐嚇市民;還用國際調查來掩蓋事實,這一套做法只能在獨裁國家有效,但是在公民水平這麼高的香港,這種威權的統治是挽救不了警隊低迷的民望的。

朱江瑋議員指出,鄧炳強剛才講出了很多數字,但是卻偏偏不講警方用了多少催淚彈。他指出,去年6月9日到現在,警方發射了1萬6千3百粒以上的催淚彈,還不算其它的化學武器、胡椒噴霧器等等。他說他本人和很多市民多次被直接掃射胡椒噴彈,還有很多市民因為家中被射入了催淚當導致生病,而政府和警方,包括鄧處長,從來沒有對那些受化學武器傷害的市民道歉過。難怪市民對警方產生深深地憎恨。

他還提到,民眾一直提出要求把去年831太子站內的CCTV公佈出來,但一直都沒有看到,因此市民認為政府和警察利用CCTV來監控市民,而非保護市民。

要求鄧炳強辭職以謝天下

曾自鳴議員指出,三萬多自稱「克制」的警察,其實是打傳媒、打女孩、打議員的黑警,鄧處長最近甚至企圖修改通例,擅自對記者身份下一個毫無標準的定義,打壓言論自由,將那些會揭露警察罪行的記者統統掃走,令第四權難以伸張。他要求鄧炳強為831警察暴力襲擊市民以及721警察和白衣暴徒勾結的黑歷史道歉。要求鄧炳強作為警隊之首,為黑警的暴行辭職,以謝天下。

陳嘉朗議員提到,9月6日有網民發起九龍遊行,期間一名駕駛巴士970 線經過油麻地的巴士司機被捕,警方指控「危險駕駛」,搜身發現他帶了一隻士巴拿(小扳手),指控司機攜帶攻擊性武器等,把司機抓走關了一個晚上。但實際上當時的行車速度在 30 公里以內,比道路法定上限 50 公里低得多,而扳手是巴士司機用來調正後視鏡的常用工具,司機也沒有撞到任何人,結果警方「危險駕駛」告不成,「攜帶攻擊性武器」的罪名也告不成,最後只指控「不小心駕駛」,但這個罪名是不至於被捕的,公眾質疑執法不公。

他還問到今年5月11日,在尖沙咀街頭,一名南亞男子,因逮捕時反抗,被警員按壓頭頸制服,送院一日後死亡,這個案件的調查報告為何至今沒有看到,是否會同時檢討警隊使用武力的指引?這個案件的真相到底是甚麼?

賀卓軒議員表示,很多香港人都說現在是生活在極權時代。他質疑那位被推倒的孕婦馮太太,和被男警察壓制在地上的12歲女童,她們的身份和狀況,一個是女童,一個是孕婦,都是一眼就可以輕易分辨出來的,為何前線警察的敏感度卻那麼低,是訓練有問題還是視力有問題?他認為真正的問題是警察缺乏道德和承擔,這些正是市民最看重的。他要鄧炳強回答,是否會向12歲的女童和家屬道歉?

朱慧芳議員指出,甚麼是「合理懷疑」?以致九十多歲的老人和手抱初生嬰兒的婦女,和一些出現在現場的年輕人遭到搜身和拘捕?根據通例,男性警察是不能對女性市民搜身的,但現實卻經常看到男性警察對女性示威者搜身,也有女性示威者揭發被男性警察搜身時遭到襲胸。現在狀況是警權被無限放大。

涂謹申議員說,長期的高壓下,連唱歌、舉白紙都會被抓、被壓頸,而高層100%都說警方沒有錯,時間長了連溫和的人都氣的說要開車撞死警察,這樣下去沒法解決了。全世界都在看著,希望當局不要太離譜。祝願香港能夠有明天,市民不用死,不用被打。講出這種話,這實在是太可悲了。

還有其他議員就各自關心的問題作了發言。

而鄧炳強回答的時候,強調警方被質疑濫捕那麼多人,原因是有很多人犯法。

鄧炳強在完成會議答問之後離場時,多名區議員高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口號,並高呼要求鄧炳強下台。 @

油尖旺區議會大會全程實況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reload=9&v=42DZhgxmaVE&feature=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