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地產集團(03333)求救信揭開了內房雪崩序幕,老闆許家印甚至擺出「不救就死給你看」的姿態,似威脅多於求救。負債8,300億元人民幣,相等於接近兩間滙控(00005)的市值,加上武肺大流行導致房市結冰,恆大此劫凶多吉少。此外,許家印背後與中共關係撲朔迷離,數年前又參與過萬科爭奪戰,有指他其實是黨內高層的白手套。

 
 
 
 
 
 
 
 
 
 
 
 
 

【恆大攬炒】恆大地產集團(03333)求救信揭開了內房雪崩序幕,老闆許家印甚至擺出「不救就死給你看」的姿態,似威脅多於求救。負債8,300億元人民幣,相等於接近兩間滙控(00005)的市值,加上武肺大流行導致房市結冰,恆大此劫凶多吉少。此外,許家印背後與中共關係撲朔迷離,數年前又參與過萬科爭奪戰,有指他其實是黨內高層的白手套。 🆕更多Infographic,請Follow 大紀元ET Chart IG:https://instagram.com/et.charts @et.charts #CCP #中共 #貪官 #恆大 #恆大地產 #許家印 #Evergrande #攬炒 #天滅中共 #大陸股 #中國 #China #房地產 #負債 #debt #chart #infographic #大紀元時報 #epochtimes @hk.epochtimes

Epochtimes Infographic(@et.chart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負債萬億匪夷所思?

9月下旬,內地突然瘋傳一份題為《關於懇請支持重大資產重組項目的情況報告》文件,據由恆大所發,單刀直入指若明年1月底前無法於A股借殻上市,將引發金融危機。恆大當然九杪九澄清為「謠言」,惟文件內容相當乎合實情。內文指若限期前回歸A股失敗,將出現五大嚴重後果,包括(二至五項示意攬炒):
一、    恆大現金流斷裂;
二、    銀行、信托、基金等金融機構「交叉違約」,爆發金融系統性風險;
三、    8,411家上下游企業受影響,隨時破產;
四、    嚴重影響就業和社會穩定;
五、    引發大規模群體性維權。

其實,退一步想一想,一家私人房企憑什麼借來這麼多錢?8,300億元人民幣足可敵國,累積負債之巨簡直匪夷所思。說穿了,房商、地方政府、銀行之間本存在著一種微妙關係,背後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利益輸送網絡。

黨要賣地,找來房商,資金不夠便向銀行借款(國內限制貸款買地,但可藉其它理由舉債或取道影子銀行等),別忘了內地金融機構乃聽命於黨,房商「十拿九穩」獲得融資,地方政府「只等收錢」,土地價格愈高愈有利可圖。根據這個運作模式,恆大能夠貸款上近萬億於理論上變得possible。

內房遇冷千日之寒

股價方面,內房板塊在大約2018年初見頂,恆大、碧桂園(02007)和萬科(A股:000002)三大龍頭房企在過去3年反覆偏軟,恆大更因近期急瀉而導致跌幅比高位回落擴大至47%。

受供過於求困局拖累,辦公室、酒店和百貨商場等收益大不如前,後者更被網購電商衝擊而雪上加霜。住宅除了一二線城市需求較為穩定,其餘皆前景暗淡。整個房地產行業,大概只有物業管理與服務公司的增長還算過得去。

市場估計,恆大有最少一半的土地儲備在三線或以下城市,這些資產質素有限,尤其是在三四線房近年被熱炒過後,市場發現剛性需求根本沒有跟上,現正步入拋售期。三四線城市三大結構性弱點包括經濟欠缺新元素、收入不高和人口流失。

內房饑寒交迫,難怪行內第一代大佬SOHO中國(00410)不斷出售資產,甚至打算金蟬脫殼,但最後賣盤給黑石集團的私有化收購計劃以失敗告終。恆大9月上旬打出「七折賣房」策略,為期一個月,志在去貨。網上流傳「100萬房子到手只要58萬」,覆蓋全國最少600個恆大旗下樓盤,還加送新購房客戶,免收3年物業管理費等。

恆大財政危機正逐步發酵,失守業界俗稱的「三道紅線」,即監管指定的標準:
一、    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需低於70%;
二、    淨負債率需低於100%;
三、    現金短債比率低於1。

許家印下馬問前程

許老闆一生大起大落,於內地依靠攀龍附鳳上位的商家,多如恆河沙數。像許家印這類內地超級富豪,活著到底有多累?今天奉承這個,明天諛媚那個,滿臉堆笑,或者在其幼年捱窮時,即時腳在走爛路,但腰骨還能挺直。

透過開盤邀請明星助陣,許家印認識了英皇老闆楊受成,借其人脈結識了新世界發展創辦人鄭裕彤。為取彤叔信任,3個月每周齊吃一次飯,又登門跟彤叔玩鋤大D、跟其子鄭家純玩鬥地主,並加入了「大D會」。這個會內的成員除了鄭裕彤之外,還有劉鑾雄、何柱國、張松橋、楊受成及馬雲等。

2014年,許家印以3,900萬澳元購入雪梨Point Piper的一套豪宅,名為Villa del Mare,後被發現違反了「外國人只能購買新房」的規定,被勒令90天內限時出售。故事重點是,一房之隔的鄰居竟是中共大貪官曾慶紅之子曾偉,曾氏於2008年以3,200萬澳元買下百年豪宅Craig-y-Mor。

故事還未結束,Villa del Mare悄然轉手給了一位鮮為人知的神秘澳藉華裔女子王莉(Lola Wang Li)。《雪梨先驅晨報》爆料稱,2015年初,許家印將豪宅借給曾偉開派對,王莉是座上客,而她丈夫黎亮據說跟前總理李鵬女兒李小琳合夥而賺取了第一桶金。

2016年恆大又因政治動機加入「萬科股權爭奪戰」,當中涉及寶能系、華潤及深圳地鐵等紅色資本,最終以恆大將所持有萬科14%股份轉讓予深鐵而告一段落。許家印如此「努力」走到今天,無疑他絕對擁有過人的社交能力和生意頭腦,但其背後與中共的利益瓜葛會不會隨時「見光死」仍是未知數。如今公司觸礁下沉,內房巨輪急走下坡,是否一切應該劃上一個句號,抽身離開這是非之地,做番一個「正常人」。

許老闆,問君欲何至?下馬問前程。遠離中共方為最值得的長遠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