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經濟的兩大主要來源:觀光和博彩業,在疫情和中共打擊資金外流的情況下,雖然8月份關閉的澳門「自由行」逐步恢復,但對於當地兩項主要經濟命脈無濟於事。據官方數字,博彩收入上月同比下跌95%,已連續下跌11個月,而且連續5個月同比跌幅超過九成。「十一」黃金周將至,即使在放寬對澳門的旅遊限制情況下,澳門旅遊業未見過往的旺季需求。

8月份,一度因疫情關閉的澳門「自由行」逐步恢復,恢復城市包括珠海、廣東。然而澳門的博彩業未見明顯起色。

北京當局上月採取措施打擊資金外流,被認為矛頭指向澳門的博彩企業,進一步加劇當地早已出現的撤資潮,而以博彩中介人形式經營的賭場「貴賓廳」首當其衝,部份「貴賓廳」更傳出限制提款甚至倒閉,一度出現擠提人龍。

澳門博彩業主要依靠陸路運送現金過關,但封關影響運輸,加上大陸嚴厲打擊洗黑錢,緊盯銀行戶口大額交易,大陸豪客為對象的「貴賓廳」只好另想辦法。

據了解,貴賓中介行業約佔澳門博彩業總收入50%,去年達到365億美元。業內人士期望,9月23日全面恢復大陸遊客自由行,有助博彩業從谷底反彈。

關注博彩業的澳門媒體人崔子釗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貴賓廳」賬戶的存款動輒都數千萬港元,從7月到現在算他每個人是一千萬港元,計算下來有10個億的美元其實是合乎常理的。貴賓廳會提供2%到3%的利息,但是現在面對大陸的打壓,他們可能很擔心這些「貴賓廳」會不安全。

過去澳門經濟與大陸貪腐工程息息相關。

澳門廉政公署被指拍小蒼蠅而不打大老虎。廉署本應是阻止貪污罪行發生的一道重要防線,但對於打擊嚴重的貪污,澳門廉署根本是形同虛設,令澳門發生的貪污案均比其它地區要嚴重得多。

澳門賭場是巨型洗錢機器,巨額資金往來在澳門沒有監察,大陸黑錢到了澳門可輕易被洗得乾乾淨淨。

澳門高官從來不避嫌與大商家保持親密接觸,甚至連司級官員也肆無忌憚出席一些黑道人物舉辦的宴會,在這種曖昧關係之下,官商勾結油然而生,最後結果便是利益輸送。

銀行成黑金流動溫床。過去,日本NHK電視台曾製作了特輯,內容講述北韓領袖金正恩為鞏固其獨裁政權而需籌集大量資金,手法包括走私軍火、黃金、販賣勞動人口出國打工和洗黑錢等等,而澳門早已成為這個專制政權走私軍火和黃金的主要交易場。

澳門庫房幾乎全靠賭業

澳門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區錦新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封關下澳門賭業慘淡,經濟面對空前危機。

區錦新說:「去年整個政府公共開支是1,100多億(澳門元),博彩稅收則有1,200多億。基本上(澳門)政府的稅收是來自博彩業的。今年疫情下博彩收入減少九成多,相應博彩稅收可能100億也不到的情況下,對澳門整個政府影響非常大,今年以來,我們是以過去20年累積下來的幾千億來支持政府運作的。」◇